查看: 196|回复: 36

高更和《月亮和六便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9 10: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你认为美——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会同沙滩上的石头一样,一个漫不经心的过路人随随便便就能捡起来?美是一种美妙、奇异的东西,艺术家只有经过灵魂的痛苦折磨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塑造出来。在美被创造出以后,它也不是为了叫每个人都能认出来的。要想认识它,一个人必须重复艺术家经历过的一番冒险。他唱给你的是一个美的旋律,要是想在自己的心里重新听一遍,就必须有知识、有敏锐的感觉和想象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是无情的,残酷的。我们生到人世间没有人知道为了什么,我们死后没有人知道到何处去。我们自甘卑屈。我们必须看到冷清寂寥的美妙。在生活中我们一定不要出风头、露头角,惹起命运对我们注目。让我们去寻求那些淳朴、敦厚的人的爱情吧。他们的愚昧远比我们的知识更为可贵。让我们保持着沉默,满足于自己小小的天地,像他们一样平易温顺吧。这就是生活的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叫我惊惧不安的东西。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只要在我的生活中能有变迁—变迁和无法预见的刺激,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奔赴暗礁满布的海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西弗斯触怒众神,众神惩罚他,令他将一块永远上不了山顶的巨石推上山顶。于是,西西弗斯每日周而复始地推动巨石,徒劳地消耗生命。在相当漫长的时光里,西西弗斯是绝望、煎熬又痛苦的。直至某天,他突然在无休止的重复当中,感受到了美——粗粝的兽欲、原始的力量。这种美的发现,令他不再将推动巨石视作苦难,于是苦难也就即时终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觉得有些人没有出生在正确的地方。偶然的命运将他们丢到特定的环境里,但他们总是对某个不知在何处的家乡念念不忘。他们是生身之地的过客,从孩提时代就熟悉的林荫小径,或者曾在其中玩耍过的热闹街道,都无非是人生路上的驿站。他们始终把亲友视如陌路,对平生仅见的环境毫无感情。也许正是这种疏离感推动他们远走高飞,去寻找某种永恒的东西,某片能让他们眷恋的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造神话是人类的天性。如果超群出众的人物在其生涯中遇到某些令人感到惊奇或神秘的事情,人们就会极其贪婪的地抓住不放,将其演绎成一段传说,然后狂热地深信不移。这是人们对平淡生活提出的浪漫抗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生活模式具有一种平凡之美。它使你联想到一条和缓的小河,蜿蜒流过绿油油的牧场,岸边有郁郁葱葱的树木遮阴,直到最后注入浩瀚的大海;可是大海如此平静,如此沉寂,如此漠然,你会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不安。也许只是由于我天性的纠结。即便在那些日子里也强烈的扰动我的内心,使我感到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似乎存在着缺陷。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血液中躁动着更为强烈的愿望。如此平和的快乐,似乎也包含着使我惊惧的东西。我一心想要过更加冒险的生活。对于嶙峋的岩石和险恶的暗礁我并非没有准备,只要我能经历变化——变化,以及无法遇见之事的刺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是他在宇宙的一片混乱中找到了一个新的图案,正在笨拙地把它描摹下来,因为力不从心,心灵非常痛苦。我看到的是一个奋力寻求表现手段的备受折磨的灵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每个人在世上都是孤独的,被囚禁在铜墙铁壁的高塔里,只能靠打手势与同伴联系,但这些手势没有共同的价值,所以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可怜巴巴地想要把可贵的所思所想传达给别人,可是他们没有能力接受,于是我们孤独前行,同在路上却不成群,无法了解同伴,也不能为他们所了解。我们好像身在异国的人,对当地语言所知甚少,虽有种种美妙深湛的事情要讲,却受限于会话手册上的陈词滥调。他们的头脑中奇思异想层出不穷,而能够说出的不过是“园丁婶婶的雨伞在屋子里”这类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一个抛家弃子的男人,没人知道为什么,除了他自己。
现实社会,浮躁、令人失望、让人厌倦,大半辈子身处这样境地,让他备受折磨。
望着夜里的月亮,看着夜光下的大海,那般深沉使人感到压抑。
这一切,必将要抛弃,他说“我要走了,如果现在不开始就晚了。”在他体内有一股猛烈的力量,将现在的他,将现在的世界,炸得粉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他的画作中得到的最后印象,是他为了表现某种心灵状态而做出的惊人努力。我认为,使我如此困惑不堪的缘由,也得在这种努力中寻求解答。显而易见,就斯特里克兰而言,色彩和形式具有一种为他所独有的意义。他受制于无可遏止的需要,必须把自己的某种感受传达出去,这是他作画的唯一意图。只要能够接近自己所追寻的未知事物,他会毫不犹豫地采用简化或变形。真实对于他无足轻重,因为他在大量没有关联的事件之下,寻求着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他仿佛窥见了宇宙的灵魂,非得把它表现出来不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有些人天生就不属于他们出生的地方。命运将他们送到某种环境之中,可他们却总是渴望着一个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家。在他们的出生地,他们就是陌生人,不管是他们从小熟悉的落满树叶的小巷,还是经常玩耍的拥挤街道,都只是过渡的地方。他们可能一辈子就这么生活在亲属之间,与他们格格不入,在熟悉的环境中超然离群。或许正是因为无法融入这样的环境,才会让他们到处去寻找一种永恒的寓所,而在那里,他们才能够融入其中。或许是某些根深蒂固的返祖现象,驱策着这些流浪者返回他们的祖先在远古时期居住过的土地。有时候,人们找到一个地方,会莫名其妙地对那里产生归属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群体为了自保发展出来一套规矩,我将良心视为一个人心中维护这套规则的守护者。它是我们每个人心中设立的警察,监督我们不至于违法律法。它是位于人的自我中心堡垒中的间谍。人有获得同伴肯定的强烈欲望,深深害怕遭受他们的责难,以至于自己将敌人引进了门;它时时刻刻照着主子的命令看守着他,击碎任何企图背离群体的意念萌生。它强迫他将社会的利益摆在自己的利益之前。它正是维系个人与群体之间的强大连结。而人自己说服自己:群体利益大于自身利益,并服膺这样的道理,让自己成了受制于人的奴隶。他自个儿坐上了自尊自重的位置。最后,一如朝臣奉承压在自己肩头的权杖,人自豪于其良心的反应灵敏。此时他找不出话来反驳不受其支配的人,如今身为社会的一份子,他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对该人无能为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世界艰难而残酷。我们不知道为何来到这世上,也无人知晓要前往何处。我们的态度必须谦卑。我们必须领会不多话的好处。我们必须毫不起眼地度过一生,才不会让命运注意到我们的存在。让我们追寻无知、单纯的人们的爱。他们的无知胜过我们所有的知识。让我们安安静静,满足于我们身处的小角落,就像他们一样温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天这里肮脏邋遢,但到了夜里,小屋的灯点亮后,街头染上了一层邪恶的美感。空气中弥漫着骇人色欲压得人难受,然而这幅景象却也有种缠绕人心头的神秘气息。你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原始力量,令人反感却也迷人。文明的仪式礼节在此一扫而空,感觉人们仿佛直接面对了阴暗的现实面,气氛浓烈的同时却也凄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像是一群欢乐的人因小丑耍宝而发笑时,你在小丑眼里看到的是悲哀;他的嘴角微笑,笑料让人更加欢愉,而在笑声的交流中,他发现了自己难以忍受的孤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根本不知道。它古怪而奇妙。它是创世纪的幻象,有亚当与夏娃的伊甸园——我也不晓得——它是对男女人体之美的颂歌,对崇高、漠然、可爱又残酷的大自然的礼赞。它让你深刻感受到空间无边际,时间无穷尽。因为他画出了我每天在周遭看到的树木,椰子树、榕树、凤凰木、鳄梨,自此以后我便以不同的眼光看待它们,仿佛他们里头住有灵魂,包含着我伸手就要触及却一直给溜走的玄秘。色彩是我熟悉的色彩,却又截然不同。它们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深意。还有那些裸体的男男女女。他们隶属于大地,却又有所区隔。他们似乎拥有造出他们的泥土的特质,与此同时也具有其神性。你看见人赤裸的原始本能,而你感到害怕,因为你看见了你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