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3|回复: 0

拉斯克·许勒:像雪一样散发着香味的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9 17: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时我看见你
      和一个女人……
      花朵像散发着香味的雪花
从树木上落下
              ——拉斯克·许勒《忌妒》

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众多作家(尤其犹太血统的作家)受到迫害,书被焚毁,被迫走上流亡之路。但伟大的作家不会因为这些就黯然失色,伟大的作家永远不会被消灭,消灭了肉身,其精神的光芒依然能够穿透幽暗的黑洞,响彻千古。
拉斯克·许勒就是这样一位诗人,其实不用称她为“萨福”,甚至也不用称赞她是德国最伟大的女抒情诗人。许勒就是许勒,她只是她自己——一位可以把她从德国驱逐出去,却不能把她从德语中驱逐出去的诗人。相反这位被驱逐的犹太女子和其他流亡作家一起拯救了德语。
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诗中:她的爱情、她的信仰、他的友谊、她的孤独、她的忧伤、她的欢愉,甚至包括她的死亡。诗歌包容了她遭遇到的一切。在她的诗中,你可以看到她是“如何活到真的生命”,“如何活到真的女人的生命”:
“如果你是我最年轻的人/那你就应当知道我最古老的事情”(《我寂静的歌》)——多么坦率,诗人面对他的爱人,倾诉了自己所有的从前。(特别说明:本文引用的诗句与《拉斯克·许勒诗选》略有不同,我不懂任何外语,之所以妄改,是因为觉得这样更有诗意。)
“不要再吹来你寻觅的玫瑰气息/它折磨着我的羞涩”(《我羞涩的红》)——多么像李清照词中描述的那位纯真女孩儿:见客来,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儿嗅。
“在你甜蜜的嘴边/认识了太多的幸福”(《书拉密女》)“如同一口秘密的井/我的血液总是低声谈起你”(《我的爱情之歌》)“我希望产生一种痛苦/能够使我清醒/我希望有一种创造/再次把我送回故乡/我想有一位最爱的人/把我埋葬在他的肉体里”(《混乱》)在这些诗中,诗人的爱,一无遮拦,即使爱中夹杂着忧伤,你也能感受到那是爱的激情在汹涌澎湃。
“在五月的玫瑰之间/他违背了诺言/但他画了三个十字/我感到自己滚烫的变僵//如果天气再次变暖/我仍将祝愿两位圣洁的姐姐有一个婚礼”(《五月的玫瑰》)所有的伤害,在上帝的十字架前都会如阳光般豁然开朗。
“每个地方的雪松都弯着腰/撒下花朵”(《间歇》)生命的重负,只是诗人撒播希望的劳作而已。
“我已把命运放进坚硬的手里/我把眼泪串起/我从未见过如此黑的珍珠”(《我在黑夜睡去》)在诗人眼中,苦难就是黑珍珠,弥足珍贵。
即使面对死亡,诗人也没有绝望。 “我知道/有一颗永远是白天的星星”(《我的母亲》)我从未写过更黯淡的结局/在我的诗中(《我知道》)或许,伟大的诗人对后世总有一种自信,茨维塔耶娃在诗中不是也说过:经历了整整一百年啊,我终于迎来了你。——诗人就好像早已知道她是为一百年以后的人创作的。不知道你相不相信,诗人的预言?
“生命,在一切人的心中/就像躺在棺材里/一种憧憬叩响世界之门/我们总会为这个世界而死”(《世界末日》)“从大理石的碎片中/找到微笑”(《献给他的颂歌》)这些心灵之诗,充满了许勒对爱情、友谊、故乡、甚至死亡的人生洞察与感悟。这里面有忧伤、有哀怨、有痛苦,唯独没有绝望。或许,对于基督信仰而言,信仰就是认同受难——作为上帝的选民,苦难只是上帝的试练。许勒又怎么能因为自己失去故乡失去爱人失去荣华富贵而绝望呢?因为苦难,所以活的才高贵。其实,这一点也不必从信仰的高度去论证。用一句“大不敬”的“世俗之话”就足以说明许勒的人生永不会绝望:一位在四十多岁时还与二十六岁年轻诗人相爱的女人会对人生绝望吗?
“自从你找到贝壳/我的心便开始发出光亮”(《仅仅是你》)“我在你的脸庞上/做完我星空的梦”(《响亮的钻石》)面对自己深爱的贝恩,诗人写下了这些深情的文字。虽然这段恋情是那么的短暂,但对两位诗人,都是刻骨铭心的。贝恩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石头上,刻有一段文字”。许勒也有类似的诗:“我曾用你身上的肉/雕刻出我自己”(《响亮的钻石》)这不仅仅是巧合吧?
诗歌不会因为题材是宏大叙事就伟大,也不会因为是个人抒情而渺小。“将爱带入世界/每一颗心都能湛蓝的盛开”(《祈祷》)诗歌伟大与否就在于作者书写人生体验的深度与广度。技巧可以学习,题材可以选择,唯独人生体验独一无二,别无选择。每一个人的一生都不会相同,如何表现出作者本人的这种独特的精神文化气质才是衡量诗歌伟大与否的标准。
所以,一个人的创作,只有远离时尚,深入其内心,才能穿越时光隧道,即使一时被埋没,但终究会被后世重新发现。——伟大的诗人深信这一点,所以才对后世充满自信。“远离一切/独自越过悲叹的石头/我猛然从道路上/冲向大海”(《我的民族》)在文学中,被时间埋没的只是那些时尚之作——或者干脆叫应景之作。也许正是因为许勒远离时尚,她才会在贫困中死去,才会被时尚遗忘。但真正的诗人绝不会被贫穷、不幸、迫害所摧毁,相反,诗人终将战胜并摧毁这些苦难。若我知道一条大河/我会和它的水一起流走(《疲倦》)因为历史既不是由时尚构成,也不是由时尚来决定。历史从来就不是埋葬人的地方——相反,它是让人重获新生的地方。我不再询问/我知道谁在星星上居住(《献给波西米亚国王》)
所以,读许勒的诗,就是分享她的命运,当你真正进入她的诗中,你就会看到:一个女人,像散发着香味的雪,款款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