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小说.桃子

查看: 115|回复: 0

小说.桃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3 05: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期天我和桃子去装监控,我开车,还是那辆二手现代,在拥挤却并不车水马龙的小街上穿过,绕七绕八,在东面墙上有粉笔画的国旗的大门口停下来。
桃子点着一根烟,左手拇指和食指夹着,没有下车,掏出手机拨号。
手机屏幕有一道裂痕,从右下角延伸到左中,要是没有贴膜,触摸屏该失灵了。手机上的数字键顺次摁下11次,响了11次,很奇怪的水滴声。我形容为,酱油滴到癞蛤蟆头上的声音。
电话接通,响起女人的声音,喂?桃子说,老板娘,是我,桃子,我丈母娘是韩燕。
老板娘说,哦,晓得晓得,你是来装监控的吧。
桃子说,是呀,我们工具材料都带齐了,现在在你单位门口。
老板娘说,我不在单位,你们先干吧。钥匙在传达室。
桃子说,钱,我丈母跟你谈好了吧?
老板娘说,好说,好说,你们先装吧。
桃子说,装好了付钱,我们材料钱还欠着呢。
老板娘说,你们先干吧。
电话挂了。
桃子手上的香烟灰烬比烟长,白花花的摇摇欲坠,我忙说,桃子,妈的,香烟灰弹到车子外面,记不得上次失火了。桃子撇撇嘴说,哪有这么霉,再烧起来?但是乖乖的把烟灰弹到窗外。
我问,桃子,干吧,别干耗着,下午我还要送孩子上补习班。桃子说,这回装好了就要钱,卖线的王老板催钱了,欠十几万了。
我说,你做的这些人家,不都是装好付款三分之二,余款一年把清吗?你小子钱弄哪去了?
桃子说,就那么二十多万,十万投在姐姐那里放高利贷;朋友打人赔钱,我借了三万给他;家里装修用了十几万,欠他妈的老板几万呢。
我说,你爸不掏钱?桃子说,他的钱,一点点儿漏不出来,再说房子是他买的,大头他都出了,也不好狠盯着他。我说,你妈呢?桃子忽然很高兴,说,我妈要给我三十万。我长出了一口气,那不齐了,你还缺个毛钱。桃子说,那是给我买轿车的,我见不到现钱。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工钱,你准备到明年给了?桃子转过头,凑上来盯着我看,孙子一样的笑起来,我结婚你出份子钱,我给你押着呢!
操,我推开车门,说,桃子,别卖嘴了,快点干,下午我真有事。
大门口拴着一条狼狗,桃子把烟头弹在它脸上,瞬间枯味刺鼻,狼狗汪汪的喊起来。
桃子站在门口,大声喊,老刘,老刘!
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头从小屋里走出来,说,狗叫你也叫,你们一路货。狼狗见老刘出来,委屈的不叫了,巴巴的看着老刘,头顶上烧焦了一小块,像倒放的一撮感叹号。老刘心疼的摸摸狼狗头,说,山鹰,咬他。狼狗遵旨,跳起来扑向桃子,桃子寸步不让说,老刘,你这条狗想进火锅了,敢咬我。狼狗被脖子上的链子拽着,只能放空炮而已。
老刘打开车间的门,一千平米的车间,空空荡荡,我们三人像蚂蚁站在A4纸上,老刘说,你们干吧。指着躺在地上的一架人字梯说,够不着,用这个。然后老刘走了。
我说,操。桃子说干活吧。
从破现代后备箱里搬下工具和材料,把人字梯扶起来靠着墙,桃子爬上去,我扶梯子递材料递工具。
先布管子,一寸的PVC管子,沿着墙壁走,在拐角处,用通头转弯,通头上有螺纹,和管子上的螺纹一公一母。光缆和管道一前一后接上,通头没有拧上去,光缆在通头处重新出发。
进度很快,活很累人,我和桃子出了一身臭汗,烧掉两包玉溪。
两个人累成狗,下午一点中,全部完工。十五个红外监控摄像头,最远的摄像头距离电脑300米,每个二十米装一个摄像头。摄像头早先装好了,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布线和接线。
最远的摄像头接好线,固定螺丝虚捻着。我问桃子,这个工程多少钱?桃子说,三万,小生意。我说,赚多少?桃子眯眯眼说,两万吧。
我说,操!
装好后,胖成猪的老板娘来了。桃子接通电源,传达室里有一个37吋大电视,作为监控屏幕,十五个摄像头全部打开,车间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屏幕上。
老板娘说,录像可以查几天?桃子说,我让你装个硬盘录像机,你非要用家里的旧电视。旧电视能存三天的录像。硬盘录像机可以存一个月的。
老板娘从坤包里掏出一个计算器和一个皮封面笔记本,说,把价格算算。
桃子倒背如流,红外枪型摄像头,50米枪式红外的,三分之一的SONY,190元;电源12V2A,18元,支架是20元;线5元一米,500米;BNC接头,免焊的10元一个。录像机方面,用硬盘录像机多好,运行时间久,比电脑好,不容易坏,运行时间超过一年都不坏。你不肯用,但是主机省不下来,2T硬盘,5000.连人工费,一起30500元。
老板娘七算八算的,觉着太烧脑,不算了。说,两万五吧。我也不是外行,我侄子就是搞这个的,你骗不了我。
桃子撇撇嘴说,就算你孙子干这个的,还是这个价格,明码实价!
老板娘说,我和你丈母是熟人,这个生意还是你丈母介绍。这么吧,我把钱给你丈母!
桃子跳起来说,我丈母归我丈母,我归我,让你五百,三万块,把钱!老板娘吃过的盐比桃子吃的米多,泰然自若的说,干吗干吗?穷疯了,就算给钱,也得压一部分呀,质量你打保票?那我也不能信。
桃子诡谲的说,你和我丈母不是熟人吗,我丈母跑不掉吧!
老板娘干不过桃子,气的胸脯一起一伏,操,我最新发现,原来胖女人胸都不大,操,肉全长在不该长的地方了。
老板娘说,给两万,押一万,就这么着吧,我还有事。说完,掏出两万扔在桌上,开着宝马跑了。
我傻了,看着桃子,桃子奸笑一声,把两万装进兜里。我说,操,就这么完了?桃子径直走到最大的摄像头底下,搬过梯子,嗖嗖的爬上去,猴子摘桃一样把球形摄像机抱在怀里,噌噌的下了梯子,说,走!
我说,操,这你都干得出来。桃子说,礼尚往来嘛。
下午阴天,乌云压城,雨摇摇欲坠。我和桃子走出大门,狼狗焦头烂额,不敢吱声。大门东面墙上粉笔画的国旗煞是动人。其实就是一个红底矩形左上角画着一大四小五颗金星。我说,画成能动的就漂亮了。桃子说,画的能动就假了,这样挺好。
我开着破现代,桃子抱着摄像头,两个人在乡间小道上直窜。
我问桃子,你妈为啥既肯给三十万,又非得管着你只准买轿车?什么意思?我妈要是这么干,我非得和她吵一架,钱怎么花不是花呀?
桃子暴跳如雷,说,我妈和我爸早离婚了嘛,你是傻子呀。
操,我没敢说出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