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7|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2 11: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旧时燕 于 2018-5-22 20:35 编辑

       “好!我这就写!”宋江倒也痛快,不带一丝犹豫,取来笔墨,坐于纱灯下,泼墨挥毫,点竖横撇捺,提笔便写,洋洋洒洒几十言,不消半柱香工夫,一挥而就。
      末了,按下手印,白纸黑字红泥,立马生效,一点不含糊,不拖泥带水。写这点东西对宋江来讲,是小case,好比市长秘书为头头写述职报告,自然不在话下。
      阎惜娇心如刀割,泪如纷雨,明明心里痛得要命,想作挽留,偏假装毫不在乎,上前作硬性补充说明:“还要写上,我头上戴的,身上穿的,家里用的,虽都是你办,悉归于我,日后你不许来讨。”
      从倾心宋江至以身相许报恩,从承欢膝下至行将遗弃,住乌龙院不足年余,备受冷落煎熬,惨遭分手,阎惜娇欲抱住宋江示弱,不让他走,却迟迟不愿低下倔强头颅,心碎一地,拾掇不起。
      满室流光,灯台高筑,红烛摇曳,映照两串止不住、流不尽的晶莹珠泪,却摇不出诸般风情来。一场错爱,托付落空,往事不堪,尘缘情尽,欢爱如梦。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要见无因见,了拼终难拼。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没有了爱,这空落落的乌龙院,要来何用?三郎,你真的要走吗?三郎,你切莫成全张文远,若可,请成全奴家跟三郎吧!你我二人冰释前嫌,重拾旧好,从头来过,余生白头,永不相弃。
      阎惜娇向往巫山云雨、男欢女爱,饮鸩止渴,飞蛾扑火,既成事实,覆水难收,悔之晚矣,一朝失足,成千古恨!
      感情二字向来说不清、道不明。阎惜娇对宋江,由最初感激感动,到后来钦佩崇拜,不能不说其中木有几分女孩儿纯粹的欢喜之心,几种感情揉杂,柔情刻骨,相思成灾。
      喟!写下“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七言诗的励志男宋江,袖里玄机,深谋远猷,韬光养晦,有太多正事要干,岂会身陷温柔乡?只嫌女人碍手碍脚,碍他大业。
      宋黑子千不该万不该,视活生生女人为空气,视若无睹,置若罔闻,用金银首饰绸缎等外物安抚女人心。
      宋江写罢,将文书用镇尺压着,搁在案头,转身拿起外衣,看也不看女人一眼,拂袖而去,大踏步走向门外。
      此情此状,阎惜娇小脸惨白,几近崩溃,内心悲恸不已,身子摇摇欲坠,扑倒在红纱帐中,泪如泉涌,花容失色,泣不成声。鸳鸯戏水情如风,锦书美画描不成。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此情奈何?
      宋江走得毅然决然,无半分留恋羁绊,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甩下独自神伤的阎惜娇,下得楼来,绝尘而去!管她贱妇死与活,与我宋江何干?由她去吧!
      随宋江离去,寥落清冷的小楼愈加清冷,陷入死一般寂灰。
      隆冬寒夜,冷月清辉,星光黯淡,滴水成冰,斗转星移,天晕地暗。时光凝结,不知过多久,天地一瞬,楼下似有声响动静,阎惜娇悠悠醒转,浑身酸痛,泪流成河,心丌自在痛:可是三郎回来了,是他终究舍不得弃我而去吗?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身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是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阎惜娇趴在鸳鸯枕上,纤纤玉指扯锦缎衾被,哀哀戚戚,凄凄切切,嘤嘤啼啼,哭得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枕下劳什子硬物烙得脖子生疼,且待奴家看看。
      是三郎遗下的招文袋?阎惜娇坐起身子,睁开水蜜桃般红肿双眼,打开招文袋,摸出两锭金子,一把利刃。盈盈泪光中,无意间秒读到一段惊天秘密,被宋江刻意隐瞒得滴水不漏的秘密。
      阎惜娇惊赅无比,如此说来,三郎走不远,天亮之前,必定回来!阎惜娇收拾心情,痛定思痛,且悲且惊,化悲痛为力量,将黄金文书刀子塞进招文袋,不慌不忙收好,似看到一线转机,心里忽有了主意,嘴角泛起一丝邪魅笑容。电光火石,杂念丛生。
      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艰难人生,唯有自己秉剑前行,要么忍,要么残忍。
      阎惜娇性情刚毅激烈,心在无情有情中徘徊跌宕,如过山车般,乖戾中带着独到,决绝中带着悲情,爆发中蕴藏着毁灭与颠覆 。
      宋江气急下楼,推开满院星光,走在寒意逼人的大街,被冷风一激,打个寒噤,心下凛然,暗叫不妙:不好!方才摆脱贱妇痴缠,一时走得性急匆忙,有重要物事丢在屋里头。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打马回府,疾返乌龙院。
      归家前,宋江走在大街上,路遇赤发鬼刘唐。晁盖一干人等在黄泥岗劫下奸相蔡京的生辰纲,被官府辑拿,宋江暗中通风报信,纵虎归山,晁盖修书一封,派刘唐偷下梁山,特来郓城,施金酬谢,共商大计。
      宋江吃皇粮拿官饷,却与匪徒勾结,干违背朝廷之事,事虽干得隐秘,鬼不觉神不晓,人证物证俱在枕前,被阎惜娇逮个正着。
      姐不是难搞之人,姐难搞起来不是人!心里的幽邃空洞,曲折裂痕,会在某个时刻瞬间崩坏,无从修复。
      收回内心所有柔软与情深,阎惜娇要打场翻身胜仗,她要玩腹黑成狠角色,在困境中逆转。
      宋江一路狂奔,急急返回乌龙院,汗湿衣背,遑知是惊吓出一头冷汗,抑是奔出一身淋漓虚汗,或许兼而有之。待他仓惶上楼,直奔龙凤大床,掀开衾被锦枕,四处找招文袋时,阎惜娇卧在床头假寐,按住忐忑不安、气喘如牛的胸口,静待宋江开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