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1|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20: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旧时燕 于 2018-5-16 21:02 编辑

       宋江果没看错,贱人徒有虚表,邪生外心,迷恋张生,虚与委蛇,待吾远不及往殷勤备至,热忱贴心。
       宋江在楼下等了又等,迟迟不见阎惜娇下楼,只当贱妇做贼心虚,无颜面对。心中暗忿,不露声色,暂且按住心头不快,不跟妇人作一般见识。倒是阎婆察言观色知轻重,从中宽慰劝解,厉声警告小丫头不要胡来:“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人家宋押司已在楼下等着了,你还磨蹭个没完……刚才在楼下跟他说话的时候,我见他神色、口气颇有些不同,莫非是在外面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呀!……要小心地伺候,别再使性子了。”
       贱妇下得楼来,眼里有他跟没他一样,自顾自仰脖饮酒,眼中盛满深深落寞,深不见底,似有万般惆怅无限愁,那一定不是为我,是为张文远那小白脸吧!妇人心,海底针,风云变幻,喜怒无常呀!
      是夜,两人俱怀心事,各执酒壶,分桌而坐,闷头独酌,小酒饮了一杯又一杯,相对无言,迟迟不语。
      室内,红烛笼纱照玉颜,锦筵碧觞映琼浆,美人素手举杯迟,暗香盈袖情满怀。
      红颜零落岁将暮,寒光宛转时欲沉。一夜西风,寒山梦碎。
      夜渐深,烛泪干,春宵一刻值千金。二人迟迟不寐,白白辜负眼前良辰美景,不肯敞开心扉,打开天窗说亮话,皆按兵不动,等待对方主动。
      红烛明月夜,自古伤情物,更堪相思酒,滴滴作泪垂。
      酒入柔肠,惜娇只觉情在烧,心在跳,那人稳坐如钟,不理不睬,不动不摇。明明人坐对面,却心隔千里,咫尺天涯。怎不叫奴家心乱如麻,情似煎熬。饮尽杯中之物,合着满腹牢骚,强忍心头相思,把那冤家怨了又怨,气得想动手打人:呆子、木头、犟驴,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痛快主动点,给句明话也好,递个枕头过来也行啊!她想要的爱既轰轰烈烈,亦可细水流长,浑如火山爆发,地动山摇,哪怕烈焰焚身,燃烧得只剩一堆余烬,粉身碎骨也不怕,胜过宋黑山这般不言不语、不痛不痒,面无表情,令她心虐自苦,情何以堪?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惜娇为何整晚一语不发呀!?”宋江暗自冷笑,冷眼相看,先声夺人。倒要看看贱妇到底如何表演。是了,想必是小白脸被都头朱仝、雷横痛殴暴打一顿后不敢上门,贱妇便牵肠挂肚,魂不附体。一个吃喝嫖赌无所不精,不学无术的小白脸让你这般留恋?
       “见押司毫无兴致,奴家怕胡言乱语,惹押司不快。”惜娇心中有愧,小酌数杯,进退维谷,不知如何开口,对方率先打破僵局,倒令奴家满心欢喜,轻松自在不少。暖房内烛光摇曳,兼之朦胧醉意,映红女人吹弹可破的粉脸,氛围幽昧,风情暗滋。
       宋江冷笑道,“平日里都叫三郎,今日怎么改口了。”女人面色有异,态度暧昧不明,前后变化很大,叛若两人,不再款款笑语,嘘寒问暖,上前主动示好,好生伺候,连昵称也变了。这不是破绽,是啥?
       奇怪,怎么三郎听惯了,押司二字听来如此刺耳?
        “三郎今夜不走了吧!”明明盼宋江留下来,心里燃着一团火,说要冷静自持漠视三郎,怎么架不住他三言两语,心里憋不过他呢?
        “你是想叫我走呢,还是叫我不走?”宋江亦非灭绝师太,内心也想有人来爱他。
        “哎唷,你看我穿成这模样,木头也知道意思呀!”阎惜娇心头窃喜:木头总算有点开窍了,三郎,呆子,放马过来呀!愣坐那干嘛,难不成你我二人要干坐一夜。
       “可我今日走得匆忙,半件首饰,半匹衣料也没有带呀!”宋黑子索性把头往椅背上一靠,假寐?闭目养神?以为阎惜娇把爱情当买卖,图他有家财万贯?
       “谁会在意那些?只要三郎人来,我就心满意足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俗话说:见面三分情,情面比什么都重要!惜娇对三郎有情,方才不计名分嫁于你,谁说人家看中你钱了?
       如此有情有义的女子,吃得起鲍鱼燕窝,咽得下粗糠杂粮。过得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也看过青山绿水、灰瓦白墙,想要站在屋檐下,与你共听风的婉转,感受雨的淋漓,看朝晖夕阴,赏日出霞落。
        “这招文袋平日轻飘飘,怎么今日这么沉呀!”起身拿起桌上包包,随手挂在木架上,心中藏有多少爱,待与三郎慢慢细说,口里说要冷淡那宋江,心却热腾腾的,感情炙热,无法冷却。
       宋江脸上变了颜色,“里面有重要的公文,外人看不得。”劈手一把夺过招文袋,跟护宝似的,紧紧把招文袋裹好,塞在衾枕下,说到底,阎惜娇在他眼中,微不足道,由始至终是个外人,近身不得,由不得女人对他既爱且恨。
        “哼,是金子我也不稀罕!”千金难买一个懂字,素闻宋江重情义,咋总与个情字相悖?
       宋江脱掉靴子,倒在床头,和衣而卧。“三郎,怎么这么快就睡了呀?是不是忘了有些事情要做?”这不,侍候半天,宋黑子冷着脸,故作高深,装腔作势,装模作样,连求欢这事儿,也让女子不得已主动开口。
       跟微信段子所说那样:真正在乎你的人说我去洗个澡,之后会告诉你洗完了,不在乎的人在说完我去洗澡后,跟死在浴室一样。
       总说我很忙,惜字如金,敷衍你的人,想必是真不在乎你,不够重视你。重要的人,即使再忙,他也会放你在第一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