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锐度

查看: 159|回复: 0

锐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08: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rl=]怒放的生命汪峰 - 怒放的生命[/url]

u 圣人有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u 然而,诗歌多少都带点魔性的。






A


结识子金,都是因了扬州城著名的诗人----崔小南兄,当时她的尊号还是“孔二小姐”。

未曾谋面之前,就听说孔二小姐既是一位杰出的牙科大夫,同时又是一位优秀的作家,但初次相识的那天晚上,最让我为之倾倒的,还是她的歌声。那段时间,我正迷着屠洪刚的《江山无限》,手机单曲循环了无数遍,平时总哼哼。到当晚在KTV点了这首歌后,我却发觉自己中气明显不足,根本唱不了,于是无奈交麦,递给孔二小姐。嘿,甫一张口,字正腔圆,韵味十足,端的是声震四座。一曲唱罢,满场喝彩。

刚加了微信的那段时间,每天能看到她的朋友圈的更新,偶尔还相互点个赞。后来,因为我的朋友圈急剧扩张,一下子多了好几百位新朋友,分分钟都在更新,消息一般都迅速沉底了,那么多人,也难以一一翻阅。似乎许多老朋友一时间都变生分了,这当中也包括了孔二小姐。

当去年底小南兄为了扬子水约稿的事,谈起诗人子金就是孔二小姐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位牙科专家又一次华丽丽地转身了。





B


年前,在“格桑花”子金诗歌分享会上,我曾说过:兄弟我其实是不懂诗的,然而当我读过子金三百篇之后,忽然又似乎觉得自己有话要说。从何说起呢?就从诗是什么说起。

诗是什么?古人说:诗言志。这里所谓的“志”,我理解为我们平日里对事对人的思考和情感。如仅拿这一点要求来对照的话,生活中,每个人几乎都可以成为诗人,只不过我们大多缺少表达而已,假使愿意表达,并且再懂得那么一点文字技法,诸如状物拟人、铺排比兴、分行断句、合辙押韵等等,把自己心中要说的话通过一定的文字形式说出来,那我们每个人都可称之为诗人了。子金的诗一路写来,正好可以证明了我上面的说法,故可放言一说。





C


子金诗三百呈现给我们的,首先是它的题材的多样性,正所谓,无事不可以入诗,生活中的许多人和事都被她信手拈来,炼句成诗,《胖姑娘》、《同学》、《秋天的根》、《青果》、《黑马》、《发呆》、《电影》等等都是。诗中的人物可以是她偶然接诊的患者,可以是她多年未见的同学,也可以是邂逅相逢的文友;可以是拔牙,可以是生子,可以是三言两语的调侃和问候。稍有感兴,必见笔端,一首一首的诗就是这么写成了。

或许有读过子金诗作的谙诗之人会把子金诗歌题材的多样性归于她的勇敢。但我以为,即使是说源于大胆,她的这种大胆也是建立在她对诗歌本质的理解和把握之上的。在子金面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可以入诗的,凡有所思,所梦,所见闻,皆可表达,皆能成诗。一个诗人,只有真正理解了诗的本质之后,才会做到如此自信,如此从容,才不会自我设限,才不会汗颜仰视;才会一切有为法,都做平等观;才会把对诗歌追求的一字一句的掘进和探索,化作一砖一石的设计和建造,当成一草一木的栽培和修剪,才会赋予诗歌以应有的结构、意蕴和灵性,才可以拥有突破的勇气和力量,才会拥有超越与生俱来的的局限的可能。这种建立在对诗歌本质理解之上的勇敢,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是无比宝贵的。

读子金三百篇,我们还可以看到她写作技法的渐变。和三百六十行一样,诗歌多少是有一点门道的,虽然这点门道吓唬不住人,但对于初习者来说,要想入行,仍是需要探寻、摸索一段过程的,尤其是新诗,曾和作旧体诗的朋友聊过,相比于诗词有一套固定的韵律规则来说,其实新诗更不好掌握,更需要灵感、悟性与推敲。

好在子金有相当高的领悟力,短短的时间里,就能循阶入门,破蛹成蝶了。在她的诗三百里面,有学习和借鉴,但更多的是自出机杼的即兴抒发。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不足一年的诗歌创作中,子金的诗歌技法是不断呈阶梯式上升的,甚至有些篇章孤峰突起,堪称华彩。从《眩晕》到《等待》,从《秋雨》到《冬至》,都是子金一年来诗歌之路上的深深浅浅的足迹。

与题材的多样、技法的渐变相对应的,子金让我们看到的还有随着诗歌创作而带来的思想的深入。她的《草帘》一首曾经深深地打动过我,在那次的分享会上,我本想就此诗谈谈自己对诗歌的认识,因有嘉宾同样为之感动,先行点评了,我未敢赘言。这首诗中,子金诗人以雪后铺路的草帘拟人,表达出了角色内心的一种责任感和牺牲意识,凸现了在这智识阶层普遍犬儒化、商业化的社会大环境下的诗人的人格境界。

体物感怀,正是古人为诗之道。





D


从诗歌创作速度和数量上讲,子金应该算是难得的一个高产者,短短的时间里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但是,如果可以用一个她的本名关联的摄影专业术语----“锐度”来形容创作风格的话,我们希望子金能在未来的创作中不断继续提升,以形成清晰的作品辨识度。而辨识度的取得,又必须付出相当的精力和时间去穷究不舍,这一点又正是诗歌的魔性所在,需要它的追求者付出种种努力。子金是一位医学专家,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理性是她的强项,如果把专业思维带入到文学创作上,想必是完全可以征服诗歌的这种魔性的,未来也许可以写出让我们更为震撼的作品来,因为当年的鲁迅也是转医从文的,有前例可援。

比肩大家,代言时代,不是不可能的。祝愿子金未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








[url=扬之水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9ee841c57e8010cf#rd]扬之水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9ee841c57e8010cf#rd[/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