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6|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10: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旧时燕 于 2018-5-11 10:09 编辑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
      阎惜娇在宋江面前,找不到一丝一毫存在感,遑论攻城抑或守城,皆攻守不下。久而久之,痴恨嗔怒,爱极生恨,恨恨不休,一念成魔,遂移情别恋,另结新欢,投向张文远的怀抱。
      此举未能激怒宋江,反将两人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宋江绝足乌龙院。这倒好,反倒成全便宜了那一对奸夫淫妇。
      生姜还是老的辣。阎婆多年行马江湖,走南闯北,饱经沧桑,为人世故老道,语言辛辣,人生阅历丰富,惯见场面,生怕出事惹祸端,阴沟里翻船,被宋江逐出门外,流离失所,失去长期票根和靠山,辛苦奋斗几十年,一闹回到解放前。
      阎婆心知母女俩得罪不起财神爷,日后生活全指望在宋江身上。她舍下老脸,颠起小脚,一路跛跛跑到衙门口,守在宋江必经的路上,跟老身亲自为女儿说媒一样,低声下气赔不是,唤宝贝女婿回家,不计前嫌,宽宏大量,跟惜娇重归于好,重拾旧欢,重温旧梦。
      宋江遂依了阎婆,踱着方步,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不焦不躁,朝乌龙院走去。乌金渐沉,冰轮初升,天色似晚非晚。多日不归,近家情怯,心里酸涩,倒也勾出几分相思之情,不由得暗自惆怅。瞧那心怀鬼胎,水性杨花,风流成性,不守妇道,放着好端端日子不过,不愿安份守己的阎氏待自己啥个态度,到底会整出啥幺蛾子来。
      纵那阎惜娇身为小妾,非予心甘情愿明媒正娶,亦为宋江纳入外室的一枚女纸,谁不期望一段感情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善始善终。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宋江满腹心事,想前思后,触景伤情,悲上心头,不觉念起亡妻的好,忆往昔伉俪情深,小轩窗,正梳妆,执手相牵,相看两不厌,而今尘满面,鬓如霜,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暮霭沉沉,月色溶溶,夜未央,郓城大街上,到处是晚归的人群。有的骑着高头大马,带上一众随从,揣着银票,吆三喝四,呼朋唤友,呼风唤雨,到酒馆赌场妓院纵情放浪形骸,声色犬马;更多的布衣平民行色匆匆,顶着晚露,朝自家方向走去,向往着黑暗中有一盏灯为自己点亮。
      站在乌龙院木门前静默良久,宋江步履沉重,思绪万千,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往日恩爱,一一浮现,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仿佛如昨。
      当初是汝心系宋江,不惜委身于我,既如此,何又做出这等丑事,让街坊邻居指戳脊梁骨,唾沫星子四溅,白白玷污辱没宋江的声名。
      一朝踏足数月不归,陌生又熟悉的乌龙院,按捺住内心的千回百转,转瞬之间,宋江将面色与心情调整如常,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竟跟个局外人似的,跨进内院,且听那妇人如何自圆其说。
      且说那阎惜娇身居闺楼,身子濯濯,慵懒乏力,提裙托腮,面若凝脂,目如点漆,光映照人。守在窗前,不言不语,不寝不食,从天明守到黑,久等一个人来,两只乌漆漆黑眼珠儿,由明亮活泼转为迷离忧郁,从顾盼生辉到黯淡成灰。
      欲念炽,爱别离,求不得,紧握不住手中幸福。心口朱砂,痛不能言,指尖韶光,流尘清影,寂寞绕梁,食之无味,夜不能寐。
      命堪情劫,叹花惜影,一世红尘,为谁倾?墨染飞花,三千青丝,一盏孤灯,为谁留?
      坐卧行吟,品竹调丝,曲不成调,意兴阑珊,趣味无多。一颗心不管怎样轻提轻放,深入浅出,始终放不下一个人。一个情字,轻如鸿毛,重若泰山,千金难买,千唱不衰。愿君心系奴心,心心相知,惺惺相惜,情之花常开常艳,绿树长青,经久不凋。
      阎惜娇情思脉脉,魂销肠断,情深入髓,情味浓郁,蚀骨相思,欲罢不能,挥之不去。好一个情字满怀,香醇似烈酒,甘之如饴,烧心灼肺,情浓焰烈,无从排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正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正主不来也罢,那死鬼张生亦有数日不曾登门,乌龙院内,星光寥落,月影清冷,白霜满地。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阎惜娇春心寂寞,暗自恼恨,闺怨难消,天黑懒点灯,更别提下楼。
      恹恹瘦损,早是伤神,那值残春。罗衣宽褪,能消几度黄昏?风袅篆烟不卷帘,雨打梨花深闭门;无语凭阑干,目断行云。
      忽闻得三郎回来了,欣喜雀跃,喜上眉梢,娇羞满面,粉颊生霞,漫卷珠帘喜欲狂,碎步变作凌波微步,三步并作两步,欲待下楼迎接,扑进那人怀,作花痴撒娇状,锤他两下,俯首嗅嗅那人身上久违的味道,顺便闻闻可有其她女子遗留的蛛丝马迹跟可疑气息。
      飞仙奔月,嫦娥舞袖,欲奔未奔间,惜娇猛地定住身形,把长发一甩,银牙咬了又咬,复坐回妆镜前,改变主意,打消喜念,暗自思忖:慢来慢来,三郎有家不归,冷奴家数月,教我好生想念。且待奴家按住胸前惴惴不安、怦怦乱跳的双兔,就此搁浅心头汹涌澎湃的火般热情、水样柔情,放慢脚步,作出小公举傲娇模样,有意心生怠慢,故作拿捏三郎之态,不愿放低身段,低眉颔首,曲意逢迎,献媚承欢,看三郎下次记不记得回家的路,敢不敢冷落忽视奴家?
      阎惜娇揽过铜镜,挑起兰花指,细挑慢捻,细细照看,这一张小脸上薄粉抹得匀不匀,胭脂色如何?一弯黛眉可藏得住几许春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