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6|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7 19: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淋过最大的雨,是在烈日下你不回头。我饮过最烈的酒,是燃在我胸口你的温柔。

携一壶酒,戴一枝花,纵一回情;醉时歌,狂时舞,梦时颠,醒时罢。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莫教金樽空对月。

遍野芳荃香醉客,秋阳杲杲火烧云,呖呖莺声花外啭,盈盈秋水琴心动。

阎惜娇双瞳剪水,暗送秋波,螓首蛾眉,回眸一笑百媚生,犹如月下嫦娥、湘波仙子,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解舞腰肢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晚风前。直把张生迷得不要不要的,难以把持,情沾肺腑,意惹肝肠,情陷乌龙院,情醉温柔乡。

乌龙院内画栋雕梁,珠帘绮户,一派艳丽春景,柳昏花螟,惠风和畅,暗香袭人,春意盎然,春光满室,直教张文远心旌神摇、意乱情迷,来了还想来。

若共他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值此后,张生恋那阎惜娇,倚红偎翠,朝云暮雨,不顾白天人多眼杂,街坊邻居的唾沫星子,无心办公,勤往乌龙院跑动。

这一对偷情男女,露水鸳鸯,倒也是郎才女貌合相仿,男欢女爱,眉儿浅淡思张敞,春色飘零忆阮郎。相思事,一笔勾,展放从前眉儿皱,美爱幽欢恰动头。且将宋玉风流策,寄与蒲东窈窕娘。

宋江不看重婆娘,白白让张生捡个便宜。这张文远得了便宜还卖乖,着实为宋江可惜:宋老师呀宋老师,这般温香软玉、秀色可餐、我见犹怜的女子,你却不懂珍惜,施以冷暴力,连敷衍都不肯给,日夜在衙门忙于公务应酬,实在有负我那阿娇妹纸,啊不,是,……是阎师母。

爱情有两种模样,有的人,让你度日如年,有的人,让你度年如日,婚姻亦是。女人漂泊无依的情感,前半生在寻觅流浪,遇见心仪人儿后,如鹿归林,如舟靠岸。

孰料宋江是故意冷落小妾。古时女子无才便是德,像阎氏这样见多识广的江湖女子,亦可算女中豪杰,敢爱敢恨,我行我素,敢作敢当,有胆有识有主见,要爱就爱个轰轰烈烈,如火如荼,铭心刻骨;要恨也恨个利利落落,无畏无惧,痛彻心扉。

这样颇有些小聪明小手腕小机灵的心机婊,深谋远虑、善巧圆融、善于经营的宋江焉能放心?虽收留她在身边,心却拉开距离,处处设防,根本没给她明确身份。有些男人宁愿女人笨点傻点弱势点,不喜聪明女子盖他峰芒,宋江便是。

阎惜娇对宋黑子心生不满,耍脾气,使小性子,闹情绪,按现代人话来说,就是开始作了。阎氏仗着点小资本,作起来没完没了,作天作地,过犹不及。选择报复性出轨,与小白脸苛合,气气那矮宋江。

张文远在宋江手下共事,两人同为押司。这小张同志好比是刚找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进了政府部门当基层小公务员,领着微薄薪水,既要改善伙食,又想多泡几个妞,隔三差五带女生出去尽情潇洒一番,苦于囊中羞涩,生活费不够用,宋江曾资助过他银两。

此番张文远恩将仇报,给恩师送顶绿帽。宋江听闻阎张奸情后,不气不恼,并不在意。非英雄气度使然,是宋江压根没把阎惜娇放心上。你好你坏,你哭你笑,你喜你忧,你爱你恨,你生你死,皆与他无关。

二人私通之事,早有人暗里知会宋江。他自有一套强盗理论与想法:阎惜娇住在乌龙院,既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亦非宋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连小妾地位都不如,完全是她色诱我,这事儿不赖我。阎氏既非我宋氏妻室,我生这等闲气作甚?权当此女与我无关,等闲视之,无足轻重。

“我只求在衙门恪尽职守,对兄弟朋友赤诚相待,却未曾想过家中的这个女人。”稍稍心怀歉意,觉得自己有点不妥,却只是念头打了个弯,这宋押司转念一想,“又不是父母为我匹配的妻室,她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她做什么?”便自我宽慰开解,心虽不悦,压根儿不当回事,日后极少登门乌龙院。大丈夫能屈能伸,岂能为床帏之事耽了前程。

小妾不守妇道,越轨出格,跟小白脸暗通款曲,明来暗往,借以刺激老宋,试探自己在他心目中可占独一无二的重要性?宋江坚若磐石,固若金汤,稳如泰山,神色无异,没事人儿似的。

一个不把你放在眼里的人,绝不会放你在心里。

哪怕老宋勃然大怒动手打阎惜娇一顿,也胜似他做个泥菩萨老好人,目中无人,无动于衷。可见阎惜娇在他眼中轻若鸿毛,不足为道,不足为惜,恋无可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