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5|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0 20: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人皆谓贱妾惜娇委身于宋江,爱慕虚荣,贪图他钱财,贪图享受,想必老宋恁是这般想。惜娇心里跟雪亮明镜儿似的明白:奴家甘当宋江外室,不求名分,不图荣华富贵,纯属自愿,只因奴家爱他,爱得热烈纯粹深沉,毫无保留,不带一丝杂质。

老宋乃热血好男儿,胸藏千壑,壮志凌云,奴家敬他重他爱他仰慕他,惦起脚尖儿来够着他,奴家愿为三郎洗尽铅华,亲手作羹汤,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成就一段千古爱情佳话。

奴家愿作平日所唱的唱本里戏角儿,郎有情妾有意,朝夕相处梦旖旎;你不言我不语,暗生情愫意缱绻。三郎啊三郎,且让奴家倾情唱一曲,赞唱那英雄救美、霸王别姬生死不离、荡气回肠的绝世爱恋。奴家愿以百媚千娇、刻骨柔情换取三郎豪情天纵,悲欢与共,情深永不渝!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奈何老宋索性住回衙门,整日阶一门心思欲建树成就一番丰功伟业,鸡鸣而起,夙兴夜寐,营营逐逐,波波碌碌,无睱顾及奴家,奴家不敢怨尤,不敢无端闹情绪,只恨无能为力助三郎发展事业。

都道女人小心性眼眶儿浅,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奴家休管它什么大宋,什么民族气节,俺一枚娇滴滴小女子,不问朝政朝纲,只愿过小老百姓的安稳美好日子。

奴家不要银两财帛、胭脂钗黛。奴家只想拥有三郎满满的、全部的、所有的爱!爱得情真意切、缠绵浓烈、淋漓尽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凤凰于飞、鹿车共挽,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枝繁叶茂,开枝散叶,为老宋家早日生个大胖小子,传宗接代,有朝一日修得正果,扬眉吐气,名正言顺住进宋宅大院,二奶转正为宋家儿媳妇。

想那阎惜娇灼灼芳华,性感妖娆,跟现代所有少男少女一样,心里向往憧憬美好的爱情,渴求奢望宋江那份完完整整的爱!

阎惜娇用尽浑身气力,实指望宋江爱上她,哪怕有半点爱情意味也行。惜乎!宋江不爱她,这家伙实是块死榆木疙瘩,不解风情,不珍惜花钱买来的美妾,把阎惜娇当成一件可穿可脱的华美霓裳,无非是在人前人后多个炫耀资本。

虽说爱情于宋朝女子纯属高档奢侈品,可遇不可求,阎惜娇偏期冀她爱的男人同时爱着她,老宋视女人为下品,不懂疼惜自己小老婆。宋江心存大业,心比天高,重江湖义气,重兄弟情谊,唯独不重视、不待见乌龙院里住着的女人。

宋江无心理会美娇娘,女人缠得紧了,宋江就觉着烦,以珠宝绫罗来搪塞阎惜娇,跟他在江湖上用金钱和所谓义气来收买人心,使用的是同一手法。

一腔热忱换不来对方一抹留恋眼神。再炽烈深沉的情感,经不起另一颗心的长期冷落,等着等着,一颗心渐渐寂冷,心灰意懒,对啥都提不起劲儿。

花开是缘,花落是劫,美目顾盼流转处,望尽千帆皆不是,阎惜娇守在乌龙院,青灯枯坐,相思成灰,等不来想要等的那个人,黯淡了岁月时光,憔悴了青春红颜。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乌龙院里养不了金丝雀!

老夫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则不逊,远之则怨。

阎惜娇日复一日掰着手指头,数着宋江屈指可数的上门次数,心中积怨甚深,渐恨起那人儿来,因爱生恨,爱恨交织。不错,所有情恨皆缘于爱。

宋江同事张文远,听说宋江新得个妇人,生得是花容月貌,美若天仙,吹拉弹唱般般称心。心里艳羡得紧,特意备了贺礼,不请自来,借为师父师娘贺喜为名,跑乌龙院来欣赏漂亮养眼的年轻妹纸!

这张生生得人模人样,唇红齿白,俊俏风流,生性多情浪荡,说白了就小白脸一个,挺招女人喜欢,人唤张三郎。

此张三郎非彼宋三郎,张三这厮可谓色中饿鬼,常去三瓦两舍、烟街柳巷厮混,撩妹手段高明,一等一风月高手。

阎惜娇热情款待三郎的狐朋狗友,为诸位嘉宾敬酒,款款移步,粉面生春,玉手执壶,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

张文远抬头一看,乖乖隆滴咚不得了,眼前一亮,顿时丢了魂,眼神再也挪不开半分,只见那美妾雾鬓云鬟,杏脸桃腮,明眸善睐,柳腰款摆,步步莲花,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出的风情,活脱脱的天生尤物。

那阎惜娇是何等人物,自幼打小在江湖上到处跑码头,三教九流、剩男人渣、娈童基佬、变态十三点,啥没见过。张文远色眼眯眯一脸垂涎样,阎惜娇尽收眼底,春心荡漾。心想:小样,真色!没见过女人呀!?对自己容颜颇多自信。

自那日吃了一顿饭,饭没吃出啥滋味,倒是咂出另一番情味来的张文远,见过阎惜娇一面后,深深迷恋上人家,回到衙门后,对小娘子日思夜想,魂牵梦萦,念念不忘。总想找个合理籍口,上门多跑几趟,创造见面机会。

有道是: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张生委实色胆包天,忘了色字头上悬着一把天涯明月刀,几乎天天偷偷溜出官府家的朱漆六扇门,在师父家门口晃荡,鬼鬼祟祟,探头探脑,悠悠晃晃。

张生手执一把折扇,时而摇头晃脑吟咏情诗作情圣状;时而伫立于飒飒秋风中,以墙角为掩护体,倒也站成一道风景;时而久久徘徊,流着哈喇子,跟西厢记里的张生一样,趴在人家墙头等红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