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1|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11: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旧时燕 于 2018-3-29 11:49 编辑

日子一久,受到冷落的阎惜娇,开始对宋江心生不满:是我生得不美嘛?世人皆说我美,独你这个宋黑三有眼无珠,没把小娇娘放在心上。

女为悦己者容!为讨宋江欢心,惜娇着实下了一番苦功,欲抓住男人的心,必先满足他的胃。对!先从练厨艺下手。

读书人讲究个小情调小氛围小浪漫,惜娇投其所好,励志向不擅长的艺术领域深层发展,学那野史中狐仙与书生双宿双栖,痴缠绝恋的爱情故事,加紧练习新学的小曲儿,好教美人作伴,红袖添香,秉烛夜谈,琴瑟和鸣,凭添几分闺房情趣,一举拿下这宋矮子。

弹琵琶唱曲儿乃卖唱女的老本行,自是不在话下,那就扬长避短,发挥强项,反抱琵琶,一展歌喉,唱上几曲新鲜词儿,为宋江解解闷,去去乏儿。

岂料宋江偶回外宅一趟,清心寡欲,衣不解带,接着干白天工作,净顾着忙他那手上永远忙不完的官家公册,视美娇娘为空气,不温不火,不徐不疾,不焦不躁,屁股一落到案凳上,便如老僧入定,伏案办公,挥毫疾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对美娇娘视若罔顾,只忙到月落乌啼,更漏夜残。

梳起飞仙髻,轻解罗衫,微露香肩,酥胸高耸,一道道独家研制的私房小厨秘菜端到宋黑三面前,把盏叙欢,陪官人饮上两三盅,先灌醉了再说,再扶到榻上伺机扑倒。奈何这老宋惺惺作态,木头人似的,不近女色,不眷儿女私情,不恋床第之欢。

阎惜娇苦心孤诣,业余报了多个兴趣爱好班,苦练内功,内外兼修,习棋艺,跳艳舞,练身段,练媚术,提升性魅力,取悦于男人,尽心尽意侍候那宋黑子。

阎惜娇使出浑身解数,极尽欢颜魅惑,数次来唤他扰他缠他诱他,紧偎在男人背后,一双柔荑轻抚宋江肩头,风情万种,柔声柔气地撒娇。一声声轻唤三郎,“时候不早,早点歇息吧!”

不愧是天香楼头牌绝色佳丽,这阎惜娇撒起娇来,巧笑倩兮,媚眼如丝,媚视烟行,莺啼婉转,燕语呢喃,柔媚之极,柔若无骨,可谓是:半颦半笑炫秋水, 一姿一态醉春山。

     此情此景,只怕一般男人见了,销魂蚀骨,身子骨早就酥了,心里爬出千万条虫子来,只恨无福消受。好他个宋黑三,好比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正襟危坐,充耳不闻,眼帘低垂,敛神屏息,平心静气,只催阎惜娇快去独自歇着。阎惜娇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郁闷无比,枕冷衾寒,孤影独卧,孤枕难眠,哪里能够睡得着?

是他宋黑三不重情色吗?非也!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一个操卖笑生涯的女子,焉知我宋某桑弧蓬矢,高顾遐视,期冀日后鸿图大展。

宋江心头藏着一桩天大秘密,事关个人身家性命,绝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亦不可错过官方任何一条流动内幕和各路小道消息。这等关系到脑袋搬家的要事,宋江亲力亲为,察情取譬,丝毫不敢懈怠大意,岂能与他人说得!?

想那宋江不过一名基层普通公务员,俸禄有限,却出手阔绰,乐善好施,名声大震,建别墅包二奶,他哪来这么多钱财?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现官不如现管,身为郓城知县的贴身秘书长,“刀笔精通,吏道纯熟”的宋江,面对村乡县供呈上来的大小之狱,借助手中一枝生花妙笔,行使职业特权,运用行业潜规则,斟字酌句,于无声处,改动关键性一两句公文措辞,以小博大,四两拨千斤,扭转乾坤,明里暗里帮人处理一些量刑可轻可重的民事刑事诉讼案件,与人消灾,于人方便,于己方便,暗中收受当事人的红包礼品,银钱滚滚来,腰包自然丰厚。

每天手中有处理不完的堆积如山的卷宗,一天忙到晚,直忙得头昏眼花脑胀,累得老腰直不起来,哪有多余精力陪小妾鸳鸯戏水,颠鸾倒凤。

阎惜娇好不羞恼,平日里望穿秋水,望眼欲穿,日思夜想,千盼万盼,好不容易盼来个人影,却待奴家如此无礼,这等赤果果的直接无视,着实令人气恼。

二奶被包养的滋味不好受!习惯了在酒楼里献艺卖唱,抛头露面,迎来送往的阎惜娇,在这不见天日的深巷古宅里,如同失去自由的金丝雀,透不到新鲜空气,开始向往外面蔚蓝广阔的天空。

身心寂寞的阎惜娇,得不到宋江的真情抚慰,心里似长了一层绿毛,猫儿抓心般,在屋里来回走动,坐立行卧,焦灼不安,犹如困兽,内心有说不出的压抑苦闷。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百无聊赖的午后,时光最难打发。乌龙院雅舍阁楼上,美人依立于窗棂前,捏着锦帕儿,心神不定地朝外不停张望。这挡住奴家长长视线的,一眼望不到尽头,鳞次栉比的灰蒙蒙檐角,为什么叫奴家如此抓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