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8|回复: 0

阎惜娇之死 (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4 21: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阎惜娇又名阎婆惜 ,宋江的外室小妾。宋时,“婆惜”二字乃通称,男女皆可用。

随爹娘从东京汴梁逃荒,至山东后投亲无门,一路辗转流落至郓城。阎父身患时疫,客死他乡,木钱下葬,幸得宋江施以银两与棺材,方入土为安。

惜娇芳龄十八,人如其名,生得花容月貌,风流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星眼浑如点漆,酥胸好似凝脂。这样一枚娇俏柔媚,我见犹怜的么么哒小萝莉,精通音律,善弹唱,声遏行云。

身为天香楼色艺双绝的花魁头牌,自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身边不乏追求者,石榴裙边尾随者甚众。本来人家嫁个土豪阔少或纨绔子弟作小老婆,也未尝不可,可她偏只看上矮丑黑的宋三郎。

这一日,宋江收工,8小时以外,放下手中公文,信步走在回家路上,忽被阎婆拽去逛娱乐场所,吃吃花酒,给她女儿赏个脸,捧个排场,抬抬人气。

好吧,说走就走!宋江欣然应允,有美女可看,有艳曲儿可听,何乐而不为!偶尔出入娱乐场所,玩些小资情调,换一种心情和活法,趋走苦逼屌丝男终日案牍劳形的职场沉闷。

说话唠嗑间,两人已到天香楼脚下。茶楼酒肆林立的闹市口,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没错,闹市往往是侠士云集,藏龙卧虎的好地方。

宋江往人群里这么一站,一亮相,哇!好多熟面孔围上来,争相叫宋押司。宋江惯喜在公开场合露露脸,广识天下各路英雄,出手大方,赏些纹银,为己博个诸如“及时雨宋公明“呼保义“孝义黑三郎”的好名声,为日后大显身手,大干一场事业铺路。

宋江深知:撒出去的,是钱财;赢回来的,是人心;钱财乃身外之物,千金散尽还复来。得民心者,可得天下。良好的人脉网,反过来带给他若干好处:财源广进,名利双收。

那阎婆出面请郓城有名的王婆说媒,(此王婆非彼王婆),把女儿说与宋江,一为以身相许报恩,二图母女日后有个强有力的靠山。江湖人都知仗义疏财、抚贫济困的及时雨宋江通晓世故,神通广大,黑白两道通吃,官匪两方与黑社会都卖他几分情面。女儿嫁给宋江,即使身为小妾,于面于里都不吃亏。

宋江发妻亡故,时不过三年,宋江誓为亡妻守节,百般推托。阎惜娇爱宋江是真豪杰,一心恨嫁,一厢情愿,剃头担子一头热,死心塌地,不惜耍美人计,死活要傍上与高富帅不沾边的衙门小吏宋押司,不要彩礼名分,不办宴席婚庆,住进乌龙院就算明确了身份-------小妾。宋江娶得心不甘,情不愿,说到底,他对阎惜娇无任何感情。

不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阎惜娇生得如此貌美,风骚入骨,说宋江丝毫不动心那是假的。说不定宋江表面假辞,内心说不定很是受用:主动送上门的千娇百媚的软萌妹纸,不要白不要。

江山与美人,谁不爱呢!?不爱的人,非仙即傻。宋江既非不羡鸳鸯只羡仙的圣者,又不是个浑浑噩噩度日的傻蛋。相反,他饱读诗书,主攻经史,在官场上很有一套,胸怀报负,进退有度,左右逢源,拉拢义士,政治野心不小。

钓到金龟婿,赖上宋江后,阎家母女如愿以偿,生活果然得以大大改善,住的是洋楼别墅,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佳肴美馔,免费拥有了一张长期饭票。故友们在郓城城内东北隅,一幽静形胜之处,为宋江建盖乌龙院,置办家什器物,一应俱全,供他金屋藏娇,安顿阎家母女。

两人之间,开始上演小萝莉跟大叔的激情戏码。

初时,宋江夜夜回乌龙院,与惜娇一处歇息,蜜月期一过,新婚激情已退,没有了新鲜感,兼衙里公务繁忙,向后渐渐来的稀了,再往后,十天半个月回一趟外宅,甚或几个月才碰回女色。阎惜娇渐成为乌龙院的一道花瓶摆设,一抹香艳的流光。

想那阎惜娇,正值青春年少,初试情事,刚尝到半点甜头,怎肯轻易放过宋江。自她住进乌龙院不久,满头珠翠,一身金玉,但凡一个女人想要的香车宝马,宋江一一点头答应,乐意掏腰包,变着花样哄女人开心,满足阎惜娇日益膨胀的金钱欲望。

宋江心济苍生,公务缠身,爱学使枪棒,整日忙着结交豪客侠士,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给不了小妾欲求不满的夜夜笙歌,纵情声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