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8|回复: 0

铅椠有功现代诗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9 17: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8-3-21 17:36 编辑



《钥匙》
  这是一把钥匙,光线镂刻
  以精美齿形锲入黑暗
  能打开冰冷的锁
  但是人心,常常光明
  为什么封闭
  因为钥匙蒙了尘
  如果用黑夜打开白天
  那只是另一种亡国
  所以啊,上帝先知先觉
  拆了男人的肋骨,造就女人
  用锁的模具命名钥匙
  战争是最伟大的爱情
  爱情是你自己的战争
  无论东方西方,无论血肉和阴阳
  《静听肖邦》
  我按下G大调的旋律
  却升起高贵的心跳
  在外漂泊的儿子
  终要回到母亲的怀抱
  比亚沃韦扎森林里,河流眨着蓝色的眼睛
  满地散落宝石,花朵形状的光芒
  被野牛踩亮,夏天步行,冬天滑雪
  到达木制教堂
  天启的凝视,睁开拱券
  唱诗声飞上彩玻窗
  波兰,游人以肖邦之名
  做你的挚爱,你两次亡国
  熔炼出向死而生的灵魂
  纳粹早已被碾做灰尘,天际依然是你八百年的彩虹
  想对你说什么,不懂表达
  肖邦把所有话语变作音符
  聆听这天堂地狱间的回声,只需静默
  时间结束前,爱就塞满天地
  泪水是听者残存的呼吸
  还有心脏,在体外跳动
  一捧故国的泥土中,血液循环
  强劲泵送,如肖邦一样
  《第一封情书》
  一张伪币以真的头像的名义
  流窜在狐朋狗友间
  叫王苏州的信使去叩神秘花园的门
  深夜驱逐了瞌睡的狗
  让它在筒子骨的坚硬中闭嘴
  那叫余雪娟的姑娘
  在厕所的隐秘中
  就着水龙头的滴答,争分夺秒的吃完邮局的漏网之鱼
  第二天,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
  给癞蛤蟆一根整鱼骨的回答
  我们相差一个年级
  是新旧社会的距离
  即使可以在黎明到来之前醉生梦死
  怒吼的朝阳
  将举着房子和车子
  击退贫穷的星星
  如果可以,三年后来找我
  每一个三年,我换一次新的身份
  第六个三年,我翻出这封情书
  南京已经遥不可及
  《扬州谣》
  远去的潮声
  留下这伟大的涟漪
  在历史的轮回里
  反刍重叠的辙痕
  我与白鹇共翔
  四季是那片芦苇,青青的还在嘴里发涩
  白雪已在夕阳中煎黄
  这无烟的纯熟
  是我到异乡独醉的佳酿
  今夜云衔了半边月
  走过寒冷的西窗
  我在纸薄的影子里
  想起了淡淡的姑娘
  她那银币的微笑
  久久地在树叶里回荡
  《狄金森女士启示》
  亲爱的艾米莉,我读过《草叶集》
  随惠特曼船长破浪前行
  英雄主义在每一片草地蓬勃生长
  美利坚于两洋角力中诞生
  所有人都沐浴阳光,象阳光无处不在的
  智慧之河,密西西比无穷无尽
  这些事实让我目瞪口呆
  也让我迷失方向,如你所说的荒原
  无解的石楠疯狂生长
  空气扎成的篱笆令我漏洞百出
  是你天启一样出现
  紫衣童子宣读昭示
  世上拙劣的诗人,浪费墨水
  玷污了纯洁的纸,你们被事实缠住
  如井绳缠住辘轳,神让你们解放
  时间会烂掉草编,木头却可以永恒
  去追问价值吧,这才是诗的终极之义
  不要证实,不要证伪
  诗是提问,用破折号指向无限
  艾米莉?狄金森,即日
  《布拉柴维尔》
  金沙萨在夕阳中融化,目光作为焦点之一
  那座城堡的尖顶,是最蓝的火焰
  万物入夜,仿佛蒙上灰烬
  白昼般的入口
  是轿车豪华泊满的布拉柴维尔
  飞鸟厌倦草原,刚果河枯水
  万株干旱,愿主护佑塞伦盖蒂
  月亮伟大的遥不可及
  飞过广阔的思想,却到不了你转动的边缘
  我在冬天臆造一匹马
  让它驮着思念与歌,避世到布拉柴维尔
  这富裕的殖民地
  《瘦呀瘦西湖边的野海棠》
  没有风的日子,蜀冈上松林郁郁
  没有花的日子,荷浦里果冻透明
  没有雪的曰子,白塔冰清玉洁
  没有月的夜晚,二十四桥箫声呜咽
  没有酒的日子,耽于你的酒窝
  没有色的日子,船娘双乳迎送
  没有财的日子,看生辰冈
  没有气象的日子,到湖上草堂
  我记住那株风姿绰约的野海棠
  鸟与风接力,送一颗种子
  轻轻的放下,在湖岸
  金屋玉栋水晶宫旁
  看惯了红颜开,看惯了绿罗裳
  仰天大笑我生我长
  你们太胖了
  我是瘦呀瘦西湖边的野海棠
  《西藏》
  雪山所有秘密,都朝向阳光
  从那经幡上彩色之风
  寒冷的温暖,色调细菌生长
  远方,威严注视着每一群散放的羊
  藏犬以黑色划定边界
  更高处兵站,弹匣一样精密
  雄鹰是悬浮的扳机,车队燃着无烟之火
  在佛像下缓行
  天空是我蔚蓝的失忆
  我并非病人,那些美好被财富埋了
  城市只是镀金的塔
  燕子飞不来这里,所以天空没有补丁
  剪刀形的洞穿,不能和和尚探讨
  即使活佛,也只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和我一样,需要转经来摹绘信仰
  我把我的家乡粘帖在西藏
  牛粪,炊烟,长河,泥路
  死去的都复活,大树向下生长
  雪花发射上天,碧波如镜
  人们在玻璃中忙碌,晚霞是凝固的歌声
  夜,漏洞百出的罩着床
  星星被自由呼吸,空气闪亮
  我把全部倒进这个名词:西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