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5|回复: 0

风刮开你星星的面纱.铅椠有功现代诗小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07: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雪下了整整的昨夜
到处是清新的疲倦
慢慢地堆积成一座只有一种颜色的花园
我没有开窗
我端着咖啡,站在寒冷的国境线
以山的形状出现的风
行走在河水的潺潺中
荷戟的路灯
把光交给白色的声音
这巨大无形的坡度
滑下片片飞鸟的钟
我啜饮一泓咖啡
温暖为我穿了深色睡衣
我不担心麻雀和麦田
老人和孩子还在甜睡
雪比平时更低的声音诉说
我还没有领会,雪国没有
擦皮鞋的必要,领带换成围巾

二,
谁让星光格外妩媚
然后风把它们打包
摁响微信的提示
送到我的子夜

我在星星的排列中
寻找一颗
适合放在月光后面
让它成为幕后英雄

人世间充斥着不满意
有的已经扩大为海洋
飞鸟全都离开水面
虚无的黎明这么单调
呈现的只是日出的忧伤

我的某位好友
微信签名:
渡过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他半聋,且错了一个字
作为诗句是完美的
而他的单身狗生涯
已经向孤独透支了晚年

三,
楼宇的排浪没有中心
鸥鸟飞过镇上,它们来自不远处的江
水底的富饶,变成各式各样的财富
沿着横平竖直的街道排列
不要头痛,人并不比淡黄记忆里更少
他们步履匆匆,互相不认识
他们把时间丢掉了
被亲人典当成房屋、汽车、救护车和大理石碑
在提前划好的道路上,并且要支付利息
他们日复一日,走着
拖着自己忠诚的影子
他们忘记什么啦,这么苍白的人生
天空围绕着季节,转来转去
毫无秘密可言
喧嚣的花瓣,流淌在身体里
让明输了暗一个船头

四,
工厂是青春的永动机
永不停止的流水线上
十八岁、十七岁、十六岁
从山沟里从海边从云里来
把花留在老家,海鸥和悬崖上的云锁进行李箱
机器旁站立的臣服者
重复的动作被人民币称量
一遍又一遍的力气
换一张渐渐成形的红钞票
这些白色的工号被代表
漠然行走在路灯把控的网格里
许有幸福,像水流进春天的雨后
汪汪着一窝孑孓
多么卑贱的身份呀
还要有命,活到荷房形成影子
影子也有重量,21克左右
真正属于外来工的只有这些
老板也无权购买
这是灵魂
无论贫富,疾病还是健康
它们千千万万,在杭集的地位一样

五,

你还好吗,这是星光覆盖于杭集
上空的一声问候
从最高通信塔传向昨夜的河面
那里,水草丰茂的边缘
簇拥着灵魂一样的透明之音
那里,回忆的窃窃私语
不断地复述
关于孩子嫩枝一样的脸庞
关于村落白色的眼珠
关于,消失的风
落于地上成为花瓣
关于成人礼和出嫁
关于长号的远行和照片的余晖
关于一切,进入大地美丽的创伤
却忘记了鱼,流线型的自由
用鳃呼吸,用鳞片模仿龙
没有影子,至少你看不到
和所有其他自由的鱼
连成一体,素不相识
在人间,每个人自我温暖成螺丝钉
却彼此冷漠如铁
疲劳,断裂,故障,拆卸,更换
上锈是一种幸福
星光永不上锈,多么孤独

六,
所有的白杨都活着
所有的白杨都掉光了叶子
叶子浅浅的铺开
围住白杨林
神圣的光辉沿着树干明灭向上
最高枝在光的轨道融入天空
这些都是落叶最终看到的
它们的青春曾经粉饰了天空
天空沉默像贫血的脸
这样与落叶更般配

七,
无风的工厂,冰冷的线条
象地平线缩短,太阳升在钢铁的屋檐
播洒零下九度的光,影子和空旷的厂区道路
比白实线更加分明
偶尔有帽子走出车间小门
马尾巴的青春,漂亮的转身
除了未化的积雪
这些都有赖于想象力
多么美好,马尔库塞
你的笔写不出这
海德公园一捧尘埃的泛起
伟大的时代,我优柔的工厂
无风的工厂
屋顶掩盖不了啦,天空更加蔚蓝
烟卤荡漾着几代人睁开的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