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9|回复: 0

林冲休妻 《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21: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这林冲,受美貌贤妻的牵连,心里憋屈窝囊不说,违愿休了娘子,随衙差上路。途经大相国寺,林冲神色戚然,暗想:那一日,假若不是看这勾栏里的杂耍,陪同娘子进岳庙上香,是不是就少却了这恁多的烦心事?
然而,这一切只是假设,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跟后果。
在两个凶神恶煞的衙差押解下,林冲如丧家之犬,一路上屡遭欺压打骂,在旅店休息双脚被开水烫,被穿新草鞋(类似现代职场小人,上司给同僚或下属穿小鞋),敢怒不敢言,第二天拖着满是大泡的伤脚继续赶路,披星戴月,日行三十里。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受此折磨凌辱,当真是英雄气短,苦不堪言。
东京汴梁前去沧州的第一险要之处,烟笼雾罩、遮云蔽日的野猪林,正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有钱能使鬼推磨,一胖一瘦两衙差,薛霸和董超,受陆谦指使,务必要让林冲人头落地,那么,在令人闻风丧胆的野猪林动手解决林冲,无疑是最佳选择。
接连遭遇变故,情绪来不及调整的林冲,连日来风雨兼程,风餐露宿,身心疲惫困顿,兼脚上有伤,(这伤说重不重,要不得人命,却生生让人受罪忍痛,每日要下地赶路,不得偷懒,这正是衙差恶鬼折磨人的狠毒手段。)早已跑不动了,背靠大树坐下歇脚,在阳光照不进来的树荫下昏昏沉沉欲睡。
林冲为显英雄本色,不畏豪强,被忌惮他一身武功的衙差捆绑手脚,甘愿束手就擒,毫无防范之心。
薛霸道完实情,高高抡起水火棍,挟雷霆之势,朝林冲兜头狠命击来。这一刻,无任何招架之功的林冲唯有闭目受死。
现实中的无情一棍,击碎林冲心头欲建功立业,报效朝廷的全部幻想,被结拜兄弟鲁智深救下后,林冲对黑暗官场势力仍旧没有清醒认识,忍辱负重,委屈求全,指望着配役期满,表现良好,回到东京官复原职,与娘子团聚,破镜重圆。(这就跟他休妻行为相悖)。
威风凛凛的八十万禁军总教头,有万夫不当之勇,然并卵,他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
当林冲跟鲁智深在大相国寺下棋甚欢时,锦儿急急寻过来,领林冲前去岳庙解围救驾,身为张氏的正牌男人,完全可以一拳打翻那淫虫,给他两老兜子,再踹他几脚,给不计其数的受辱女子伸张正义。跟鲁智深为翠莲妹纸出头,对镇关西郑屠大打出手一样,一拳打得那色贼七荤八素,再不敢祸害良家妇女。
待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林冲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 认的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林冲先自手软了。为什么手软??他林冲冲犯的是顶头上司,当政弄权者高俅的干儿子,花花太岁淫少高衙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他与高衙内本是叔伯弟兄,却收他房中为干儿。高太尉爱惜他。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爱淫人妻女。京师人惧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锋,碰触霉头,叫他做花花太岁。
换句话说,欺男霸女、任性妄为,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高衙内背后势力是高俅太尉,他林冲得罪不起。
高俅什么人?高俅原是苏轼身边的一名小史,类似书童,被苏轼推荐给前朝驸马,凭着踢得一脚好球,入了蹴鞠爱好者端王赵佶的法眼,成为赵佶亲信。后王室选储立君,端王幸运登基,摇身一变成宋徽宗,从此高俅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官运亨通,官至显赫太尉,跟陷害忠良的历史千古罪人奸相秦桧有得一拼。
奸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高太尉跟陆虞候,决意置林冲于死地,以绝后患,达到霸占其妻的目的。
由此可见:坐在青天白日、明镜高悬的高堂虎椅上,强调维护法度之人,正是藐视法令,陷害忠良,玩弄权术之人。
一个汉子精忠报国的信仰,就这样被生生催毁。
林冲几番遭强权迫害,流露出对当朝统治者,对黑暗官场的失望,终于奋起反抗,枪挑陆谦,风雪夜烧草场,逼上梁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