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0|回复: 0

林冲休妻 《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2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公,相公……”林娘子惊魂未定,步履匆匆,赶到现场,手抚林冲脖间枷锁,心伤不已。闻得夫君受陷害,散尽家财,为白担罪名的林冲上下奔走打点官司,在家静待好消息,实指望为林冲减轻罪名,却还是落得个妻离夫散。夫君此去,必凶多吉少,愿相公勿念家中,早晚添饭,万望珍重。
惶惶中,却见酒桌上平铺一纸,尺余有盈,赫然写着“休书”字样,凝眸细看,分秒之间,已把休书内容由头至尾看个大概,落款处是林冲二字。无巧不巧,官人按下血红手印的手颤颤微微,落在半空中未及收回。
林娘子只觉风云突变,五雷轰顶,浑身气力霎那间被抽空,星眸圆睁,呆若木鸡,不敢相信眼前这一情景。
“我今日前去沧州,立下了休书,万望娘子不要再等我,如果遇到好人,就嫁了,莫要让我林冲耽误了贤妻,也好不受人随意欺侮。”林冲啊林冲,你发配边关,一纸休书,就能阻得了往日情意,你以为高衙内能放过你娘子?这不是羊落虎口吗?
按手印那一瞬间,林冲手在抖,心在颤,这一刻,他忆起夫妇二人在酒肆门口买下泥人张的两个娃娃,想娘子在陆府被混球高衙内纠缠,心中实在有愧啊!身为男人,却不能保护娘子名节周全,这脸打得啪啪又痛又响。
林娘子清眸含泪,抬起眼来,直直瞪视林冲:古代女子视贞节比天高,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遭夫家弃遣,德行有亏。大宋民风再开放,女子嫁娶再自由,离婚不是啥稀罕事。可自古以来,妇人从一而终,是一条不成文的文律。你林冲一纸休书,置娘子于何地?
林娘子身体摇摇欲坠,强提一口气,缓缓走到林冲面前,拉住官人膀臂 ,只觉心如刀绞,柔肠寸断,摧肝裂肺。
“相公,你走一天,我等你一天;你走一年,我等你一年;你走一辈子,我等你一辈子。”这是一个女子对相公发下的忠贞不渝的爱情誓言。
林冲披枷沉步走出“赵记酒馆”,心中疼痛难以言语,情难自抑。值此时,夕阳晚照,长亭秋色,寒蝉凄切,送别场景近在眼前,催人泪下。
林娘子跪地求公差给他们夫妇最后一点时间,进庙烧香还愿,虔诚拜倒在蒲团上,为林冲祈求平安。
大相国寺内,金身木雕泥塑的各路菩萨神仙,高高在上,冷冷的法眼,注视着脚底下一切。佛法庄严,法海无边,却无法救度人世间苦厄。
面对生离死别,林冲不忍见娘子悲切过度,泪雨纷飞,默默一个转身,吞下所有屈辱与愤懑,黯然离寺上路。
这真是:但见荆山玉损,可惜数十年结发成亲,宝鉴花残,枉费九十日东君匹配,花容倒卧,有如西苑芍药倚朱栏。檀口无言,一似南海观音来入定。小园昨夜春风恶, 吹折江梅就地横。
在林冲决定离家去国,带娘子与婢女锦儿离开京城,远走高飞之际,从教场回家途中,阅武坊巷口有人卖刀,那汉子叫卖良久,无人理会,仿若自言自语,却冲林冲背后喊道,“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得军器的”。林冲听闻,一时性起,上前拔刀出鞘,龙吟不绝,原是传说中的龙吟宝刀,清光夺目,冷气侵人,远看如玉沼春冰,近看似琼台瑞雪,习武之人,爱不释手,当即愿出一千贯购下。
空有一身本领,壮志难酬的林冲,回到家中,在院内拔刀起舞,行云流水,势如破竹,冲天一鹤,罗袜生尘。皓月当空,清影流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宝刀在其手中,舞得出神入化,登峰造极,霍霍生风,清光闪耀。
或如羿射九日落,矫若群帝参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院外高大的垂杨柳,似也来凑一趟热闹,随风起舞助兴。
果真是英俊神勇,嵌宝头盔稳戴,磨银铠甲重披。素罗袍上绣花枝,狮蛮带琼瑶密砌。丈八蛇矛紧挺,霜花骏马频嘶。满山都唤小张飞,豹子头林冲是也!
舞毕,收刀,更漏残,天已亮。锦儿收拾罗衣锦囊上马车。林娘子聪颖明慧,知林冲留恋这十里繁华,充满机会诱惑的东京,不愿步王教头后尘,流落他乡,弃置功名。
“娘子,我答应过你的,我们走吧!”大丈夫信守诺言,一言九鼎,爱妻号男人林冲,说到之事,必愿做到。
“人走了,心还在。”离了这绝胜烟柳京都,离了这杀声震天,热血沸腾的教场,放下八十万禁军总教头的名头,林冲还是林冲吗?
“我们回家吧!”知夫莫若妻,林娘子心知相公艺高心高志高,不甘庸碌,实不愿拂逆林冲心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