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5|回复: 0

长篇小说《那年雪飞》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4 22: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雷大梦换了一只手接电话。电话那头说,喂,是梦哥吗?

  雷大梦说,是,丽丽,在干吗?有事吗?

  哟,没事就不能找你呀。

  不是不是,身边有人吗?雷大梦问。

  有,我老公在旁边。

  雷大梦沉默,好一会儿,电话那边笑得花枝乱颤,吓着了吧,瞧你那个胆儿!

  雷大梦说,我们哪里见?要么去大明寺敬香,再游玩一趟。雷大梦也算是文化人,不像一般的婚外情,见面就猴急猴急的开房间上床,他懂得调情,女人嘛,是情感动物,得陪她玩,请她吃,火候到了,自动的脱衣解带。电话那边说,好呀,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雷大梦开着宝马,在一个公交站台带上范华丽,慢悠悠的朝大明寺方向开去。

  范华丽坐在后排,一股香水味儿直钻进雷大梦鼻子。雷大梦最喜欢范华丽身上这被身体吸收又蒸发出来的带荷尔蒙的香味。一闻到这味儿,雷大梦底下就硬了。雷大梦瞟了一眼后视镜,恰好范华丽也在看她,那颗美人痣恰如其分的长在下巴上,衬托范华丽那张月亮圆的脸越发端庄。雷大梦底下更硬了,真想停车,把范华丽放倒霸王硬上弓。但是他劝住自己,先忍忍,女人像地下泉,硬刨开会伤着,得悠着点,找到入口,步步为营,最后让泉水自个儿冒出来。

  雷大梦一本正经的开车,范华丽趴在驾驶座的靠背上,看雷大梦开车。春天,扬州的春天终于到来了。到处洋溢着蠢蠢欲动的气氛。空气中再也没有那种冷冽的味道,风也顺了,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吹得雷大梦脸上痒痒的。他忽然想到自己没有刮胡子,不过范华丽就喜欢他胡子拉杂的样子,不像自个老婆,一点点胡茬,就能夸张地埋怨他,戳死人了,不准亲我!

  原来老婆和情人是不同的,老婆是粉条炖肉,日久天长,情人是爆炒海鲜,干柴烈火。到底情人好还是老婆好,雷大梦还真的拎不清,不过他知道,等自己老了不中用了,陪伴自己的肯定是老婆。

  范华丽虽然只是锦都国际的一个小仓库管理员,但是一来她聪明能干,做事有头脑有耐心,把几千平米的仓库管得井井有条,那帮子装卸工,嘴比腿粗,但是就服范华丽,范华丽指哪打哪,说话顶用。更重要的是,范华丽的舅舅在国资委当副主任,官不大,权不小,国资委管理着全市的姓公企业,比如客车厂、电厂、港口,还有城建控股公司。城建控股公司旗下统辖本市五星级酒店,一共四家,范华丽的舅舅还兼任城建控股公司董事长。

  范华丽说,梦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国资委准备新开一家五星级酒店,在西区明月湖边上,国资委控股,吸引社会资本参加,社会资本老板当总经理负责经营。

  雷大梦说,哦,好商机呀,不知该谁发财了。范华丽揪着他的耳朵说,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就不能是你呀!雷大梦回过神来,一拍大腿说,对呀,丽丽,我咋没想到这一点呢,唉,控股比例是多少?范华丽说,百分之四十九对百分之五十一。国资委大头。雷大梦说,注册资本有多少?范华丽说,五千万。雷大梦一激灵,那百分之四十九,就是小两千五百万,我没这么多。范华丽说,那你再拉股东呀,我约莫着,你能出一千万,这桩买卖就能干!雷大梦说,这是大事,我们都回去好好想一下,再议,今天的主打项目是逛大明寺,不谈工作。范华丽悠悠的靠在后座真皮靠垫上,靠垫柔柔的围着她,陷下一个优美的细腰瓷瓶的人形。那我们谈什么?范华丽问。谈谈你的小棉花,雷大梦无耻的笑着说。范华丽说,还是回家弹你那老棉花吧。雷大梦说,丽丽,我就爱你的小棉花。范华丽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的小棉花比他妈的稗子多。可能觉得这个比方不大靠谱也很好笑,范华丽噗呲一声笑了。

  雷大梦说,唉,丽丽,大明寺到了,佛祖脚下,清净之地,不能说诳语。范华丽乐着说,我非得把你的本来面目告诉佛祖,让佛祖把你收了做和尚。雷大梦说,我当和尚了,想你咋办?范华丽说,你和佛祖做基友嘛。雷大梦说,罪过,罪过,我佛原谅丽丽有口无心,我和丽丽一定烧香还愿。范华丽不再说话,胸脯一挺一挺的随着呼吸起伏。宝马无声行驶再高入云天的林荫道上,繁华城市在身后退场,浓郁的香烛味儿飘来,山上密林里露出一抹黄墙,高于地面百米,大明寺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