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0|回复: 0

长篇小说《那年雪飞》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1 21: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雷大梦在山下的停车场泊好车,和范华丽相依着拾级而上,来到大明寺正门前。范华丽跑到东边的售票处买了两张票,请了两柱香,捧在手里,回来见雷大梦入神的看山墙上的刻字“淮东第一名观”。是清朝武进人蒋捷写的,笔力雄强入木三分。范华丽递一炷香给雷大梦,两人进了山门。

  四大天王面目狰狞,拿琴拿伞拿蛇拿宝剑的,脸上划了重油彩,五色斑斓,令人生怖。

  雷大梦与此前仿佛换了一个人,只是兢兢业业拱手膜拜。范华丽也受影响,心道这宗教的是奇怪,佛不语,而人自皈依。看着庙貌森严有些惧意,靠紧了雷大梦。

  两人走出三门,面前一道灰墙,大雄宝殿在灰墙外,浓的如奶油的香烟味道扑鼻而来,夹杂蜡烛燃烧的枯味,又是让人一悚。

  范华丽把香移到右手,左臂挽着雷大梦的右臂,雷大梦感到范华丽*的丰满,包裹着胳膊,心生怜惜,低头亲了范华丽的头发。

  原来女人所有的美都在头发上,会欣赏者得到的乐趣远超肉体本身。范华丽今日梳了丸子头,本已俏皮,偏偏别出心裁放一把刘海垂于左脸颊,刘海挑染了红色,衬托得脸颊愈发白皙,如羊脂玉一般。范华丽转过身,正面雷大梦,雷大梦情动不已,深吻了范华丽的丹凤眼,再吻范华丽略微干涸的嘴唇,口中唾液润湿范华丽的口红,范华丽两注清泪潸然而下,楚楚可怜。

  后面有人叫道,让一下子,小心火焰。两人侧身,一个小和尚端着酥油灯匆匆走过,兀自左手护着烛火,不让熄灭。

  雷大梦说,丽丽,今天我要参三尊佛,过去现在未来,聆听法旨,占卜吉凶。范华丽点点头,说,这大明寺的佛语是最灵验的,我舅舅上次摇了一签,是上上,果然升了官,后来舅舅布施五十万还了佛缘。雷大梦说,正要问问参股五星级酒店的事,听佛有何指示。这时范华丽的手机响了,她拉开坤包拉链,手指夹出手机,看来电显示:毛宁,是自己丈夫的,脸上一紧,飞了红,对雷大梦小声说,那人的,我接个电话。雷大梦不语,范华丽点了通话,电话那头毛宁低沉的声音问,华丽,在不在单位?范华丽犹疑了一会,斟酌着说,不在,在外面有事。毛宁说,舅舅刚打来电话,说酒店参股的事,我们出多少钱,又说有多少出多少,量力而行,反正已经有大资本要进来了,我们扯顺风旗就行了。范华丽说,大资本什么时候洽谈。毛宁说,这个礼拜吧,不过舅舅说,要引入竞争机制,不光是看钱,更要看资质。我们股本小,管不了那么多。就入二百万吧。范华丽正色说,那个不急,等我下班回家定。

  挂了电话,范华丽出了一口气,见雷大梦面朝西方,看那一树碧绿的玉兰叶子。范华丽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也觉得疲惫,定定神,扯着雷大梦的衣袖,说,电话你都听见了吧,入股酒店的事要抓紧。雷大梦看范华丽小鸟依人柔媚无比,心里痒痒的,随手捏了她屁股一把,说,问过佛祖,我们开个房间,好好研究。范华丽嗤了一声,呸,佛祖要阉了你的色心。雷大梦说,那不如阉了我底下,更干净。范华丽笑着说,好,省得你到处乱嫖,祸害妇女。

  说话间,两人进了大雄宝殿,殿里一中年胖子和尚敲木鱼。与雷大梦是老熟人,雷大梦此前捐了一笔五千的香火钱,在施主中算是慷慨的了。雷大梦打招呼道,首座,今天亲自诵经?首座手中不停,答话道,功课还是要做的嘛。雷老板今天问佛吗?雷大梦说,有要紧事问。首座停了手中木鱼,说,那请到精舍。

  雷大梦范华丽随首座来到一处竹林掩映的青砖房里,迎面红木长几上供了三尊佛,过去未来现在佛。雷大梦从皮包里抽出一张支票,填了数字:两千,递给首座。首座微笑收下。首座说,今天雷老板问的是要紧事,我就撤出了,佛祖自然会示下,请雷老板用心聆听。

  说完,退出带上门。

  范华丽说,佛祖会和我们对话?是幻觉吗?雷大梦说,人生本是幻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