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9|回复: 0

长篇小说《那年雪飞》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7 15: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十年后,雷大梦坐在电脑前,写博客。他是博客中国专栏作家,今天写的内容是评论释永信事件调查结果。雷大梦记忆中的和尚,没有这么阔气,释永信开豪车泡美女,据说还有私生子,弟子进献的见面礼就有几百万之多。扬州的和尚分住庙和居士。住庙不消说是剃度受戒的,等级低的担柴烧饭,等级高的跑堂讲禅,而方丈必是端着架子,住在方丈室,四面墙上除了窗子就是字画。佛像倒不一定有,那些都在大雄宝殿。电话电脑,空调冰箱,一样不少。抽屉里银行卡好多张,名片一沓。名片代表方丈的朋友圈,上到市府官员,下到行商坐商,还有搬家的、修脚的、跑保险的、承包红白喜事的,是一根根细而柔韧的蛛丝,方丈就是老蜘蛛,编了一辈子网,这张网给方丈带来多少钱,他自个儿都记不清了。

但是扬州的方丈知道进退轻重,绝不会像释永信闹出那么大动静来,把自己炒成了网红。红,熟虾子最红,但是要付出的代价,会让他觉得红其实就是死的代名词。

扬州的另一种和尚是居士,居家修行,有老婆孩子,可以吃肉喝酒打麻将,到浴室洗澡也大可以找个小姐开光。雷大梦就是居士,他一手好书法,写一笔好文章好诗文,自认为在同龄人中,属于出类拔萃的了。到浴室***他自然不屑于,相好的却不少,上过床的就有四五个,整天周旋于女人堆里,左晃晃,右荡荡,人肉垫子,托起了他一身胖肉。

写文章是他的社交方式,有助于他的本职工作的开展----他是跑供销的,旅游用品,专门销往大宾馆大饭店。写文章锻炼头脑,培养口才,结识一帮政府官员和退休干部,这些是他打开市场的得力帮手。

他觉得释永信做的太过份,自己也算半个和尚,得教训释永信一下,让他早点悔悟,改邪归正,自己是在帮释永信。谁让咱们拜同一个佛祖呢。

雷大梦捋了一下思路,又掂量了措辞,很快的在WORD上敲出一篇文章,题目是《致释永信:歇即菩提》正文如下:据《河南日报》报道,日前,调查组在接受该报专访时表示:本着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原则,调查组围绕举报内容认真梳理线索,对涉及内容深入核实,查清了所涉及的相关问题。根据最新披露的调查内容,释永信被举报的八个问题,五个被归零,收释延鲁供养钱700万和一人两户口被坐实,私生子问题尚未结论。

如此一来,释永信基本逃厄,大众审丑狂欢后,将会寻找其他热点,嵩山又该放牧羊曲了。

纵观媒体热评,都是纠结于表象,忘记了释永信的身份是和尚,和尚的真谛是什么?和尚的本意是“师”,要有一定资格的堪为人师的才能够成为和尚。释永信自身尚且难保,何谈可为人师。

少林寺是禅宗,我们扬州高旻寺也是禅宗。已故德林法师设计的禅堂,能容五百人跑香,被称为中国第一禅堂。德林法师立下铁律,高旻寺一不卖门票,二不卖香火,三不做经忏佛事,一心参禅,求明心见性,见性即是佛。

德林法师仪容清癯洁净,与释永信油光满面形成鲜明对比。

禅宗是讲究用功的,释永信就算不是把功用在五子登科----车子、房子、女子、票子、私生子上,也要花费大量精力撇清自己把功用在五子登科----车子、房子、女子、票子、私生子上。这还是我们想象中的和尚吗?还是曹洞正宗吗?

用德林法师的话开示释永信:歇即菩提。

禅宗道场讲的是“行门”而不是“解门”。佛心清净,清净即是佛。“歇即菩提”不是我编的,也不是德林法师自创,它早就存在大乘经典里。大乘经典是和尚的宪法,释永信还是要敬畏大乘经典。和尚要参禅,如同工人要做工,老师要教书,农民要种田,军人要打仗,这是本职。释永信现在要“歇”,歇下妄想,歇下忘形,归于和尚本职。如果有红尘烦恼不能割断,不如辞职还俗。省的佛不愉快众生也不愉快。

若是释永信既不能辞职还俗,也不能安心参禅,还有最后一个法子,来自扬州高旻寺德林法师遗授:智慧是代表眼睛的,行慧是代表腿的,假设一个人单单有眼睛没了腿,他能走路吗?必须又要有眼睛,又要有腿,这个在佛教里有一句成语,叫做:目足兼备。目足兼备方能到清凉地,这个清凉地就是代表成佛的。

也许释永信还是不能开悟,毕竟少林寺是尚武的,郭大将军也曾和释永信闭门论道,但是郭大将军已成阶下囚,释永信若是一意孤行,以当今圣上反腐杀红了眼的做派,你要逃过一劫,难呀!

他这叫明打暗拉,骂释永信都没有往违法犯罪上扯,拉却是往人民群众中拉。这种春秋笔法,雷大梦掌握的炉火纯青,也不是刻意学的哪家大师,他信仰的教条是“人情练达即文章”,把人世间的事情咂摸透了,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胸罩看山峰,那叫老于世故,老于世故也有分寸,以不损人而利己为最高境界。

柔弱的月亮卷进了云里,夜幕真的合上了,天要下雨,电视台预报过了。雷大梦拉上窗帘,消失的月光似乎还冷在了一屋子空气里,雷大梦不冷,他酒入欢肠,经脉畅通,火气正旺。老婆在楼下陪孩子写作业,雷大梦犹豫着是不是该交公粮了,虽然老婆比外面女人胖且无趣,但是老婆带孩子功不可没,一个月也就温存几次,不能亏了她,该给她的要给她。家和万事兴嘛。

这时候桌上手机响了,雷大梦瞟了一眼,立即拿起来,来电显示:范华丽,锦都国际大酒店的仓库保管员,雷大梦的小学到初中同学,几大相好之一,以**最惹人疼闻名。雷大梦点了接听,电话里传来红腰带一样的女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