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0|回复: 2

拜访扬州作协主席杜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5 20: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8-5 20:23 编辑

  
      为了一件小事情,要找杜海主席。我没有他的电话,感谢印石先生提供,我和杜主席约好今天上午九点半在琼花观会面。
  前天我外甥女儿生养了,住在市人医,今天正好去探望,两件事一起办。早早出门,轿车停在市人医停车场,外甥女儿和宝宝都很好,妻子带了好多水果,坐在床边削皮。我抽空步行到琼花观,赴杜主席之约。
  时间是九点,今天天气晴朗,风淡云轻,气温很快升高,幸好我有预见,没有穿棉衣,只是一件真丝夹克,还是觉得有点热。
  琼花观是卖门票的,我和门口的阿姨打声招呼,说找杜主席,阿姨很客气,让我请进。
  琼花观当然是个好地方,在文昌路上鳞次栉比的高楼群里,有这么一块地方,古色古香,着实难得。仿佛隔着一道山门,城市的喧嚣马上屏蔽了,除了东墙外市一中的朗朗读书声,琼花观里幽静恬淡。
  走在这么美的地方,仿佛空气都是甜的。我绕过白石栏杆围绕的三清殿,殿后一个小门,进去别有洞天。院内无双亭屹立在假山上,在古代是可以俯瞰全城的,现在可以逡巡市一中教学楼和操场。一眼井,井栏刻字:玉钩洞天,井口很小,比一个胖人瘦一圈。琼花开放了,青叶子白花,八瓣,我没有研究过琼花是否有香味,今天没有闻到,但是空气中有一股细细的植物清新味道,琼花就算无香,也被烘托的馥郁了。
  琼花开得意味深长,还没有一种花和历史和人生和君王女人联系这么多。这服服帖帖的依偎在叶子上的琼花,这一树烟火一样的绽放,让我想到了隋炀帝,想到了萧皇后,想到了家天下,想到了亡国,五味杂呈,不能名状。
  杜主席的办公室在小院西角,门很小,两人宽,锁着。他还没到,我在院子里停停走走,仔细的端详,呼吸、倾听、分辨、寻味。
  当我再一次踱到杜主席办公室前,厨房阿姨告诉我,杜主席来了。
  我轻叩木门,里面传出洪亮的嗓音,请进!我推开对开门的左半边,里面是隔开的两间,北面小南面大,杜主席办公桌在南面屋子里。看到了杜主席,高大魁梧,背略驼。我掏出中华香烟敬他,杜主席摇摇手说,我不抽烟,这里是文保单位,也不能抽烟。
  杜主席招呼我坐下,他坐在办公桌后面,我讲了要找他帮忙的事。杜主席和我在这件事上观点不同,这里略过不表。此外我俩谈了很多。
  杜主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第一他是提拔后进不遗余力的长者;第二可以畅所欲言的良师。我们谈了文艺,我对文艺圈一些乱象颇有针砭,杜主席没有端架子,和我平等讨论。我们谈了世事,倒是很有共同语言,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地道扬州人,语言沟通没有障碍,性格也相投。
  临走杜主席赠我好多本书,两本扬州作家专著和一摞《文艺家》。杜主席说,他现在卸下了好多职务,只保留作协主席。杜主席今年六十三了,比我大近两转,论年龄论德操都是名副其实的前辈。
  杜主席很客气,一直把我送到小院门口,三清殿在我身后,杜主席在我面前,我和杜主席握手道别。三清殿高大的影子遮住了我,却没有遮住杜主席,他在艳阳下光辉夺目。
  走在出观的甬路上,我回头,杜主席在三清殿后,我看不到他,却分明看到他注视着我。杜主席像极了金农的《自画像》,姿态笃定、神情超然。
  记起了杜主席对我说,他十六岁就工作了,今年六十三了。我想得很深,以后的社会更加精英化和圈子化,像杜主席这样肯提拔后进的人不知还有没有,就算有也囿于时势不能放手施展。
  今天我仿佛访问了一个时代,杜主席代表的时代,“辛勤播种含泪收割”,我不知道这样的时代会不会继续,但是于私人感情而言,我会铭记杜主席,铭记他的教诲,不会忘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7: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琼花开得意味深长,还没有一种花和历史和人生和君王女人联系这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9 17: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可以,老杜看了应该笑得很爽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