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1|回复: 1

与兰觉斋兄同评太祖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7 17: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7-17 17:27 编辑

与兰觉斋兄同评太祖词

太祖词·踏莎行

雀影方歸,蟬聲乍碎,夕陽漫捲喧如市。淩霄灼灼立牆頭,爭看一路人和事。

酒但隨心,詩能做戲,幽懷自寫多真意。傾城燈火夜迷蒙,紅塵半入梅風醉。

一,雀影如何归?蝉鸣如何乍碎,早干什么了?夕阳漫卷喧如市,又从何而见雀影与蝉鸣。
二,凌霄几支?一支,无谓争看。数支,就是空看。
三,既已入夜,黑漆大麻乌。红尘也就是黑尘。如在灯火下,就是光尘。
太祖词病甚多。

改为:


雀倦方归,蝉鸣乍碎,夕阳淡去云如市。凌霄无语过墙头,空看一路人和事。

酒可浇心,诗能出戏,幽怀自古多新意。半城灯火半城蒙,光尘并入梅风醉。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病句呢?因为不知道一组句子中,必有主句,分句要么是主句的扩大,要么是主句的缩小。

书法如有轨道,诗词也有轨道。

笔法就是筷法,词法也是筷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5: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人解读不同,这个正常。老兄你的我感觉太过追求一个“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