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53|回复: 8

半月诗评(第七期)兰觉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7 16: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兰觉斋 于 2017-7-17 16:42 编辑

      太祖令吾作本期半月诗评,心惶恐之。诗词各见,本已纷纭,古来诸多诗话词话之作,亦多有相悖,况今人乎?所畏者,吾所感所论,或言及于浅,或导人以偏,或抱椟遗珠,或以旧害新,此缘非初衷,然终非幸事。
      诗词一道,诚无定律。阅之而能动其心,诵之而能略其美,品之而能戚其怀,如此,吾以为则成矣。然今人效古,必先学其形,再正其味,后方能渐得其神韵,其间妙处,非言语可道。今借零落秋声君《踏莎行》一阙引而论之,所言皆为一家私见,或有管孔之束,聊作交流之语,观者亦宜斟酌相看。
      雀影方歸,蟬聲乍碎,夕陽漫捲喧如市。以景开篇,古来普遍之法,为全篇基调之石,切不可信手取之。开篇所言之景,实则暗合心境,若与后句参差,则全词败矣。雀影方归,此为黄昏之境,蝉声乍碎,此为夏日之景,如此后句夕阳漫卷喧如市,则水到渠成,三句环环相扣。此应为实景,然古人填词,多有造景之句,亦无可厚非,窃以为能合乎常理、合乎心境即可,此为题外之论。回头再看第三句“夕阳漫卷喧如市”,此处可品之处,乃喧如市三字,此市非彼市,斜阳映下,林蝉之中,自有一番世界,乃知虫鸟如人,物我相通矣。
      淩霄灼灼立牆頭,爭看一路人和事。以凌霄作拟人之态,然凌霄何曾识人事,争看者乃为作者耳,借物抒怀,亦是常用手法,不觉中将自己置于高处,引出旁观人间的超然与洒脱,唯觉争字虽能赋物以灵动,然总觉静闹之间,此处还是宜取其静,窃以为可酌。
      酒但隨心,詩能做戲,幽懷自寫多真意。以酒入词,多以发豪放之情,或作浇愁之具,“酒但随心”,此处用法,细品甚奇,以酒来表达随心随性的期许,古来亦不多见,读来令人抚掌。以奇出之,必以奇合之,因此,后句诗能做戏,读来便不觉突兀,诗何曾能做戏,不过是人生如戏,以诗酒慰之罢了,此种情怀,自有真意,人生况味,欲辩忘言,知者自知,或不可说,一叹。
      傾城燈火夜迷蒙,紅塵半入梅風醉。从黄昏始,到入夜收之,一瞬中有半世人生,红尘半入梅风醉,这份情绪似有愁,又似无愁,然终究还是有所感慨,将言不言,欲语还休,正是人到中年的心境,夜色迷蒙,可藏我心,梅风一缕,可寄我怀,然偏是这种朦胧难辩,似有似无,偏又耐人寻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17: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7-17 17:26 编辑

一,雀影如何归?蝉鸣如何乍碎,早干什么了?夕阳漫卷喧如市,又从何而见雀影与蝉鸣。
二,凌霄几支?一支,无谓争看。数支,就是空看。
三,既已入夜,黑漆大麻乌。红尘也就是黑尘。如在灯火下,就是光尘。
太祖词病甚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17: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雀倦方归,蝉鸣乍碎,夕阳淡去云如市。凌霄无语过墙头,空看一路人和事。

酒可浇心,诗能出戏,幽怀自古多新意。半城灯火半城蒙,光尘并入梅风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17: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7-17 17:26 编辑

与兰觉斋兄同评太祖词

太祖词·踏莎行

雀影方歸,蟬聲乍碎,夕陽漫捲喧如市。淩霄灼灼立牆頭,爭看一路人和事。

酒但隨心,詩能做戲,幽懷自寫多真意。傾城燈火夜迷蒙,紅塵半入梅風醉。

一,雀影如何归?蝉鸣如何乍碎,早干什么了?夕阳漫卷喧如市,又从何而见雀影与蝉鸣。
二,凌霄几支?一支,无谓争看。数支,就是空看。
三,既已入夜,黑漆大麻乌。红尘也就是黑尘。如在灯火下,就是光尘。
太祖词病甚多。

改为:


雀倦方归,蝉鸣乍碎,夕阳淡去云如市。凌霄无语过墙头,空看一路人和事。

酒可浇心,诗能出戏,幽怀自古多新意。半城灯火半城蒙,光尘并入梅风醉。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病句呢?因为不知道一组句子中,必有主句,分句要么是主句的扩大,要么是主句的缩小。

书法如有轨道,诗词也有轨道。

笔法就是筷法,词法也是筷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19: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八卦掌付 于 2017-7-17 19:58 编辑

零落兄词好,兰评亦用心,赞一个踏莎行嘛,就要体现一个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8 17: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兰,你这是把握架到火上烤啊,这大热天,俺吃得消嘛。。。
顺便解释几句,这是写个过程,途中所见,席上说诗,晚归所感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8 22: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零落秋声 发表于 2017-7-18 17:53
小兰,你这是把握架到火上烤啊,这大热天,俺吃得消嘛。。。
顺便解释几句,这是写个过程,途中所见,席上 ...

原作好,兰评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5: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争看,我同意小兰观点,闲看似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0 12: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心朗读一遍。多谢零落兄诗作,多谢兰觉斋妙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