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扬州的夏天

查看: 339|回复: 0

扬州的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8 20: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扬州的夏天,与梅雨难舍难分。所以,这个城市,我挚爱的城市,夏天,与虚无的天空密不可分。
张爱玲把天空比作阴沟,绝妙,我不会这么比喻。她的比喻好似月亮,温柔而轻轻的月光似的词汇,洒满民国的记忆。我只是一个俗人,所以还是写我自己的感受。
开着太阳下雨,把扬州分为参商轩轾的两半,这是常事。
下雨和出太阳可以隔着一条河,隔着一趟街,隔着一栋楼,甚至可以隔着一个红绿灯。一边是暴雨如注,打疼了树木的手,落下痛苦的叶子。细草如丝的绿茵秧田一样大水弥漫。归林鸟和失去方向的蛙鸣互相争执,不动如山的楼宇死一样沉寂。一边是炙热的夏阳,烤得所有露天的事物都和红薯一样通红发亮。汗流浃背的不只是三轮车夫,还有打伞的女人和伸长舌头的狗。哭着找妈妈的孩子和笑着倚立公交车窗的学生,在这个炎热季节是熟烂的风景。
我在这个夏天,实施我的减肥大计。有人说我胖,我笑笑,有人说我瘦,我立马翻脸,糊弄谁呢?我是胖是瘦,自己有数!
减肥无非是管住嘴迈开腿。
嘴我是不能彻底管住,毕竟嘴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一下子对它禁食,我下不了手。其实我性格里有优柔寡断的部分。迈开腿,我绝对能做到,跑步,健身减肥,利己利人,利国利民谈不上。中国不少我一个胖子,也不多我一个瘦子。
在烈日炎炎下,白杨林里的彩色步道上,我在跑。扬州最美的景色----寥家沟中央公园,我在里面如游在水里的鱼,美景不断被我甩开,不断朝我涌来,美景却又和空气一样懂分寸,我呼,它离开,我吸,它立马拥抱我。其间还有青涩的草味和芬芳的花香融合的气息。我成了神仙。
是,也是一个胖神仙,有啥可美的!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微胖子。与扬州的夏天,还不般配。
跑累了,我到一处最爱的地方----寥家沟中央公园管理处----旁边的一大片白杨林里,那里白杨高耸入云,却又疏疏朗朗,阳光被树叶精确的遮挡,却又筛下最细的光线,投在长满绿草的地上。白杨林里有好多张黄油漆的木头长椅。没有规律的放置,朝南朝北朝东朝西都有,我最喜欢朝东的一张。并不是因为它上方有鸟窝,或者它阴影里有蚂蚁窝。因为它就在寥家沟边,我可以坐在上面,看浩浩荡荡的巨川,和对岸锦绣繁华的江都与杭集。
夏天在这条巨川里生逢其时。
风那么的大,在岸上摇晃旗杆,在水上,渔民顺势撒网,柔软的渔网,被风鼓起,成为硕大的伞形,力量之美,张扬无遗。
二十年前,这样炎热的季节和这样好的水,不投身入水,游上一遭,是对不起自己的。现在,我还没老,却没有了游泳的兴致。总是在报纸上读到野泳如何如何危险,但是我们的童年不都是这么度夏的吗。我的同学弟兄游了一年又一年,不是一个都没少吗?我怀念从前,低于生活的卑微,却有着强悍的生命力;我叹息现在,高于生活的装模做样,却是这么脆弱。人类对待自然,有没有对错。自然能包容人类多久?自然和人类势如水火的时候,生活还有意义吗?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刚刚跑完十公里,汗流浃背,我并没有马上洗澡,先喝了凉盐水,自然风慢慢冷却我的身体。夜色,夏天独有的夜色,在夕阳谢幕后漫上天地。夏天,扬州的夏天,我对于城市的清晰记忆暂时淡出。唯有热,深夜十二点之前,转喻扬州的夏天。
这样很好呀,扬州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