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8|回复: 0

药兄永遇乐点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7 15: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6-17 16:18 编辑

药兄永遇乐点评
图片来自网上
药兄《永遇乐》甫出,喝彩一片。又是推荐又是加亮。我们来欣赏一下:
荷叶翻风,榴花困眼,聊赖无计。彩蝶闲闲,新蛙阵阵,寂寞长亭椅。画眉窗晓,催梅雪发,四十梦中尤记。怕人知、多情都在,醉时水调声里。
层云卷絮,青藤摇影,一霎雨倾萍碎。野径花稀,小园尘歇,千古唯流水。旧欢新怨,老来收拾,夜静酒边心底。感君问、残醺醒了,宿愁醒未?
我次韵一首:
帘幕轻开,斜阳枫树,投影无计。细草留丝,榴花孕子,寂寞长亭椅。双鱼合璧,松飞只手,万里锦书谁记。过墙头、吴侬别院,画桥舟声同里。
蜂忙急急,沉香屯蜜,微雨打尘花碎。一抹清波,分明到海,其实盈盈水。而今何在,故人幽径,都在如弓鞋底。回头莫,回头泪下,艾家未未。
直截了当说吧,药兄还没有掌握诗词语篇的连贯手法。
隐喻和转喻不仅是人类基本的认知机制,而且是具有语篇组织功能的语篇策略。
药兄把词写成了赋,比如荷叶、榴花、彩蝶、新花不一而足,而词,是要有寄托的。寄托无非隐喻和转喻。
举例: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秦观《八六子》
转喻而形成彼此呼应的语词链条,从而构建语篇的连贯。危亭、芳草、柳树、青骢不是意象的拼叠,而是意义的整体:“亭子”常转喻送别,有离亭之说,骆宾王《送刘少府游越州》诗:离亭分鹤盖,别岸指龙川。“芳草”本词中比喻“恨”,在传统文化中可转喻“离别”,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中说:离离原上草,可见“恨”乃“离恨”,语本南唐李煜《清平乐》词: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柳树”和“青骢”也转喻“别离”,马作为古代重要的交通工具,常常用来指代旅程,以及旅程所衍生而出的客居、离别与相思,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说: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由此,“危亭—芳草—柳树—青骢”因为同样的文化转喻而形成一条意象的链条。
意象的自我回环和意象的链条两者结合会达成步步连环的连贯效果。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晏殊《踏莎行》
古典诗歌中隐喻与转喻互动的语篇回环结构有这样几种:对称型回环结构、非对称型回环结构、半封闭型回环。
古典诗歌中的隐喻与转喻一为明,一为暗;一个写景,一个写情;一个追求新奇,一个屡屡重复。隐喻和转喻在人与自然以及景与情之间相互叠合,景语与情语宛转相生,滚动发展,阅读的过程提供循环往复的美学体验。意象不是孤立存在的,一个意象不断与其他意象发生关联,一首词通常隐含数目可观的循环关系,实现不止一次的意义轮回,读者得以浸留于情与景的回环里,沉吟咀嚼,反复回味。
(部分论据摘自廖美珍、周晓萍论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