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爷爷

查看: 466|回复: 3

爷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6 16: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晨的时候听到窗外很多鸟声,思绪一下子被带到很远去。

小时候,每年暑假我都会被爸妈送回爷爷奶奶家。他们有个大院子,门外有小溪,走过小溪卧着一个大池塘,而我就是在那大池塘和小溪里分别差点三次被淹死,每次快死掉前幸运地被路人和小姨被捞起来。

暑期外头很热,午饭以后爷爷奶奶和我都会在家里睡午觉或者看电视,不过爷爷常出门去村口打牌。如果正缝赶场那天,就可以吃上从乡集市里带回来的西瓜了,镇在水缸里,冰镇效果媲美冰箱。

有时堂妹也会同时被他们爸妈送回老家,但更多时候,是我跟蓓蓓(其中一个堂妹)同时被送回去,她在我家寄住读书过几年的缘故。我们就可以趁着爷爷出去打牌,在家里换着穿他的军装,哪怕酷暑…我爱穿海军装,喜欢白色,蓓蓓喜欢陆军装,是深绿色的一套,还有一套忘了长什么样了,甚至有没有也记不得太清楚,如果没有,那小妹穿的是什么呢。总之,我们身着军装,把军帽放在八仙桌上,在一旁嗑着瓜子,家里的大狗也跟着一起吃瓜子。

有时因为各自父母不同的安排,我们暑期被送回去的时间不同。所以有时只有我一个人。等太阳快要落下去了,天气刚一微凉,爷爷就会去找大背篓和镰刀,我知道他又要去割鱼草了,就后面跟着,也去拿把镰刀,不说话,在旁边比划割草的动作。他会把我的镰刀拿过去对比一下,然后把更好地那一把镰刀给我。然后我们就出门了。

过小溪,再路过池塘边,往下都是农田。沿着田埂一路走过去,左转后下坡,很多鱼草。柔软的,青绿的,一把一把攥在手里,露出根部,迅速一刀割下来,都给草鱼吃的。有些鱼不吃草,是要喂饲料的吧。割草的时候特别开心,统统扔背篓里,然后爷爷背着它走后面。我留恋于割草不肯走的时候,还会一直被催着“够了够了阔以咯够它们吃咯”。有时候没有大片大片的鱼草,就需要路边找草鱼会吃的草。这个时候爷爷往往走在前面找合适的草,他用镰刀刮着草往前走,我从后面望过去,就像是两条腿和一把镰刀在前面为我开路一样。

我最喜欢的时刻是把背篓里的草抱着扔进池塘的瞬间,有一种都是你们的,赏你们的自豪感。但是草鱼不太多,所以每次需要的草也没有那么多。偶尔刚喂完鱼,跨进院儿大门,就听到奶奶问,“鱼喂好没?”爷爷呐喊回去,“没有喂!”我诧异地望向他,我们一起笑。

如果那天心情好,我们就去小溪边的石头桌那儿,来盘象棋。他教我下的象棋,刚开始,他让我一车一炮,后来让我一车或一炮,再到后来就不让我棋了。暑期结束后,我回学校,认真攻读象棋残局大法,终于之后赢了他一次。偶尔我和他玩五子棋,但他说五子棋不是棋。

在我记忆中,他从来没有抱过我,或者亲近过我。但总听我爸妈说,我一两岁的时候,特别爱吃村口小商店里的小饼干,爷爷就背着我一路走到村口去,买小饼干给我吃,再把我背回来。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每个初一早上,他会在厨房手工揉面做汤圆给我吃,有时是黑芝麻馅儿,有时是花生馅儿的,因为是手工,汤圆特别大,吃几个就饱了。

爷爷在我高一的时候死了。肺癌,长期抽叶子烟导致的。他和奶奶的卧室一直以前都是我和妹妹玩的地方,我们在床上玩过家家,但我们不愿意去他的枕头那,因为总有一股特别强烈又刺鼻的味道,虽然整间卧室其实都有味道,但是枕头上尤为严重,实在难以忍受。

他死以后,刚开始几年,每年会回去一到两次,无论如何,过年的时候都会回老家吃一顿晚饭。后来,年夜饭也不会回老家吃了。这两年,妈妈和奶奶关系缓和一点,才会邀请奶奶和爸爸那边亲人来家里吃年夜饭了。这是后话了。

爷爷一辈子都想要男孩,子辈只有我爸爸是男的,两个女孩。到了我这一辈,三个都是女孩子。他一直不太爱我,暑假我去他家的时候,爸爸只把我送到院子外面就会走了,而我还没进门,就听见他在院子里一边扒拉地上晒的玉米粒一边说,“哟,他们还晓得这个家哦。”他们指的是我爸妈,说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两个家因为我妈妈和奶奶关系闹得很僵。

他死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我在学校,爸妈没有及时告诉我,怕影响我考试。等我回到老家,是参加他的葬礼了。

听人说弥留之际他念我名字,告诉别人他有个孙女,在国重一中读书呢,哪怕那时他连我奶奶都认不得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像是从爸爸嘴里听到的。葬礼很冗长,有人在前面跳来跳去,我们会跪在院子里,一次又一次地拜倒在地,后来听说,我小堂妹告诉其他亲人,“姐姐一滴眼泪都没流呢。”也听说,爷爷说,他不想死。但是晚期了,医不好了,家里没钱,也延长不了他的时间了。

这都是听爸爸听妈妈听堂妹说的,我那阵子没怎么说话,回校的时候青春期特别矫情,给一个班上把我当妹妹看对我特别好的男孩子说我想吃大白兔奶糖,他跑了县城的好几个超市才买到。然后把爷爷去世的事情写进了周记了,第一句是那是一个格外难熬的冬天。

后来我只去看过他一次,再也没有去过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后,我去老姑(爷爷的姐姐)那里拜访,以前我爸被送到那读过高中,因为爷爷他姐家条件更好,膝下又无子,我爸便被送去那里读了几年书。他们对我爸有养育之恩。她拉着我的手,塞了我一千元,“你是这个大家族里啊,第一个大学生。”在我大学期间,她也过世了。

其实我妈妈家族总不喜欢我多谈爷爷,他们常常问我,你那个驼背爷爷怎么样了啊,是的了,他特别驼背。但在我心里,他永远都停留在了冬天里的一身黑大衣,酷酷的叼着烟斗走过来。他是那个我小时候不停想要讨好却怎么也讨不好的老人,是那个临死前表达为我自豪的爷爷。

你看啊,日子越来越好了呢,都是我自己创造的呢,他会为我自豪的,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1: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有个在乡下长大的童年,也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1: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刷了一圈,发现就认识你还有蔺君两个

这里还被人刷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4 11: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候在奶奶(外婆)家几年,也特别喜欢去她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