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所思一束

查看: 348|回复: 0

所思一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4 14: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6-14 14:26 编辑


每天早起,在廖家沟堤顶公路上跑步,蓝色的跑道,向南到廖家沟大桥为止,向北一直到万福闸。广陵新城在西,泛滥了一夜的路灯退出白昼,而人群还没有从各座楼宇里冲出来,街上空荡荡的。
相比新城的高楼大厦,廖家沟是寒酸的。几条黑色的渔舟飘在水上,柴油机刚刚熄火,空气中还有柴油味的尾声。那些起早的渔夫,早已肩了鱼收到菜场里粜卖了。远远的淡淡的广陵大桥和万福大桥,似乎追着无形的毛笔展开,飞白一样的桥堍,长着刺破苍天的高大白杨。
我在堤顶公路跑跑歇歇,运动满四十分钟,才可以消耗尽身体里的糖分,而开始燃烧脂肪。为了消掉我讨厌的啤酒肚,为了可以筋骨抖擞的形象,我拼了。
其实才过四十,我竟然关注养生了,不再喝酒不再抽烟,每天除了写字,就是跑步。吃素淡的菜,喝小米粥,开车穿过喧嚣的城市,以怜悯的眼光,注视每一位把自己演活的人。
韩国平的涵碧园,正在建北门,巍峨的门楼,朱红的立柱,歇山顶小灰瓦,气派不输城里的园林。涵碧园里种满奇花异草,尤其以香樟为多,那种独特的植物芳香,从院墙里飘出来,却让涵碧园背面广袤的田野悲凉不已。
听过的最好听的歌,是街头艺人在扬州市人民医院门口唱“北国之春”,医院里有人离去,有人诞生,握着麦克风把这些消息浓缩成一首歌,路过的学生工人主妇各有所得,偶尔也有人低着头投一枚硬币在搪瓷缸里,那丁宁的一声,竟然比掌声更催人泪下。
我并没有怎么了,我只是因为阅历增加,渐渐的学会从身外万物寻找自己的象征。深深爱上了这个世界,爱刚刚倒过的垃圾桶,爱重新长满叶子的白杨树,爱水上的白鸥和水底的鱼,爱诗人所说的冰凉的火焰,爱母亲收割油菜的背影。
最近的喜悦是,朋友找回了丢失的小狗,而我在读江国香织的小说,这种清酒搭鱼的喜悦,和庭前将要告别的蔷薇一起,让我更加珍惜晨跑的闲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