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2|回复: 2

药兄五言诗要写出复杂句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4 08: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6-4 08:19 编辑

  药兄五言诗要写出复杂句式

  药兄的一首旧作重写:
  絮尽芳菲歇,烟收草木深。蒲香襟上淡,蛙鼓影中沉。
  野径清风蝶,流波夕照心。浮云天地外,何处不登临。
  写得中规中矩,但是读来无味(我是对比古代大诗人这样说的)。
  我试步韵一首:
  絮尽幽思起,烟收嘉岁深。蒲香人益淡,蛙噪步更沉。
  野径迷蝴蝶,流波照腹心。浮云知我意,早晚共登临。
  无论是通用语言还是诗歌,汉语造句遵从两个矛盾而互补的原则:时空-逻辑原则与类推-联想原则。汉语中有一种西方语言中没有、被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称为题评句(topic+commentsentence,即题语+评语句)的非主谓句型。赵先生举出了三个例子说明题评句的特征:“这事早发表了”;“这瓜吃着很甜”;“人家是丰年”。在这类句子中,形式主语不是一个主动的施事者,而是“被动”地受观察评论的一件东西、一个场景,或者一个事件,故称为“题语”。题语之后的形式谓语既不是题语自身的“行为或状态”,而是指说话人对“题语”所作的评述,故称为“评语”。
  题与评之间没有谓语来连接,这正表明两者之间往往在时空上互不相连,而且也没有因果的关系。说话人或撰写人在深刻地体察事物之际,通过联想将互不相干的题语与评语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这种体察方式与时间-逻辑轴线上展开的动作或认知过程是很不同的。题评结构倾向于在读者或听者的脑海中再现作者的所思所感。正是因为题评的句型拥有这种突出的感发人心的力量,《诗经》以来诗人都爱用其抒情达意。
  四言诗的节奏为2+2,故题语和评语都只有两个字。两个字难以构成意思完整的主谓句,因而四言诗中题评句题语是单个名词或动词,而评语则是尚未概念化的、借音传情的连绵词,如以下《诗经》的例句所示:
  关关雎鸠、参差荇菜(《周南·关雎》);萧萧马鸣(《小雅·车攻》);杲杲出日(《卫风·伯兮》);鸣蜩嘒嘒(《小雅·小弁》);鸡鸣喈喈(《郑风·风雨》);北流活活(《卫风·硕人》)
  《楚辞·九歌》的节奏为3兮+2,故其上三可组成完整主谓或题评结构,多是作为句子核心部分的题语,而其下二只能是孤立的名词、副词、连绵词等,起着补充说明题语的作用,如《东皇太一》首段所示: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五言诗的节奏是2+3,与《楚辞·九歌》中三言和二言“头重尾轻”的组合恰恰相反。五言“头轻尾重”的形式相对较难安排题评句,所以五言中的秀句绝大部分是通过倒装、省略等手法而做到意义虚实相生的主谓句,只有像杜甫这样的巨擘才能写出《江汉》那种千古传诵的题评句:
  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
  以老杜的标准要求药兄,药兄任重而道远呀。(文中部分论据引自蔡宗齐先生文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4 09: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来插话,更喜欢药师的颔联,蒲香襟上淡,蛙鼓影中沉,,有味
如果可以这样的话,第一句功兄,第二句药师,第三四句药师,第五六句空缺,硬要选,那就还是药师,什么叫腹心,腹黑心吗,怪怪得,最后两句当选药师,洒脱,
就这样,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10: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侬本多情 发表于 2017-6-4 09:31
也来插话,更喜欢药师的颔联,蒲香襟上淡,蛙鼓影中沉,,有味
如果可以这样的话,第一句功兄,第二句药师 ...

就依侬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