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日出

查看: 254|回复: 0

日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6 2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球一刻不停旋转,并且绕着太阳公转,所以才有白昼与黑夜。你让我给你讲日出,我犹豫很久,其实最有资格给你讲日出的是你爸爸。每天天不亮,他就到江边收网,比较诗意的说法是“他拎起来一串网,鱼和光互相反射,太阳折损了光斑,江上风凉嗖嗖”。你非要我给你讲日出,我知道你在考我,因为姚鼐写了泰山日出,徐志摩写了印度洋日出,江上日出,刘白羽写过;你在丈量我和他们的距离。我和他们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我会尽量缩短和他们的距离,为了你,也为了我,为了我们!
那天,我起了大早,天气晴朗,早寒,仲春的黎明凉风袭人,我在短袖T恤外加了一件夹克。坐在江堤上,四顾茫茫,茅草漫过我的鞋子,露水渗到鞋里,空气很湿,我吐尽浊气,一身清爽,迎接日出。
江东先亮了,但还看不到日出。月亮像雪上的脚印白白的挂在中天。那金星仿佛是一枚金币赝品,金黄褪去,慢慢漏出内白。海上日出,太阳是从海水里升起;泰山日出,太阳是从山岚里升起;江上日出,太阳是从云里挣出,像破壳的灶蛋。
天上云很多,和江水映照呼应,让人疑惑天是倒扣的江,江是翻过来的天。云层层叠叠,找不到边际。那个阵势,仿佛有个中心,然后裂变,细胞一样,一生二二生三,层层生发,无休无止。太阳朗照的时候,天上云会隐没,是消失了,还是黯淡了,暂且存疑吧。
这一天厚云,是日出的铺垫。如同宫女的羽扇,遮挡着沐浴的杨妃;又如同舞台的重帷,隐藏了幕后的灯光。总而言之,没有云就没有日出,江上的朝阳是从云里出来的。田桥渡口,两间红砖房子,渡船漂在对岸。以红砖房子为起点,江南江北截取120度夹角,形成我的视域。我尝试闭上一只眼,如单反相机竖拍,纵深感突显,坚持不了一会,我还是恢复双眼模式,如同单反相机横拍。
在我睁眼闭眼开小差的一瞬,日出的苗头出现。视线尽头的江上,天空变了颜色。以黄为主色调,间杂着扣人心弦的青色和紫色。一点一点的,云层掀开一条缝,光线漏出,黄色变成金色,青色和紫色消退。太阳就在云后。云缝张开到一掌宽,停下,两边伸展,更像蚌壳张开。我凝视着光源中心,知道太阳就在那焦点。
云缝伸展到两臂张开的距离,停下,似乎在酝酿。四周非常安静,万物惊恐的等待着太阳盛大出场。
蚌壳的开缝越来越亮,金黄色变成红色,铁水一样滚烫。一束光线和蚌壳斜交,洒脱的射出。我忽然怀疑太阳也有棱角,如同钻石,否则怎么会有这璀璨的折射?须臾,我嘲笑自己,哪是太阳有棱角,分明是云层的折射嘛。
更多的与蚌壳斜交光线漏出,慢慢形成一个圆柱,倒影在江水中。那一段江水,艳丽无比,既柔软又坚硬,金光闪闪,令人目眩。
经历了低潮,做足了前戏,太阳在天地交媾的高潮中呼啸而出。一眨眼的功夫,太阳从那蚌壳里挣脱,浑圆的悬在东天,七彩的云给太阳戴上日冕。太阳光线高亮,无法正视。江水被太阳的热情激荡,金色的波浪前赴后继。江南江北,这幅油画,在阳光逐散水雾后,愈来愈清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