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5|回复: 1

试评太祖药兄两首五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2 20: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7-5-22 22:22 编辑



试评太祖药兄两首五律
太祖《玉凤台》
云怀欣所寄,积土筑芳丘。弄玉人何在,吹箫梦欲留。
青桐栖凤小,碧水动芦幽。且趁南风好,閒花舞不休。
我步韵:
路入林千畹,转登高阜丘。人闲花正落,风暗影长留。
盖世无天大,动情知己幽。凤凰不化石,百鸟肯甘休?
药兄《初夏扬子津古渡公园闲坐》
絮过芳菲尽,烟收草木深。斜阳波上碎,石径影中沉。
明月清风笛,蕉窗夜雨心。浮云天地外,何处不登临。
我步韵:
四月芳菲尽,公园草木深。无人花自落,一苇渡将沉。
杨柳接波影,白云动镜心。尘缘殊未已,朴朴又登临。
第一:恕我才疏学浅,未能读出二位想要表达的主题。
第二,太祖诗,病在用七言句法写五言。七言句法可借助虚词的作用产生极为纵横变化的顿挫效果,从而显得更为灵动。如老杜的“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云愁”,本质上是因为将原来二二三的节奏通过内容上的联系带偏至四三的节奏,从而使得情感也相应变得急促了起来。五言句法相对更稳健一点,因为可供虚词发挥的余地更少,五律为了意思的表达完全,运用虚词的比例会相对较少,不然整首诗就会显得很虚,没有内容,但同时也需要一定的虚词实现内容上的流动性。更重要的是,五律的一句话更像一个整体,而七律的一句话却可以自成复杂的内部结构(也就是所谓的一句之中便含顿挫之意)。看似技巧性不如七律强,但是由于字数受限,为了圆满地表达出意思,实际上对实词的选取需要更为慎重。有时候给虚词留下的空间很少,就需要通过实词或者是相应意象的寓意形成的内部矛盾而实现转折,例如“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先写出了老将的气势镇三边,再折转写出了他的孤寂,唯有与剑为伴,实际上是通过实词而形成的转折,这里的“独”只是一个修饰的作用。真所谓大巧似拙。
五律难在当句顿挫,而不用虚字,太祖诗中“所,何,欲,且,不”都是虚字,所以整首诗显得空洞。
第三,药兄诗,病在狼跋。狼跋,出自《诗·豳风·狼跋》,原句“狼跋其胡,载疐其尾”,意思我就不解释了。因为平山清韵网注册会员学历很高,大概有三分之二在个人简介中写的是“博士”。本科根本就不好意思告诉别人。
狼跋的地方:明月与夜雨,絮与烟。浮云天地外,天地外不知是何处?药兄诗病的根本原因是诗没有写“人”,兴之所托信马由缰,终于马群散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17: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谢谢老兄解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