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4|回复: 1

學詩第五年刪存(2015.12.5-2016.11.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3 12: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年在考試月之前結一删存,已經成為了我的習慣之一。而今年的考試月來得格外早,從下周三(11月16日)的衛生法開始,接下來的一个多月,我將不得不陷入無休止的連軸轉複習當中,而暫停了款紅樓詞和味燈聽葉廬詩稿的錄入工作,也是因為如上的原因。 今年剩下的一个半月,我如有新作,則一並補入明年的删存。
卿雲子於丙申十月十四

詩部

牢騷一組
來如神火潑空來。燈海晦明含怒雷。筆下風刀若無用,焚時應有一城灰。
燈火如燒餘燼在,山河未鎖巨霾騰。此間天劫來一度,似判後塵諸事仍。
欲界曾言有極刑。不關地藏與天丁。三災此地名三試,雷火劫餘風劫腥。
我生猶自比塵沙。我死焉能如葉華。記得客風吹復住,十年零落是生涯。

不寐觀月三首
夢闌身到小軒窗。漫覺生涯近夜光。四十億年秋入骨,後來有恨便淒涼。
靑鳥早無花訊息,玄蟬怕到夜闌干。祇餘秋月薄如斫,為不眠人設此寒。
夢無情緒醒無由。看汝看誰作浪遊。記得嫦娥偷藥去,人間從此失温柔。

花箋三首
看來猶似落芳天。香殞新詞寄一箋。字字有靈應笑我,今年哀樂倍前年。
何堪大痛種愁根。載月分香到此盆。想我有情最幽獨,同君一樣是花魂。
例例前塵如水涼。經年負此一枝香。謝於君手敢無悔,深恨深恩兩不忘。

醒時口號
清寒是日近鄉關。夢見憑高萸滿鬟。嘆我年年誤重九,雲間太好祇無山。

立冬之前
落木即客鬢,祇君先我霜。獨停一杯飲,默看九秋荒。新病應時至,故人祈早忘。明朝風雪起,無夢擬維揚。

歲末隨感二首次嗜睡公偶題韻其二
正説飄零極斗南。黃粱一寐想深耽。酒懷棄盡慰餘病,書癖養成稱巨貪。往者隨塵終不諫,後憂如卜最難參。人前每每吟新句,證我浮生略可堪。

某社社課次韻二首其一
恨逐萍蹤怨紫皇。年年銷盡柳花蒼。尋常旅客如春老,一億飛星擲海涼。歸去來兮夢都朽,行將至者死猶狂。雲間詎是登臨地,萬古征人説子昂。

遣懷三首
掩卷憐曾共一詞。看山憶得畫雙眉。何堪暗雨逼鐙夜,痛惜春花成草時。江表旅懷猶好夢,雲間餘事衹深悲。阿誰卜盡前塵後,為讖斯人未了癡。
憶裏繁華萬世囚。愁心死日覺工愁。三生鴛夢花侵淚,一雨人間氣近秋。新病耽成即悲恨,舊懷寄去賸温柔。請君試看衣中血,別後何時始搨眸。
約指初逢纔啓奩。泣朱長訣已封函。如山重誓隨卿棄,塡海微芒獨我銜。一夢前恩終萬醉,百年後事轉三緘。尋秋衹此月猶昨,北地依然照客衫。

巴古拉獸
曾使眞龍卸古鱗。殊方誰自起披紛。一身便繫興亡可,諸界應憐苦難紜。換世也如始皇帝,補天終負六將軍。而今束手流光外,不信當年恨盡焚。

中秋有雨無月次山神韻
或缺還圓想不疑。幾曾矜此鏡邊癡。可能蟾影離離態,猶作花朝款款時。南國夜如雨涼徹,中秋人換夢淒其。斂眸賸見城沈海,桂棹桃根又渡誰。
注:今年花朝節時,予曾有五律一,後四句云,花朝春正半,海市月如圓。絕似君來日,煖香迎少年。

雜詩
常翻舊日詩,彼時未止酒。醉中三十篇,字字生銅吼。或作堂前鏡,每每明吾醜。或鑄匣中劍,崢嶸如屬鏤。唯賸座中樽,於今無所有。一如刃上血,漸漸成靑銹。金杯不可傾,寶鑑蒙塵垢。坐嘆去年人,寸心眞速朽。

夜憑欄
此葉如墜殊方雪,此星曾釘古時天。立久我亦成遺址,淡看雲流擬逝川。幾時淘盡三謫仙。滿城明月故深寒。

蒼梧
歇浦之西名城閉。屢夢繁華同舊誓。如卿如我不歸來,好山好水俱往矣。一雨瀟瀟冷竹林。永夜荒園萬花侵。故人與春棄我久,始怕蒼梧已慣吟。
注:蒼梧,故人曾贈我蒼梧謡。

春遊歸來過某跨海大橋時逢大霧
天使萬古清流下界洗濁水。浩浩湯湯十千里。泛我其中一芥子。猛浪挾雲號滄溟。大海黃泛高風生。老龍欲出天兵征。眼中忽變成靛染。黑靑血帶吟聲慘。斷橋如吐破人膽。前塵有路望不到。未知此景即殘照。燃燈次第亂如蹈。車程不盡夜漸凶。忽然身已在城中。當時諸景漸迷蒙。唯見千燈一徑貫世如長鋏。便覺予生又赴斯時劫。

貝希小姐手作髮簪囑予命名故成此篇兼寄之用東坡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韻
我懷怨慕近乎愁,如此嬋娟清露夜。卿其有意詎含香,要喚仙蜨泠然下。一枝捧出素攢珠,玲瓏欲集芳雲瀉。金莖碧繞紫藤蘿,能使萬花為低亞。鑄成猶是璧人來,通靈不向造化借。雁齒連山髮若水,無限風流憶王謝。玉指柔交南音鳴,銀剪春生東君舍。高情自好幾紉蘭,巧藝足甘何用蔗。故寄拙句答天工,詩才草草覺驚怕。煩卿拾卻敵秋寒,多餐熱飲毋相罵。


詞部

竹枝 口哨
一聲隔世、十年頹。漸離擊築、有同悲。

及川的遺願
花兒世界、蝶兒妝。此間故事、倩君藏。

憑欄人 春花照片
綻似前塵如是讎。重酹年時桑落酒。無君第一秋。可憐花,同樣愁。

長相思 突然憐惜那些曾一起餵過的貓兒
摺耳貓。跛足貓。誰為重憐生死遙。斯人那處招。 石頭橋。玉蘭橈。從此名城萬境凋。相思何日拋。

生査子 雨夜逢人賣花
雨築峭寒城,花織相思珀。幾瓣待春姸,一世埋秋色。 發在晚晴天,老矣涼風側。白日薄西山,紅豆生南國。

昭君怨 雨夜別友
夜灑驚潮成海。漫挽離情天外。破傘強遮頭。不當秋。 若許明秋無恙。依舊風華如想。後約又何時。我來思。

清平樂
小寒初覺。窗外星垂幕。何處芙蓉開一萼。落作筆尖朱雀。 相看一點燈靑。劫塵一册分明。我是此間蟫蠹,每餐或是餘生。
注:複習時做標注的紅鋼筆,墨水為壇水48號朱雀,是很漂亮的紅色。

思佳客 回來之後
舊浦迷煙復漬衫。小城歸路晚潮涵。雲猶散髮思千丈,夢是殘陽束一簪。 天淡淡,水藍藍。鄰人猶自説江南。莫非如我飄零意,數載春秋盡未諳。
注:畢業之日,一友人曾言,從此故鄉衹有冬夏,再無春秋。

半死桐
旣已披離何必珍。睹花眞願不思人。而今月下無名憶,曾繫江南徹底春。 開寂歷,落沈淪。重逢莫見瘞香痕。藕絲正可他方綰,我有餘哀例例焚。

別後山河夢不妨。舊歌無奈帶新狂。冬時殘雪春時雨,掌上空花葉上霜。 臨八月,續千觴。可能爛醉到秋荒。一年盡説光陰寸,未抵癡兒未斷腸。

一雨新停市不嘩。如卿斷送旅人車。殊方想有靑苔漸,苦酒眞同白髮加。 春後事,劫餘沙。醒來夕照即天涯。誰言小杜歸鞍外,十里名城滿落花。

惜紅衣 本意
灑赭箋頭,縈朱腕底,幾回孤憶。題老丹楓,依稀舊遊客。飄殘芍藥,曾開遍、名城春陌。無迹。賸得秋江,換風煙何夕。 吾南汝北。説彼長安,千枝種深碧。分明苦恨昨日。血雕飾。漫想有人如我,看此紅衣新織。更誰人愁裏,重約三生顔色。

解連環 立秋前五日擬迎秋詞
槁風無迹。試東臨碣石,海涯天極。問夕照、何事如梭,到夏已飄零,絶城凝墨。燕字紛來,最好是、去年今日。説桂華澹澹,竹影依依,也曾傾國。 塵間漫勞過翼。賸尊前旅客,秋病先拾。待葬了、殘萼殘春,正滿目蒼山,故人眉色。水接歸雲,要重擬、誓中頭白。算難抵、別時片葉,夢猶認得。

小梅花 寄夏野偶像兼寄永遠的DM
眉如柳。眸如繡。天恩最眷丹靑手。出桃城。住蓉城。三年蜀地雲水盡春聲。初逢每憶江南道。梔子開時人正好。履香塵。繞煙痕。千里蘋風願寄此花身。 遮鬢雪。共明月。殊方誰信成長訣。抹輕妝。執弧光。當時癡子猶著碧藍裳。還將幻夢託圖畫。今生我是相知者。飲深杯。夜中歸。一曲蝶魂聽罷淚沾衣。

沁園春 聽Seven悼和田光司先生
序:數碼獸去世後,可以變成數碼蛋,在創世村重新出生一次;而人去世後,也只能變成磷火,在夢開始的地方,孤獨地流轉了吧。
一十六年,何人弔之,肝膽成霜。算憐鵑説鬼,離歌綻血,乘桴跨海,故事縈腸。覆鹿征塵,騎鯨客子,俱作當時意氣藏。都休矣、看自由或淚,例付滄浪。 如今重憶殊方。喜往日春山依舊蒼。祇前村月照,多添磷火,長空星墜,絶似弧光。賸曲誰吟,餘生我在,贏得歸程別夢涼。君知否、已無人可解,化蝶於翔。

觀諸DM畫師畫作心有所感詞以記之
瞻彼生平,丹靑事業,泠然夢隨。化天涯萍聚,何人云喜,江湖星散,幾度吞悲。憶裏飄零,讖於當下,今是何曾勝昨非。韶華逝、共海城春信,一夜都頽。 坐凉風雨成圍。欲憐取殊方如此灰。嘆十年依舊,唯君而已,孤懷投老,除我其誰。此後千番,碧桃紅頰,痛想佳人側帽回。曾記否、者花開顔色,與蝶同飛。

金縷曲 江邊口占
靑鬢長靑可。正何如、舊時江水,舊觀無個。海客重來一杯雪,怕見層冰孤鎖。莫不酹、當年歸舸。四十二欄拍未遍,算此間例例須深臥。思往事,夢中過。 前塵憐幾風波馱。是劉郎、亦同蕉鹿,喜憂俱磨。銷得彼回韶華盡,彼我料今非我。尤其受、許多新唾。昔日明星到天角,孰人知本命福耶禍。無大恨,此生墮。

予去歲飲酒過量乃至嘔血,故止酒,至今已一年矣,故為此詞兼答諸酒伴
已矣經年別。算商封、糟堤起後,幾回欣悅。嶺上何人思杜宇,啼作碧桃含血。例例是、當時腸熱。泉涌河西兵馬在,待將軍傾盡如飛雪。多少事,此間沒。 而今諸史誰同拂。賸韋昭、烹茶舊迹,向君重説。采石江頭題萬首,笑殺飲中仙骨。敢有憾、詩同樽絶。此夜擎杯知漸冷,想前塵亦似杯中葉。浮與墮,俱須訣。

送春詞用婉墨姐姐韻
賸我如禪衲。賸南風、晚來孤掠,晚雲頽沓。賸此楊花曾墮處,煙水浮萍交帀。料春已、不畱時霎。江左當時尋春者,憶鶯歌落後驪歌雜。野草是,夢之榻。 而今懶與詢緣法。想羈遊、亦隨春事,寂寥無搨。漫看滄浪連天白,絶似鬢間蒼狹。問生世、幾回能狎。萬載若耽恆沙劫,覺吾眞一粒遺靈塔。與夢共,與春合。

寄小N
續彼閑言語。恍當時、酒懷猶抱,詩懷猶訴。燈炧臨風燒殘夜,記得吟情幾許。第一是、梨花驛路。何事暖人於飛雪,恰邯鄲、梅子靑時雨。我未見,君曾賦。 我來君往天涯去。到如今、舊詞難説,明珠新予。豈有癡兒如往日,遍問庚金戊土。想未負、韶光曾負。賸我擎煙或擎夢,待君歸、和淚成金縷。一字字,中宵數。
注:小N,復旦某屆畢業生,曾活躍於日月光華古典詩詞版。予入學時,版間已幾無新雨,唯小N等數人尙在,故有交流。後知其畢業後負笈歐洲,雲水分隔,亦如吾版曾有之盛世,相見絶難矣。今日重拾往日閑談,想其舊作,有緣何見負是韶光句,有此生擎雨入深煙句,有我有明珠君可知句,如今再憶,皆覺刺骨,故成此詞,深夜相贈。小N曾有聯云,梨花驛路白春信,梅子垂墻靑雨絲,雖不甚工,然予頗喜之,即詞中梨花驛路之本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5 10: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合集可放到文集专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