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诗神李商隐

查看: 522|回复: 0

诗神李商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1 11: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神李商隐

作者:云平

李义山《明神》诗云:“莫为无人欺一物,他时须虑石能言。”故有后来朱鹤龄“于乙卯之变,则衔冤晋石”;钱牧斋“托言晋石”之评。

有吟友询问“托言晋石”是何典故?
余以为即义山诗中之“石能言”,指石发声。古人附会为神凭石而言。《左传·昭公八年》:“石言於晋魏榆。晋侯问於师旷曰:‘石何故言?’对曰:‘石不能言,或冯焉……今宫室崇侈,民力彫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石言,不亦宜乎?’”杨伯峻注:“谓有物凭依之而言也。
由此亦可理解义山对于神话题材的偏爱。如:《重过圣女祠》《碧山》《瑶池》《嫦娥》《霜月》《谒山》等。

纵观唐代诗人,“装神弄鬼”乃至作品中充斥着神话色彩的,除了李贺,就是李商隐了。
从义山作品中寻绎神话故事,少了几分李长吉的怪诞,多了几分玉谿生的幽眇,让人如醉如痴,如梦如醒。
称其为“诗神”,还在于包括想象力在内的思力与融炼之功。今就前人“衔冤晋石”“托言晋石”之评略窥“诗神”奥妙。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按:上来就是素女鼓瑟的传说;三、四分用庄周梦蝶、杜宇(望帝)魂化子规(杜鹃)的故事;颈联先将“沧海遗珠”典与“鲛人泣珠”的神话传说打成一片,再以戴叔伦之“诗家美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的妙比接笔。五个句子,传说,故事,奇闻,要啥有啥,神话色彩淋漓满纸,锤炼融化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重过圣女祠
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
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按:圣女,也即女神。既然是仙家事,种种落想天外也是自然而然。萼绿华、杜兰香皆仙女也;通仙籍好比绿卡,紫芝乃仙草,连带的神话故事,按下不表。“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真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然好景不长,因何上清沦谪?何事得归迟?以至于“白石岩扉碧藓滋”“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所谓神乎其神,莫过于此。

哭刘蕡 
上帝深宫闭九阍,巫咸不下问衔冤。
广陵别后春涛隔,湓浦书来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风义兼师友,不敢同君哭寝门。

按:这是一首感人至深的悼亡诗。落笔“上帝”“巫咸”便附着神话。上帝,天帝,类似宙斯;巫咸,古神巫也(东汉王逸注)。这两个神人都是宋玉《招魂》中的角色,所以前后连贯,而《招魂》本身就是一篇带有浓厚神话色彩的楚辞,乃宋玉为招屈子冤魂所作。《招魂》开篇写到:“帝告巫阳曰:‘有人在下,我欲辅之。’”而此诗呢?乃是“上帝深宫闭九阍,巫咸不下问衔冤”,两下对比,今不如昔!
“平生风义兼师友,不敢同君哭寝门”,刘蕡其人在义山心目中之地位,一如义山在崔珏心中;郑虔在杜甫心中。即将义山《赠刘司户(蕡)》、崔珏《哭李商隐》、杜甫《送郑十八虔贬台州司户》三诗并录于下:

赠刘司户(蕡)
江风吹浪动云根,重碇危樯白日昏。已断燕鸿初起势,更惊骚客后归魂。
汉廷急诏谁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万里相逢欢复泣,凤巢西隔九重门。

哭李商隐  其二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鸟啼花落人何在,竹死桐枯凤不来。
良马足因无主踠,旧交心为绝弦哀。九泉莫叹三光隔,又送文星入夜台。

送郑十八虔贬台州司户
郑公樗散鬓成丝,酒后常称老画师。万里伤心严谴日,百年垂死中兴时。
苍惶已就长途往,邂逅无端出饯迟。便与先生应永诀,九重泉路尽交期。

隋宫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筹笔驿
猿鸟犹疑畏简书,风云常为护储胥。
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
管乐有才终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
他年锦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馀。

按:《隋宫》《筹笔驿》两首吊古诗,有相似处。都以历史更迭的纵深感渲染一种宿命色彩。《隋宫》说隋炀帝杨广,先说夺其江山的唐高祖李渊(日角)。旧时相术家认为额骨中央部分隆起,形状如日乃帝王之相,称为“日角”;后说被杨广夺了江山的陈后主陈叔宝,以及他的爱曲《玉树后庭花》。《筹笔驿》说诸葛孔明,先拿春秋战国的管仲和乐毅作比,再来个自己的超级模仿秀,一时之间关公秦琼,济济一堂。杨广、孔明都是缔造过神话的人物,也被义山神话般的笔墨延续着神话。

无题二首 其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綵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无题四首 其一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无题四首 其二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齧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乾。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无题二首 其二 
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按:“无题”几首就一起说吧,找找“神”在哪儿。且看“身无綵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又“金蟾齧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又“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又“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等等,或神话隐现或扑朔迷离。象征手法加意识流,使义山的无题诗显得神叨叨的。

碧城三首 其一
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
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
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
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

按:这首比《重过圣女祠》更名正言顺地“造神”。碧城,即仙人住处。白鹤传书,青鸾栖树,景物虽高大上,然那些事儿其实与人间并无二致。“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兼用“汉使乘槎”“巫山云雨”两个故事;出句写拂晓,可参看义山《嫦娥》之“长河渐落晓星沉”。朝朝暮暮天象气象尽在眼皮底下。晓珠指“日”,水晶盘指“月”,日月交替,阴阳互动乃生情爱,此中或喜或悲,纵仙人亦难置可否。

马嵬二首 其二
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闻虎旅传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
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按:前面讲到《隋宫》《筹笔驿》两首吊古诗充斥着一种宿命色彩,而首《马嵬》又何尝不是?“他生未卜此生休”真有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意味。三联“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真可谓变幻不测,举重若轻。自牵牛加入,虎、鸡、马、牛,好不热闹。与动物亲近一向是李长吉的专属,何时被义山学去了?结句“不及卢家有莫愁”几让玄宗自刎,其实又何必卢家莫愁,连牛郎织女尚不及。

重有感
玉帐牙旗得上游,安危须共主君忧。
窦融表已来关右,陶侃军宜次石头。
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
昼号夜哭兼幽显,早晚星关雪涕收。

按:龙无尺水,无以升天。蛟龙失水,比喻英雄失去凭借。神话意象。

楚宫 
湘波如泪色漻缪,楚厉迷魂逐恨遥。
枫树夜猿愁自断,女萝山鬼语相邀。
空归腐败犹难复,更困腥臊岂易招。
但使故乡三户在,綵丝谁惜惧长蛟。

按:山鬼。山神,山精,又泛指山中鬼魅。神话意象。

安定城楼
迢遰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
贾生年少虚垂泪,王粲春来更远游。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鸳雏竟未休。

按:腐鼠,鸳雏。典出《庄子·秋水》:“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虽是故事,但故事中两种鸟却有云泥之别。老杜云: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当是神鸟也。

茂陵
汉家天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
内苑只知含凤觜,属车无复插鸡翘。
玉桃偷得怜方朔,金屋脩成贮阿娇。
谁料苏卿老归国,茂陵松柏雨萧萧。

按:余尝制天山天池景点楹联一组,中有婉妗亭一联曰:“武皇桌上蟠桃少;王母身边仙子多”即用东方朔偷食仙桃的神话传说。义山此诗五句“玉桃偷得怜方朔”内涵就更丰富了。


永巷长年怨绮罗,离情终日思风波。
湘江竹上痕无限,岘首碑前洒几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残楚帐夜闻歌。
朝来灞水桥边问,未抵青袍送玉珂。

按:湘江竹上痕无限。湘妃竹典,也是神话传说。主席名句“斑竹一支千滴泪”本此。

曲江 
望断平时翠辇过,空闻子夜鬼悲歌。
金舆不返倾城色,玉殿犹分下苑波。
死忆华亭闻唳鹤,老忧王室泣铜驼。
天荒地变心难折,若比伤春意未多。

按:死忆华亭闻唳鹤。华亭鹤典,虽然不是神话,却在编鬼故事。刘学锴先生在赏析此诗时说:“这里用以暗示甘露事变期间大批朝臣惨遭宦官杀戮的情事,回应次句‘鬼悲歌’。”,主席名句“万户萧疏鬼唱歌”类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