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3|回复: 0

诗词吧访谈留取残荷 11.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1 08: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留取残荷 于 2016-11-21 08:55 编辑

诗词吧访谈留取残荷 11.10(访谈者:诗词吧吧主错落星体)
问题1你开始创作传统诗词的缘由是什么?还记得你创作的第一首作品吗?
残荷答:一切艺术都源于热爱。但坦白说,这个开始的具体时间点很难追溯。兴趣始于童年,但创作或者开始于初中,那会也许写于本子上,今日已难觅踪影。也正因为如此,所谓的第一首作品根本无处寻找。现存的第一首记得是题于高中同学毕业纪念册上。具体内容需要他拍照给我。至于网上发表的第一首则是2003-07-10发布的一首绝句:
村居旧景
田家饭罢月初明,蒲扇摇来坐一庭。无赖儿童自寻事,丝瓜架下捕流萤。
顺带说一下,故乡题材在个人创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庞大的比例。不过,早期创作偏于描写唯美田园,后期则更注重刻画当代农村的凋敝面貌。
问题2 诗词在你的生活中占据多大的比重?
残荷答:比例很大。个人一直坚持的兴趣爱好不多。写诗和读书是最重要的两种。读本科时就已异常痴迷,痴迷到走队列时都会默默推敲诗句。至于因为写诗而耽误正常饭点则是历年来都非常寻常的事。
问题3中国诗词界喜欢讲究传承,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诗人和作品?或者说,你偏好哪一种风格?
残荷答:我没有师傅,创作上也是博采杂收,所以也没有太强的继承观念。喜欢的口味也比较的杂。不过比起华丽的,我更喜欢淡雅一点的。对于奥衍的学人之诗,认同度也不是很高。往往性情之作,更容易打动我。我为情生,我为情死,这样的观念对我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一度特别喜欢看《世说》,为曾为之泪下。类似问题以前答过,不妨把回答转载过来:
因为一时阅读的心境不同,倒常常会对一些作者突然有了好感,比如有一阵我就很喜欢韦应物的古体,当然他历史上最著名的也正是这部分,05年漫游论坛时对于碰壁斋主的作品也有过敬仰之心。但归根结底,读者只与阅读有关。李杜再伟大,如果与我阅读无关,则他们的伟大又与我何干?深度、个体的阅读才是文本和心灵的真正桥梁。因为个人七绝最多,所以相对来说对七绝作手熟悉一些。这一时期最为瞩目和欣赏的诗家是李商隐和龚自珍。李诗绮丽深婉,龚诗豪丽跌宕,都是开后世无数法门的大家。
问题4 你的军旅生涯对你的创作有没有影响?
残荷答:影响很大。我曾经这样总结过:个人创作的一大转折来自2007年底的工作变动。这一变化给我造成了非常持久的低回的影响(记得当时曾经凭栏写过一首八声甘州,情调颇为抑郁,惜后来未记录下来)。这在2008年的一些作品里大概还有反映。不过也因为视野的开阔,经历的丰富(因工作关系,我活动过的范围曾东至江苏,西至甘肃柳园,这样的辗转、流动对我诗境的扩大有巨大影响),对于军政领域诸多问题乃至个人身份及前途,都有更多的思考并倾向于理性看待,中期的作品开始富有深度起来。从意境上说,终于走出了早期抒写个人情感的狭隘范式,走向了更加宏大、奔放的集体情感(标志即将军旅题材纳入创作领域),代言作品明显增多。09年左右,己丑杂诗,11年的铙歌(里面有大量作品是根据经验、推测、想象作的),都是这期间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尤其是《铙歌》一组,使我的作品开始有了强烈的个性特征,且可以认定,军旅风格的成型(包括雄放、瘦硬等)对于我后续作品发挥了基石一般的作用。
但事实上,对任何成熟作者来说,其作品的成熟都不会只与单一因素有关。因此,军旅生涯或者军人身份仅仅是“我成为我”的因素之一而已。南人而常年在北,所以我对于故乡有特别的感情;家庭又常处于分居状态,所以节假日多托身于飞毂之上。加之实验体的影响,所以我对城市题材的创作也饶有兴趣。又因为一些人事的影响,我又创作了《荷梅集》和《木樨集》。
问题5 能不能分享下你创作时的一些习惯和心得?
残荷答:不管是分析我个人还是观照他人的创作心路,我发现其实一个好作者的产生需要的条件都差不多:①兴趣,一个人不可能没有兴趣却能坚持写十几年甚至几十年;②持续、优质的阅读。我得坦承,我早年浪费了许多宝贵的光阴。不过后来亡羊补牢,花了不少时间在驳杂的阅读上。这也是我这几年的创作无论是题材还是深度都得以推进的重要因素;③好的朋友和圈子。我想除了极少数的例外,大多数的作者还是需要旁人的眼光来给自己以提醒和校正。看看韩孟、苏黄的交游经历,不难明白好的朋友是一面珍贵的明镜。④眼界和阅历。诗词当然需要想象,但没有深厚的阅历,想象往往也是单薄的。老杜说,庾信文章老更成,所谓的老更成,跟其阅历密切相关。所以从古到今,一生一帆风顺的优秀诗人没有几个。
问题6 你的作品有7000多首,这么多作品中会不会有重复的主题?你是怎看量产和质产的关系?
残荷答:肯定有。不重复怎么可能。近来很多诗友都说让我要求质而不是求量。其实我何尝不知。不过当时为求快意,所以往往一写就多,——加之题材也较旁人丰富。但话说回来,要提高质量固然应少作精作,但其实修改和遴选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目前这个工作已经在做,争取尽快精选出三五百首较可看的作品出来。南宋的陆游不知什么缘故,没有对其作品进行删选,导致后世非议不断。有此前辙,怎能不避?
至于量产和质产的关系,我觉得也不妨先做加法,再做减法。哪有天生的一出手就又少又精的?那是理想,更是幻梦。诗词到底是沉淀和打磨出来的。技巧到了,心态稳了,作品也就慢慢精了。这样既要努力,也要时间。好饭不怕晚,得耐心。
问题7 虽然你是以写七绝等古体诗为主,但在您的诗词中比如《大城集》经常会有一些新的和时代相关联的意象,您是怎么来取舍和加工这些意象,以使其更好地融入古体诗,而不产生违和感?
残荷答:首先要说明一点的是。任何意象都有一个从生到熟的过程。就跟骑单车一样,总得有个练习熟练过程吧?换言之,使用新意象,不要怕,大胆试。更不要听到违和感一词心下就先怯了。如果大家都不去吃螃蟹,谁能知道它好不好吃呢?这是其一。其二,我天然对一些新词语很敏感,有时看见了会心中一动,下意识觉得是不是可以改造或者利用一下,有时即使当时不去做,但心里也会留下一个影子,说不定哪天就开始启动大脑这个潜藏已久的程序,然后对其加以利用。当然须得声明,所谓新词仅和自己或者一般的习惯比较而言,不尽指时语或现代语,具体的剪裁、运用方式有:
①看见了某个新词,感觉很美,遂为之构建一幕情境。如雪纺衫;时语见鲜活有趣者,亦常取来点染成境,如喜羊羊。
②间读他人诗,觉个别词甚好,但整体布置未佳,乃点化其境,新词亦一并取来。
③写诗时,有时感觉自己所掌握的词语不够达意,然后翻寻资料,有时就会取用一些较古奥的词语。如鸑鷟、轮蹄等。
④有些词汇也未必很新,但念兹在兹,且不常为人所写和瞩目,因取之入诗。如油松、糍粑等。
⑤有时感觉某些意象直接入诗不太方便,就进行改造,造一些较雅或者合符音律的词出来。掌屏、方屏(指代手机)、银翼(指代飞机)等词由此而来。古诗中常有“代字”,原因就在这里。

问题8 你是诗词吧的最强战斗力之一,能分享下你跟诗词吧结缘过程中的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吗?
残荷答:如果作品多也算战斗力的话,那这个“诗词吧最强战斗力之一”的称号我倒也受之无愧了。说起诗词吧,其实没有太多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毕竟不像早年,精力基本都投在一个坛子里。不过今年九十月间,吧里发生了件事,值得一说。缘起是“诗词吧9月月选”谬选了一首个人五绝,古体。随即就有人来挑刺说,这是古体诗,不能叫五言绝句。我本不想吱声,但又想吧主们毕竟好心,不能因拙诗让人受到牵累,所以依据王力《诗词格律》里的说法说了几句。结果被人回道:看来你只知道王力。又说我用新韵,却不标明如何如何。这刺挑得让我哑然。不过后来想想,自己十几年前何尝不是到处挑人刺呢?说到底,学诗都是自家的事,这样的争论,不管谁赢,其实都没有多大意思。
问题9 在当下市场经济全面占领高地的情况下,你有没有考虑过传统诗词如何市场化的问题?
残荷答:这个问题我感觉请商人来回答似乎更合适。作为作者,我觉得静心读诗、写诗才是首要的。如有机缘,像李子那样讲授诗词一面维持生计,一面推广诗词,倒也合乎夫子取之有道之义。若说更大规模的推广或者市场化,那就非我所知了。
问题10 有人评价你的作品有一种穿透力,能引人共鸣,但也正因为其保守的风格技法,使得有些读者拜读起来感到枯燥乏味,如脱水甘蔗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评价的?
残荷答:这句话前后似乎有点缠绕。更顺畅表述应该是:“对喜爱的作者来说,其诗有一种穿透力,能引人共鸣。但因为风格技法偏于保守,所以有些读者拜读起来感到枯燥乏味,有如脱水甘蔗。”因为能得出这么迥异的看法,读者断然不可能是同一拨的。拙诗是否有这样强大的穿透力,个人不做评价。至若“感到枯燥乏味,如脱水甘蔗”,某汗颜之外,也请这部分读者多关注关注个人风格偏新的那类作品,如《大城集》、《荆楚集》,网上都可搜到。我怀疑这位读者只读了拙作的十分之一不到,就草草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问题11刚刚在朋友圈看到你整理的《网人七绝八百首连载》,你从14年开始做这份很有意义的工作,最初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残荷答:先纠正一点,这项工作始于2012年年底。次年8月就编成了初稿《网人七绝三百首》,随后几年不断增补,最终成了你刚刚看到的《网人七绝八百首连载》。至于初衷,其实问题本身已经回答了。因为它有意义。网诗发展至今,作品成千上万,谁读得过来?好的诗词选本显然可以给读者提供更方便更优质的“早餐”。
问题12 您一直关注网络诗坛,您认为现在的网诗界和唐宋乃至清代的诗坛有什么不同,可以推荐些网诗界的作者吗?
残荷答:差别显然很大。因为有很多作品的风貌可以是前所未有的(当然不是说这些作品和古人全无关联),譬如李子、独孤和小眉的作品。他们任何一个人的作品搁到古代,都会是那个时代的异类。即使传统一派譬如胡马,其思想观念也必然和古人存有差异,自然作品也不会与古人亦步亦趋。至于推荐,各人各有口味,到处多转转(譬如留意一些好的公号,好的网诗选本),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款的。
问题13您平时都读什么书?对诗词爱好者而言,您认为选择哪些书,对他们帮助更大?
残荷答:没有扎实阅读,小才小慧都不可久恃。阅读对于个人创作的影响确是巨大的,不过实在非数语可尽。这里仅略略概括一下我创作背后的阅读情况:说实话,创作早期读书不多,至今思来悔恨不已。但文言的阅读有一定基础,因为从小看三国水浒以及少量诗词读物(父亲严厉,不许乱跑,没事只好翻点书看,看了一堆武侠,荒废时间不少,少年的阅读还是应该略加引导为好),十七八岁时有本《填词格律》对我影响颇大,从此了解了词谱,至于诗的格律似乎是阅读到一定程度自己领悟出来的——对着诗句,自己把拼音按平仄标出来,突然发现了规律!大学毕业后深悔学校生涯之远逝,认真读了些书,期间大概买了不少诗词方面的书,不过似乎也是买居多,读居少,现在好些书里面还是新崭崭的,这实在是个恶习。10年后阅读广些深些,恶补了一堆文史、军事知识(途径有书籍和视频等),尤其是在军队内网下载了一大堆各种文史论文和电子书籍,后来又看了许多锵锵三人行和读书节目,后者对今年的创作启发尤大。因为兴趣和时间的关系,我从09年后将精力主要放在七绝一体之上。这与阅读上的偏好也是相一致的。学诗以来,闲览各种选本,自唐七绝诸名家王李、小李杜以下,宋(诚斋)元明清(定庵)甚至近代鲁迅等人七绝无不涉猎。编选网人七绝之前,对于网上若干七绝作手的作品也分别做了细致的考察。无论古今,就所读取长补短,开拓变化,力求熔铸出自家风貌。以下书籍或者类型在此期间对我有过诸多启发:裸猿、天朝的崩溃(透过此书,我知道了史识的重要性)、诗歌传播史、禅诗选、义山诗、乐府诗、网络诗词年选(檀作文编)、戴旭军事书籍及视频、地名辞典、心理学书籍等等。另外,汉典(极便于作者选择和调换词汇)、百度(可以方便地查询古今人的各种资料)、搜韵(便于查询前人语辞使用先例等)等网络工具对我的创作也各起到一定作用,这样的便利是古人无法想象和比拟的。具体到各人,书单并不容易推荐(口味不对反起了反作用),原则倒可以说说:一是广读深思;二是持续不懈;三是克制欲望,所以这样说,因为当下很多人一拿手机,就是闲聊,半天或者一个晚上一晃就过去了。光阴虚掷,实在可惜。学诗没有自制力是断断不行的。
问题14近期有没有出书的准备?
残荷答:没有。一则出书要自费,二则没有那么大的必要和需求去出。不过,我相信假使一个人的诗真是好的话,那不管出不出书,都会有他的读者的。
问题15 你有什么话要对刚接触传统诗词的朋友们说的?
残荷答:我曾经对个人十三年的诗词创作历程有过总结,最后得到十六个字,今天分享给大家: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不断探索,不断超越。看起来特别平常,但行胜于言,行难于言。当下喜欢不算什么,坚持五年十载,届时再看到底做得如何。
个人简介:

留取残荷,江右人氏,江西诗词学会会员。专力于绝句创作,至今创作有6000余首绝句。代表作见于《执殳》、《大城》、《飞毂》和《荆楚》等集。又谙熟网络诗词,编选有多个网络诗词选本,包括:《网人七绝800首》、《城市诗词300首》、《网人五绝300首》、《网络诗坛点将录拾遗》(80家)及《当代诗词精华录》(300余家)等,且撰有大量关于网络诗词的点评稿和有关诗词创作的评论文章,如:《网络诗词小史》、《太阳呵、操纵时钟,时钟操纵我——简谈李子词的特色》、《点评网人七绝三百首》、《点评孟依依诗词全稿》、《画长桥、车自月中来——独孤食肉兽诗词简评》、《谈谈七绝如何将当代日常生活审美化》、《浅谈现代词境的改良》和《学诗:找到自己的镜子 》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