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8|回复: 3

邺城:黑暗历史的开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 01: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邺城:黑暗历史的开端


作者:范雎

公元304年7月,一支充斥着鲜卑、乌桓骑兵的两万人大军,离开蓟城(今北京西南),一路向南,去攻打邺城(今河北临漳)。

八王之乱 这不是异族入侵,而是内战的一部分。这场内战被后世称为“八王之乱”,此时已进行到第十四个年头,流血千里伏尸百万,却丝毫没有要结束的迹象。

权力这枚树叶遮住参战诸侯的眼睛,使他们看不见西晋王朝正在塌陷。连年战争制造了大范围饥馁,饥馁生产了上百万流民,流民没了活路,叛乱四起。黄河中下游的平原上,西晋王朝的王侯们在整队厮杀,不死不休;南方的长江两岸,从上游的益州到中游的荆州、江州,再到下游的扬州、徐州,到处都有饥肠辘辘的流民,为求一日苟活而赌上当日的性命。

王朝无处不硝烟,这使得争夺权力正在失去意义,船都要沉了,谁来掌舵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西晋王朝的王侯们虑不及此。在数十万精锐消耗殆尽之后,这群军阀意犹未尽,又将豢养已久的北方蛮族引入了内战的战场。此举之愚蠢,就不仅仅是自寻死路,或者替西晋王朝掘坟可以概括的了。

踏上征途的鲜卑、乌桓骑兵,是幽州都督王浚请来的客军。

鲜卑和乌桓 鲜卑、乌桓在当时都以能征善战而闻名于世,在草原传统霸主匈奴没落之后,他们瓜分了匈奴的地盘,曾给东汉与魏晋政权制造过不少麻烦。王浚请来的这一支乌桓,是当年站错了队伍,投靠袁绍,结果被曹操北伐征服,强制迁徙到幽州,随后又追随曹操打天下的“三郡乌桓”,号称天下名骑;鲜卑则是段氏鲜卑,这是一支最新崛起于辽西的势力,与宇文氏、慕容鲜卑鼎足而三,瓜分掉整个辽河平原。段氏鲜卑作战尤其凶悍,史书上说,即使是同为蛮族的匈奴、羯人,碰上段氏鲜卑的骑兵也会望风而逃。

四年前,王浚调任幽州的时候,这天下已经乱了。王浚是有远见的人,所以一到任,就跟附近的蛮族建立交情。他将女儿嫁给了段氏鲜卑的首领段务勿尘,考虑到不要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又将另一个女儿嫁给了乌桓大人苏恕延。两家女婿都跟老丈人比较亲,上阵父子兵。

王浚要对付的是成都王司马颖。

两大阵营 成都王是 “八王”之一。参与“八王之乱”的西晋王侯不下二三十个,但起过推动作用的主导者是八个亲王。他们分别是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


到此时,汝南王、楚王、赵王、齐王、长沙王全都死于非命,剩下三王分裂成两个阵营,邺城的成都王与长安的河间王是盟友,与之对立的是洛阳的东海王。东海王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盟友就是王浚,此外,驻守晋阳的并州都督东嬴公司马腾、驻守宛城的安南将军高密王司马略,都是他的亲兄弟。

王浚此次出兵,直接原因是盟友的一次军事冒险。半个月前,洛阳的禁军将领想跟成都王算算旧账,他们举着刀推举东海王为首领,并挟持了晋惠帝(就是那个“不食粥何不食肉糜”的白痴皇帝)御驾亲征,去攻打邺城——由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当时的世道。

东海王出征前传檄天下,号召盟友群殴成都王。从洛阳到晋阳、蓟城,距离都远超过邺城,等檄文送达晋阳、蓟城,东海王早已上路,等司马腾、王浚誓师启程,东海王已与成都王交上了火。荡阴一役,东海王全军覆没,支身逃回位于南方的封地,晋惠帝身中三箭,被押进邺城。这是惠帝首次成为俘虏,但不是最后一次,很快,他就会习惯这个新的身份。

消息传到王浚的耳朵里,不知道他有没有骂娘,但他已经没有退路。

成都王与王浚积怨已久,两人交恶的原因可以追溯到愍怀太子之死。愍怀太子是晋惠帝的独子,但他并非惠帝皇后贾氏所生,贾皇后视太子为眼中钉,双方势同水火。成都王是太子的党羽,而王浚则是贾皇后的爪牙。最终贾皇后成功诬陷太子谋反,将他废黜并且杀死,王浚就是凶手之一。后来赵王篡位,成都王等人勤王,召唤王浚同去,王浚却按兵不动,做墙头草。成都王很不爽,只是幽州位置偏僻、兵强马壮,成都王一时腾不出手,就暂时忍了这口气。


政坛风云瞬息万变,没过多久,成都王成为新的执政者。成都王委任心腹和演出任幽州刺史,和演抵达蓟城不久,就策划了一起针对王浚的暗杀。但是暗杀未遂,和演被王浚处死。

王浚当然要以牙还牙,然而这事不容易。论身份,他是太原王氏的私生子,成都王是皇帝的亲弟弟;论爵位,他是博陵公爵,食邑区区博陵郡,成都王的食邑多达二十六个郡;论权势,他是安北将军、都督幽州诸军事,成都王是丞相、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集最高行政、军事大权于一身。更要命的是,成都王已被立为皇太弟,只要惠帝一死,他就是西晋第三任皇帝。官二代扛上红二代,红二代还是储君,这架没法打。

所以王浚选择与东海王结盟,打群架所需要的勇气比单挑要小得多。讨伐成都王的檄文传到蓟城,王浚马上召来乌桓酋长羯朱与女婿段勿务尘,向他们借兵,整合出步骑两万。又任命乌桓人祁弘为前锋,率领这两万人先行,自己则率主力后继。

邺城之屠 箭矢离了弓弦,要么射穿对手,要么撞个粉碎。是哪种结果?王浚也不知道。不过,征途中的鲜卑与乌桓人应该蛮兴奋的,他们生长于北方苦寒之地,邺城则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
蓟城属于幽州,邺城属于司州,幽、司两州之间隔着一个冀州。

冀州刺史李毅是成都王的人,因此不幸成为鲜卑铁蹄最先践踏的对象。鲜卑破敌如破纸,李毅一触即溃。成都王又先后派出三支军队,等来的却是三战皆墨的噩耗。

敌人距离邺城只有八十余里的时候,成都王带着晋惠帝与母亲程太妃弃城而逃。乌桓酋长羯朱在后面紧追不舍,一直追到朝歌,实在追赶不上,才退回邺城抢劫杀人。

邺城百姓大难临头了。如此富庶的都邑,如此繁华的人间,此刻正匍匐在自己脚下,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鲜卑人与乌桓人欢呼雀跃,四下劫掠,“死者甚多”。而王浚为了立威,也为了笼络这些异族人,对这满城哀嚎不闻不问。

鲜卑、乌桓大掠数日,收兵返回幽州时还掳走了大量妇女。也许是顾忌影响,走到半道,王浚突然整肃军纪,下令不得挟藏妇女,违者斩首。这些蛮族人不敢违背军令,但是又不甘心就此失去到手的战利品,出于某种野蛮的心态,他们决定将俘虏全部杀掉。

当时他们正行军至易水之滨,从邺城劫掠而来的妇女八千余人,全部被沉入易水河底。这次屠杀被认为是一段黑暗历史的开端,《晋书》上感慨说“黔庶荼毒,自此始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0: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惨不忍睹,野蛮部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4 14: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邺城其实就是许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5 14: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兰陵王破阵子 发表于 2016-11-4 14:57
邺城其实就是许都

?一在河北,一在河南,完全靠不上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