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3|回复: 2

残荷五绝漫谈(作者 诗友葭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30 10: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残荷五绝漫谈(作者 诗友葭雨)
残荷七绝最多,也比较为诗友熟悉,在读过他更多新旧作品后,感觉他是在体裁与题材、风格与走向上都很有探索精神的人。创作体裁涉及七绝、五绝、六绝、律、古风等;内容甚为丰富,风格上也有不同表现。相对来说他的七绝更多追求内容的涵括广泛与观点手法的独到成熟,而五绝或因最为短小灵活、又堪为组诗增减篇幅,兼以其五绝多为古体,不拘平仄,便于随笔。而五绝言辞在贴近古风时,颇高古清劲;偏向口语时,亦婉转生动,所以更易看到诗心流露和一些笔法风格方面的尝试。

五绝作品从时间上可大致分为几个阶段,前后看得出一些侧重与转变。早期的一些,风格比较清雅,已见炼字取意之功,其中有部分合律近体,以及少量乐府民歌感觉的五言;14年的部分,更多写意笔法,景语峭拔开阔,情感深沉浓烈,字、境间多求高古格调;今年《一尾集》主写乡土乡情,记景及抒情多,语言质朴兼有古意。在此之后的五绝,题材有意贴近城市生活,手法上也更多融入新诗技法。我把残荷五绝的创作题材粗略分了几个类,以方便更好学习和解读。

一是乡土乡情类:这个主题在其各类作品中皆不时有出现,在《一尾集》中最为集中和典型。《一尾集》写作者年时回乡种种见闻,涵括山水、风物、民俗、亲情以及离愁、思念,内容丰富,笔意贴切,情感深挚,略无矫饰,生动感人,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个集子。随摘几首,可以见到作者总在悉心观察体味关于故乡的一事一景,一物一念,如“稚子弄红炮,白头刮银鳞”、“旦夕望不尽,他乡无此云”、“阿母亲手剥,静对屋馥郁”、“春风惜太软,吾泪不得吹”、“故乡时闪念,令人觉未别”,相聚的喜悦和离别的悲伤读来如在眼前。一百多首的数量出现在不算长的假期里,本身也表现出相聚短暂而着意惜取的心态。另我把一些偏于传统风格的怀乡诗田园诗也归入此类,因其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作者的经历和寄托。

咸谓豆腐佳,皆因乡水美。吾父推门来,新得一尾鲤。

稚子弄红炮,白头刮银鳞。晚飧劳阿母,围灯众所欣。

故人送佛豆,手挈一篮春。挥手勿言谢,聊供辅盘飧。

江岸文长竹,天色板桥墨。若为渡苍江,归鸟烟一抹。

才喜还乡来,复愁去行役。岁岁此乡思,旦夕不得掷。

不知何水种,青天常氤氲。旦夕望不尽,他乡无此云。

碗是青花瓷,豆是碧玉绿。阿母亲手剥,静对屋馥郁。偶见厨房有豌豆一碗。

所居既不远,散步清江岸。兄弟六七人,长大手不挽。

少年不知遥,只恐名不显。哪知以母心,量此千里远。

不知何为言,阿儿背母立。不知何为心,阿母背儿泣。

万事初不意,今日始觉悲。春风惜太软,吾泪不得吹。

故乡时闪念,令人觉未别。徐行碧溪间,夜月泛莹雪。

秋日两首

秋日温温照,杨枝淡淡风。黄鸡领雏远,园角啄青虫。

观弟摄故居门前荷花照有感五首

吾亦此中人,惜此不得入。愿借长风吹,染我梦魂碧。

梅&雨四首

他乡岂无梅,异客岂无雨。生小不相知,相对莫能语。

老梅在屋东,青青叶轩举。偶语凂东风,犹似小儿女。

消夏杂忆

轮廓长河勾,壮色连山伏。日炉浩熔金,一犊立原肃。

松月移清阴,近远斗蛙鼓。楼上读书灯,望望为一伫。

是怀人寄人类:包括写情感、寄师友的诗,列出一类是因为一是篇章不算少,二是残荷军旅游历诗风格偏于硬朗雄奇,但写情感时又常浓烈深长,这可能也是颇有个人特点的。早期有一些如“惟以慕卿故,喜此生别离。生离虽自苦,相望无已时”、“千里共风雨,一念起相思。是子不眠夜,宜吾枯坐时”以及《拟子夜歌》等直抒心臆并有古诗质朴率真风格的句子,似乎后来不太多见;后来多以意象、情境烘托情愫,如《友人夜过水云楼四首》明月、广衢即有皎洁开阔之感,波影、荻花复有摇曳缠绵之感,在题景怀人中表现了情谊的高洁缱绻。同时意境依然开阔,如“遥闻东海沸,乃是琼杯泻。并立执手看,天地如走马”,琼杯、海浪色调皓明,人物设在其中,转结有如慢拍、快放日夜循转全镜头,有点桑海迁易的感觉。

白鸟

白鸟回天地,曾不脱穹庐。君亦翔吾脑,曾不息须臾。

拟子夜歌

门前一树桃,与子同宜笑。桃笑向春风,子笑向吾好。

古意

惟以慕卿故,喜此生别离。生离虽自苦,相望无已时。

千里共风雨,一念起相思。是子不眠夜,宜吾枯坐时。

重有寄十四首

遥闻东海沸,乃是琼杯泻。并立执手看,天地如走马。

前生失肋骨,或是到君边?携手大城去,盈盈雪覆肩。

予自吴中还草裁五绝酬月老见寄

我诗不可裁,我怀不可写。吹竹拂拂声,凉意或可借。

秦地古今壮,他日到咸京。风怀试一割,笔笔生层冰。

友人夜过水云楼四首2.10

今夕仍水云,良人在何许?明月将荻花,悠悠掠巾屦。

广衢积素明,澄峭尚吾许?小立波影摇,叠叠吾与汝。

春风自东来,中有故人意。我开东屋窗,浩浩迎风立。(新韵)

翔鸥泛海波,悠悠忽数载。何日故人来,长风送大海。

东西

东西万余里,寤寐抟水云。我梦如席卷,曲折尽由君。

故山亦不遥,对望如促膝。故人百年在,悬梦暖如昔。

三是写景记游一类。描写景物要有细致体察,这种观察的耐心与深细,也和作者对客体的情感注入相依存,所谓“缘情体物”,如果没有体察没有情感,是难写出动人语句的。而注入的情感又让作者写的景物有了独特的感受和个人风格。这些诗常在平常景物中寻找不同的视角,讲求细节,加入通感、比喻等修辞渲染烘托,辅以动静结合,使画面生动而有意境。如“影在春风中,天在碧波里。春风生未生,碧波起未起”、“ 苍睛不敢飞,灼目红紫海”、“天山若奔马,羲和驾不去”、“偶尔此停骖,层云松涛话“等。另有一些是延想象或图片而写,亦有一定的代入感,如《友人游多景楼》等篇。

马鞭山

安有始皇心,何欲鞭天下。偶尔此停骖,层云松涛话。

东湖游

影在春风中,天在碧波里。春风生未生,碧波起未起。  

望天山

晚照播红霰,苍崖斗紫雨。天山若奔马,羲和驾不去。

杂诗

有树老且苍,峨然猱不升。森森攫鸟势,终古负青冥。

春风吹广亩,西山日暂阁。野花不知名,香气忽磅礴。

广衢暮风飐,落絮如惊马。斫柳结长绳,系此日西下。

野花春茫茫,寒飙试击汰。苍睛不敢飞,灼目红紫海。

假日荡舟值雨

一掷痴儿事,来卧衣云乡。疑是青天碧,剪作平湖凉。

快拏小舟来,罗裙起旋舞。忽惹封姨狂,浩浩吹白雨。

白雨吹不停,青裙舞更急。珠链四裂散,赐自神女织。

欲擎擎无力,欲敛敛无方。计穷仰面泻,唼喋鱼奔忙。

雨珠乱掷罢,卧听声琳琅。小舟风自舣,香云吹藕塘。

见说多景楼,不及金山众。之子好清幽,雨香墨花共。友人游多景楼,谓游人几无,不及游金山寺者远甚。

寂寂多景楼,熙熙金山寺。旨哉坡老言,“尘尘各有际”。

打我莲花伞,溅我绿绒靴。偶此无人地,听香细细过。

四是咏物杂感一类。应该说诗是从大处见境界,小处见情怀,咏物与抒写闲情的杂诗很见作者的情怀格调。这类作品个人也比较喜欢,常从细处起笔,小中见大,玲珑可人,富有情趣。有一瞬之白描:如《夜读有绿虫过书页》、“我住彼昂首,两目势相逼”等,仿佛信手拈来,情景刻画生动;一事之偶议:“搦管非末役,澄心乃可事”、“诗书如藕叶,独爱深处寻”,对书画的感悟得以诗意贴合;一物之意趣:如《坐山风》、《摇头扇》、《莲蓬》、《蒲公英》、《秋蝉》、《采菱》,写物亦是写情志,兼有理趣,此中多有体物细致寄托情怀的佳作,如“无谓似莲仁,我心实有角”,喻人性情是个性又新鲜的。

裙曳躲云轩,蕉叶展檐隙。青禽看不飞,下笔寸寸碧。

搦管非末役,澄心乃可事。廊西苍翠山,青帝移出纸。

摇头扇二首

个头休道小,巨腹运宏谋。不得凉天下,还生满室秋。

夜读有绿虫过书页

夜坐衣带宽,松风断复续。荧荧白灯前,晶莹过绿玉。

莲蓬

一握起幽碧,何人住其间?独有玲珑子,酣然太古眠。

来立

流云我不携,闲云我不载。来立激秋衣,斜风吹叶败。

赠蒲公英

共汝尘埃里,漂泊了此生。独有轻绒伞,送我南北城。

采菱

秋呼采菱去,棘手不可剥。无谓似莲仁,我心实有角。

读书杂感

诗书如藕叶,独爱深处寻。叶叶吸青碧,香蝉老更吟。

秋蝉

早岁好流响,嗤嗤为人烦。纵自惜弦索,秋来亦倦弹。

坐山风

狂风起大壑,秋叶激商弦。当须拏彩笔,来舞怀素颠。

五是城市诗词一类。主要是近期的一些诗作,是因作者有意识地在探索关于城市诗词、关于古体诗走向的一些问题,写了一些内容上反映城市环境、人事、居家、情感等方面,手法上主动借鉴渗入新诗技法、当代口语、专有名词的带尝试性的作品。这类组诗里运用了更多技巧,不太为成法所拘,唯意所适,读来有灵动新颖感。即使说不上这种尝试能被更多人接受与否,其中也的确有不少新鲜有张力的句子:“谁正守蜗居,谁唱春天里。城南二烟囱,漭漭蒸蒸起”,如速写笔意简约写意;“天年有尽时,长河或还在。临水布春花,一一子所爱”,如同电影镜头的推移定格;“故事有线条,曳曳青于柳”、“无人汲绠过,我梦如深井”,这些不是太传统路数的比喻,亦觉真切。

手持母鸡归,脚踏青石板。春风吹霖雨,蔚蓝渐次返。买菜归

谁正守蜗居,谁唱春天里。城南二烟囱,漭漭蒸蒸起。

大海无形容,大风谁得翼。独将枯槁身,濯此琉璃色。

木叶回春风,青色一可认。只是斑驳添,西风已厉刃。

纵隔万年路,忆子生命里。遗种砂砾间,春风唤一起。

相望寤寐中,相探何辞夜?春风遽偷心,桃花如水泻。

电影与音乐,记忆旋白鸽。云亦何堪望,只是低首默。

晚晴木叶干,素风移炭笔。飒杳剥春华,万古天有术。

故事有线条,曳曳青于柳。不知谁勾勒,不知执谁手。

梨花兀自开,归来先映我。院门既忘关,记忆复谁锁?

人影乱如糜,高架纵横错。时雨得青藤,老墙轻轻跃。

盛夏如火莲,浮云曳悠影。无人汲绠过,我梦如深井。

残荷五绝总体大都笔意清健,情感饱满,技法风格上是比较成熟个性的。若从风格特点方面也可略书印象:

一、立意切入:诗是人之行略,论诗好坏,多从立意着眼,思想性的强弱、诗境高下,与人气格相关。残荷性格反映在诗词中似乎更求立意深新、视角独特,语意精警。翻用常意:“惟以慕卿故,喜此生别离”,喜此众人惧怕的生离,是为相望无已,来写仰慕之深;“蝴蝶翅将春,奋力排云上”,以蝴蝶之弱小翅将春色,且奋力排云上;“擢入行伍去,应似飞将军”,喻茶花不以美人而以将军;“廊西苍翠山,青帝移出纸”,不是景如画,更直接移画出纸。加强感受:“夜星何稀稀,天池不满碗”,以天池之巨,而星不满碗之对比,夸张出意趣;“掷我太古间,来去云封路”,化实为虚天地悠悠的感觉,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另外看过一点残荷以别的作者作品中某处字句情境为触点,更改或扩充的习作,有些颇出新巧,这类作品须要有不同于原版的更独到的取意与视角方易点化成篇。

二、意象组合:诗主要通过形象化来表达抽象的情感思维,意象裁取与组合造境是重要的一步。残荷五绝画意亦浓,取意造境多开阔深远,色调以冷峭为主,景语中并有情感注入,个性色彩比较浓。背景意象喜用昊苍、长风、大海、广衢、大城、太古、长河、大壑、日、月、星、霜、雪等;形容词多有大、高、深、远、苍茫、溟莽等;色彩词多青、苍、碧、素、白、墨、绿等,偶杂以小面积对比色如红、金、紫;又常以千里、百年、经年、万古一类词纵向铺开,这些意象组合取得了广阔的视角、无垠的时空、苍茫的气氛与清峭的主色调,使人一眼而感知诗境深阔。而写景佳处,非只有虚无背景,亦很讲究小景、近景、特写、动景,以及情绪字眼,使画面大小、远近、动静、虚实相衬相生,更有质感。但同时,在写情感类题材时,反易选取一些轻弱意象,如杨丝、柳絮、春风、野花、蒲公英等,更觉秀弱缱绻。

三、结构修辞:有意还须语工,必须通过谋篇修辞才能将它表述成篇,残荷五绝的修辞手法应该更多于六言与七绝。结构叙述上的层进、反接、穿插、重复、剪切、跳出;修辞中的比喻、拟人、对仗、通感、夸张、借用、反用、对比几乎都可以见到。如并列、对比:“故山亦不遥,对望如促膝。故人百年在,悬梦暖如昔。”、“君应识我心,风驾不一税。天应知地心,悠悠万古对”、“不知何为言,阿儿背母立。不知何为心,阿母背儿泣”、“少年不制心,涨如春草怒。中年无可心,莞然眉不努”、“花前人胜雨,雨后花如客”、“春风坐少年,长夜坐慈母”;比喻、通感:“清梦无人窥,悠悠度野马”、“风怀试一割,笔笔生层冰”、“影散一湖秋,繁映樱花热”;层递:“ 院门既忘关,记忆复谁锁?”; 曲喻、比兴“遗种砂砾间,春风唤一起”,“无谓似莲仁,我心实有角”。组诗中尤多见迭复、穿插的安排,令章句间节奏呼应起伏、画面推移切换、情绪跟随而变化,增加了诗句张力和表现力。

四、炼字煅句:绝句中炼字是个重要环节,虽觉五绝古体可能以情驭笔较少拘束,但锤煅之中方显作者个性与笔力,一字用得好即令整篇添色。残荷五绝诗句用字力道多有苍劲瘦硬的特点:如“野花不知名,香气忽磅礴”、“裂帛瀑泄泄,淬剑泉澌澌”、“狂风起大壑,秋叶激商弦”、“孤鹜不相识,兀自啄明月”、“飒杳剥春华,万古天有术”、“愿分羽翮力,闲拨远霾沉”、“池涸两鬓雪”、“云冲阿母房,埃厚谁能拭?”;近期作品亦添轻婉含蓄字眼:如“拥被虽微寒,丝雨春花养”、“春风吹霖雨,蔚蓝渐次返”、“时雨得青藤,老墙轻轻跃”、“只有木兰开,晕出江南色”、“寸心不可检,检处燎余芒”,如果细心地去体会诗句中动词和形容词的选择运用,能很体会到汉字表现情境的妙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 00: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手,敬佩则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6: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菊隐 发表于 2016-7-1 00:08
高手,敬佩则个!

呵呵,谢兄谬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