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春水如蓝

中国韵文史 龙榆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09: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唐诗之复古运动

复古运动之宗旨

  自贞观(太宗)以迄垂拱(武后)、景龙(中宗)之间,世咸以律诗相矜尚,佻佞之风既炽,比兴之义日微。于是有豪杰之士,倡言复古,思干之以风力,以振废起衰。陈子昂(字伯玉,梓州射洪人)出,崇汉魏而薄齐梁,将矫南朝之浮靡,而反诸淳朴。其所持之理论,则以为“汉魏风骨,晋宋莫传;齐梁闲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孤竹篇序》)。文胜返质,为其最大主张。其诗务“骨气端详,音情顿挫”(同上),而恒以单行之笔出之,与沈宋之专崇对偶,回忌声病者,全立于反对地位。例如《感遇》[1]: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
何知美人意,娇爱比黄金。
杀身炎州里,委羽玉堂阴。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
多材固为累,嗟息此珍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0 09: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陶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艺苑卮言》)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0 16: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观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古三家

  张九龄(字子寿,韶州曲江人)、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继起,并以复古相号召。九龄亦作《感遇》十二首,其一云: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寄兴遥深,实与子昂同派。白才逸气高,与子昂齐名[2],先后合德。其论诗云:“梁陈以来,艳薄斯极,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孟棨《本事诗》)尝作《古风》以标宗旨。其第一首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
王风委蔓草,战国多荆榛。
龙虎相啖食,兵戈逮狂秦,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
扬马激颓波,开流荡无垠。
废兴虽万变,宪章亦已沦。
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
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
群才属休明,乘运共跃鳞。
文质相炳焕,众星罗秋旻。
我志在删述,垂晖映千春。
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以复古自任如此!白又尝言:“兴寄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声调,俳优哉!”(《本事诗》)白富天才,驰骋笔力,兼工各体。杜甫常拟以“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春日怀李白》),殆犹非白之本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李诸人,各以复古自命;仍不免囿于风气,兼作律诗;特皆五言,不为七律耳。如子昂之《入峭峡》:

肃徒歌伐木,骛楫漾轻舟。
靡逶随波水,潺湲溯浅流。
烟沙分两岸,露岛夹双洲。
古树连云密,交峰入浪浮。
岩潭相映媚,溪谷屡环周。
路回光逾逼,山深兴转幽。
麕鼯寒思晚,猿鸟暮声秋。
誓息兰台策,将从桂树游。
因书谢亲爱,千岁觅蓬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之《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尝不属对严整,“律切精深”?惟其风骨高骞,不流于靡,故足取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子昂以迄张、李,从事复古运动;虽未能将律诗推倒,而古近二体,疆界以分。即近体律诗,亦转崇风力,以下开开元、天宝之盛,为诗歌史上放一异彩。则三家复古之说,即为启新之渐,此实诗坛一大转关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诗歌之黄金时代

唐自太宗奠定国基,累世帝王,并崇文学,积百馀年之涵养,至开元、天宝间,篇什纷披,人才辈出。既而安(禄山)史(思明)乱作,诗人忧患饱更,愁苦呼号,作风丕变。乱前乱后,又为一大转关,而此五六十年间,遂为诗歌之黄金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白

  盛唐作者,世推王(维字摩诘,河东人)、李(白)、高(适字达夫,渤海蓨人)、岑(参,南阳人),而四家并擅乐府新词,别出机杼。李白以复古自任,而笔力变化,极于歌行。王世贞以白为七言歌行之圣,谓能“以气为主,以自然为宗,以俊逸高畅为贵,咏之使人飘飘欲仙”(《艺苑卮言》)。例如《梦游天姥吟留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
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惝恍迷离,涉想奇幻;用笔尤超拔纵恣,不仅能见其想象力之高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维

  王维好禅静,爱山水,开唐代“自然诗人”之宗;而乐府歌词,在当时流传颇盛。死后代宗曾对其弟缙言:“卿之伯氏,天宝中,诗名冠代。朕尝于诸王座闻其乐章。”其作《洛阳女儿行》时年仅十六,作《桃源行》时年仅十九,作《燕支行》时年仅二十一(并见《王右丞集》自注)。其乐府歌行,大抵皆少作。晚居辋川别业,与裴迪弹琴赋诗,歌唱自然,悠然有出世之想,作品乃与陶潜为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适、岑参与边塞诗

  高岑歌行,最为矫健;岑尤磊落奇俊,特工边塞之作。岑尝从封常清军,官安西,先后凡五载(参考《旧唐书·封常清传》及《许彦周诗话》)。所有绝域风光,奇闻异事,参皆身亲而目击之。故其诗亦挟塞外风沙之气,声容激壮,变化无方。例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能于李杜之外,别成风格。南宋陆游之作,受其影响甚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维与山水诗

  自王维栖心禅悦,寄情山水,为歌唱自然之诗;孟浩然(襄阳人)、储光羲(兖州人)继之,并以陶潜为法。沈德潜谓:“陶诗胸次浩然,其中有一段渊深朴茂不可到处。唐人祖述者,王右丞有其清腴,孟山人有其闲远,储太祝有其朴实。”(《说诗晬语》)三家皆多作五言,与高岑诸人分途发展;而维之五言绝句,如《辋川集》中诸作,尤简淡高远,不食人间烟火气,是能于诸家之外,开径独行者。特录二首如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