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春水如蓝

中国韵文史 龙榆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朝乐府之有主名者,有晋沈玩之《前溪歌》、王厥之《长史变歌》、王献之之《桃叶歌》、王珉之《团扇歌》、宋汝南王之《碧玉歌》(并见《宋书·乐志》及《乐府诗集》)。其民歌之最流行者,则有《子夜歌》、《华山畿》、《读曲歌》之属,每种各数十曲,作者非一人。其特点,喜以谐音之字双关,如以“丝”谐相思之“思”,“芙蓉”谐“夫容”,“莲”谐“怜”,“藕”谐配偶之“偶”,“碑”谐“悲”,“蹄”“题”谐“啼”之类,遽数不能悉终。《吴歌》并言儿女之情,“其始皆徒歌,既而被之管弦”(《晋书·乐志》),亦靡靡之音也。然如《子夜歌》:

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
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
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曲歌》:

自从别郎后,卧宿头不举。
飞龙落药店,骨出只为汝!

思欢不得来,抱被空中语。
月没星不亮,持底明侬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山畿》:

华山畿!
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
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

未敢便相许。夜闻侬家论,不持侬与汝。

奈何许!天下人何限,慊慊只为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者情尤浓挚专一,未可以“郑声”目之,西曲有《石城乐》、《乌夜啼》、《莫愁乐》、《襄阳乐》、《懊依歌》之属,多写别离之苦。如《莫愁乐》;

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
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懊侬歌》:

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里。
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以极朴拙之语出之,而深情自见,此南朝乐府所发为善道儿女之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朝乐府坦率雄强

  北朝乐府有《企喻歌》、《琅琊王歌》、《紫骝马歌》、《地驱乐歌》、《陇头流水歌》、《隔谷歌》、《捉搦歌》、《折杨柳歌》之属,或叙边塞之苦,或言男女之情,并极坦率雄强,与南人殊致。其言边塞之苦者,如《陇头歌辞》:

言儿女之情者,如《地驱乐歌辞》:

侧侧力力,念君无极。枕郎左臂,随郞转侧。
摩捋郎须,看郎颜色,郎不念女,不可与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捉溺歌》:

谁家女子能行步,反着裌襌后裙露。
天生男女共一处,愿得两个成翁妪。

黄桑柘屐蒲子履,中央有系两头系。
小时怜母大怜婿,何不早嫁论家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人快语,不似江南女儿之扭捏作娇羞态。至表现北人尚武精神者,则有《琅琊王歌》:

新买五尺刀,悬着中梁柱。
一日三摩婆,剧于十五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刀剧于少女,可见北人性格之一斑。中国文学,往往受外族之影响,而起剧烈变化,此亦其例证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18: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府长篇叙事诗

  此外南朝乐府有《孔雀东南飞》,北朝乐府有《木兰诗》,并为伟制,合当补述。《孔雀东南飞》,据徐陵《玉台新咏》,谓是建安时人为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作;郭茂倩编入《杂曲歌辞》。近人多认为出于南朝,在长篇叙事诗中,实开中国诗坛未有之境。陆侃如谓恐受《佛本行经》及《佛所行赞经》之影响(详《诗史·乐府时代》),理或然欤?《木兰诗》,郭茂倩编入《横吹曲辞》,关于作者时代问题,近人亦多争论,而诗中两言“可汗”,又有“燕山”“黑山”之语,殆为北朝作品无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府诗产生于汉代,而极其致于南北朝。自后虽隋唐诸诗人,迭有仿作,然皆不复入乐,仅能跻于五七言诗之林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五七言诗之发展

五言诗之起源

  五七言诗出于汉代之歌谣,久乃脱离音乐,而为文人发抒情感之重要体制。其起源不可详考,以意测之,其《诗经》与《楚辞》合流后之自然产物乎?钟嵘谓:“逮汉李陵,始著五言之目。”(《诗品》)而世传苏、李赠答之诗,刘勰已疑之(说详《文心雕龙·明诗》)。至《古诗十九首》,徐陵《玉台新咏》著录其中八首为枚乘作,李善注《文选》,亦谓:“疑不能明。”近人辩证甚多,“此体之兴,必不在景武之世”(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殆已成定谳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乐府如《清商曲》中之《饮马行》,《杂曲》中之《冉冉孤生竹行》,多用五言,而不详其年代。惟《汉书·五行志》所载成帝时童谣:

邪径败良田,谗口乱善人。
桂树华不实,黄雀巢其颠。
昔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足为五言诗产生于西汉时之证。比采而推,则汉乐府中之《清商曲辞》,未必悉为东汉作品。又《汉书》载永始元延间(成帝时)《尹赏歌》:

安所求子死?桓东少年场。
生时谅不谨,枯骨复何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汉书》载光武时《凉州歌》(琴按:“冀府寺”,原书作“冀府奇”,依《后汉书》改):

游子常苦贫,力子天所富。
宁见乳虎穴,不入冀府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为不知名之作者所为,而适足证明西汉末年,为五言诗之草创时代(参看郑振铎《中国文学史》第一册)。其时虽未为文人所采用,而其体已大行于民间。至东汉则有班固(字孟坚,扶风人)之《咏史》、蔡邕(字伯喈,陈留人)之《翠鸟》、秦嘉(字士会,陇西人)之《赠妇》、郦炎(字文胜,范阳人)之《见志》,并以五言为诗;而蔡琰(字文姬,邕女)没于匈奴,备遭丧乱流离之惨,还国之后,作《悲愤》以写经历情形,为长五百馀字之叙事诗,语多沉痛。五言诗之进展,得此女作家,以下开建安之盛,亦至堪夸耀之事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言诗之起源

  七言诗之起源,旧说谓始于汉武帝时之《柏梁联句》,顾炎武已驳斥之(说详《日知录》二一)。汉初好楚声,楚歌多七字为句;如项羽之《垓下歌》,高祖之《大风歌》,苟去其“兮”字,或易“兮”字为他字,即成七言诗体;而其演变之迹,可于张衡(字平子,南阳人)之《四愁》觇之:

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纷纷,侧身北望泪沾巾。
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路远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心烦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至魏文帝之《燕歌行》,则脱尽楚调,而七言诗之体格,乃纯粹独立。五七言诗之发展,盖以建安之际,为最大枢纽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5 02: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安七子

  建安(汉献帝年号)之世,曹氏父子(武帝操字孟德,文帝丕字子桓)并好文学;而又有孔融(字文举,鲁国人)、陈琳(字孔璋,广陵人)、王粲(字仲宣,山阳人)、徐干(字伟长,北海人)、阮瑀(字元瑜,陈留人)、应玚(字仲琏,汝南人)、刘桢(字公干,东平人),号称“建安七子”,为之辅翼;追随谈䜩,饮酒赋诗,相互观摩,而专家以出。武帝英雄本色,气韵沉雄;文帝婉约风流,稍欠魄力;三曹之杰,端推陈王(曹植字子建)。七子之中,文帝独称刘桢,谓“其五言诗妙绝当时”(《魏志》注引丕与吴质书),后世遂以桢与陈王并称,有“曹刘”之目。实则差堪与陈王比肩者,惟一王粲。粲之《七哀诗》: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
顾闻号泣声,挥涕独不还。
“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
驱马弃之去,不忍听此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