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宠物

楼主: 难易章

宠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9 17: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易章 发表于 2016-4-28 16:20
花与娇娥两不分,舍身做枕为佳人。
谁家芍药如仙药,引得蜂蝶向月奔。

如幻亦如电,梦中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0 16: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有人问我为什么单身。
我真想回答:因为傻逼太多了。
一个人如果习惯了。根本不需要存在感。
如果我是一股电流。那么我传播的方式一定是直流。
我似乎患上了交流障碍症。不愿意回复任何人。
因为每一种交流,每一个回复,都会耗损我的一甲子功力哈哈哈。
总问我这个那个。随便你们问。总评论这个那个。随便你们评论。就像一头野生的狮子在看被关在公交车笼子里的人,所有的问题和评论就像那些人手里的照相机。喀嚓喀嚓响个不停。
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多难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 10: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走着走着,突然前一脚是雪花飞舞,后一脚却是阳光灿烂,这就是云的临界。就像波罗的海遇到北海后,两种不同密度的潮汐的碰撞对抗,各不相让,无法相融。就像白天与黑夜的互相推搡,黄昏与黎明成为最纠结的临界。
我们将来会不会相遇?我被潮汐带到岸上,将自己封闭成一只贝壳,静静躺在白色的沙滩上,然后等待,到底是等有人为了我肚子里的珍珠来捡拾我,还是等新一轮潮汐的来临,将我送到海里,我不知道。
我们到底爱了多少?
感情是不能计算的,感情是不科学的东西.看过一个电影叫简单西蒙,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有时候,感情是伤人的.这是谬论,伤人的始终是人,不要推诿给感情.人在感情问题上,都是裹着糖纸的刀尖,甜蜜然后是伤痛.这伤痛如同一场凌迟,一千二百四十四刀开始剜心,一千二百四十六刀时的刀锋上还映着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 10: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像婴老师的签名档说的,你在红楼,我在西游。宫廷大戏,都在红楼,胭脂水粉,勾心斗角,外国大片,都在西游,斩妖除魔,探索冒险。与友人闲聊,突然说到海贼王,我追了十年的日本动漫,值得称道的艺术品,让男人为之哭泣的故事,好莱坞大片一样宏大的制作,我的赞不绝口居然引来友人严肃的批评:说白了,如此崇洋媚外,你就是个卖国贼。
说心里话,日本的漫画确实很感人,米国的大片确实很好看,相对于国内冗长虐心虐肺的宫廷剧、谍战剧,我更倾向于幻想宇宙和未来的恐怖片、科幻片。
同为中国人,我没有半点卖国的心思,我仅仅是称赞日本动漫和欧洲大片质量好而已,却被同血同脉同族的同胞痛斥为卖国贼。
面对正义凛然的友人,我已经出离于悲伤。
我悲伤的是,痛斥我崇洋媚外卖国贼的友人,手里还拿着IPAD。
好吧,我可以设身处地替友人辩解,艺术和科技是没有国界的,苹果不属于美国,它属于全世界。
既然艺术和科技没有国界,那么,梅西不属于阿根廷,属于全世界,爱因斯坦不属于犹太人,属于全世界,核弹不属于米国,属于全世界,四大发明也不属于中国,属于全世界。
想起北京日报近日发表的文章:现在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世界公民”,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凡事崇洋媚外,动辄挟洋自重,甚至卖身求荣,奴颜卑膝,干一些数典忘祖、寡廉鲜耻的勾当。
然后,总有网友神一般的回复:
马克思曰:你麻痹,以后开会别喊老子的名字。
哈哈哈哈。爆笑。这些喉舌譬如胤民日报什么的,总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人民*必报。
想起那个故事,一个村子里只有一个饭店,村里人一直都去这个饭店吃饭。有一天,一人出去去隔壁村子吃了一顿饭馆,觉得好吃,回来交口称赞,但是这时,人们却冲上来大骂他卖村贼!
想起天天向上的主持人浩二在钓鱼岛事件敏感时期回国,一下飞机便遭到右翼分子毒打。思想文化的专制性导致同胞相残,到底我们什么时候能做到像法国塞纳河畔左岸右岸文化那样,既对立又包容?
想起解放初期的口号: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原谅友人骂我卖国贼,至少他有属于自己的思想。因为包容,所以公平。日本和欧洲的政坛,是允许GCD存在并参加竞选的,大家虽政见不同,但都属于国家公民,是同宗同族的同胞,各抒己见,能者上位。但某国某政党执*政的时候,是不允许其他党派参与的,甚至残杀持反对意见的同胞,你们以为我在说谁?我在说前苏联,布尔什维克。最终它崩盘了。当独裁遇到民主,当三八线北遇到三八线南。时至今日,你们看到到底谁赢了。
这就像猜拳游戏,无论你的拳头多铁血,遇到了布,总是个输。
友人喜欢传统文化,喜欢毛¥主席。但是也许某天从一些真相他会慢慢了解到:我们的人民币上究竟印着一个怎样的人。他是伟大的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同时也是杀人犯、刽子手、独裁者。我觉得我再在说希特勒。你们觉得呢。一个锤子,一把镰刀,奥不,是一把锤子,一把屠刀。
其实我特别喜欢祖国的传统文化。记得我写的大量古体诗,有几首还算是可以的。所以通读了中华上下五千年,才发现历史不过是帝王家的家谱。一治一乱的状态持续至今,体制从来没变过。不,至少现在变了,变变变变态了。呵呵。几千年的繁荣文化仅仅为一个腐朽的体制服务,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正因如此,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不应是中华上下五千年,而当是中华放下五千年,背着这个沉重的历史包袱,我们走不了太快。我们的需要改变,不改变,就是在倒退。
你说你不愿意变,你不愿意当卖国贼?那么,请把钢筋混凝土的建筑推倒,请把你的苹果诺基亚砸掉,请把你的西装BRA脱掉,请把你的香水包包扔掉,请不要参加奥运世贸。你愿意吗?
你愿意承认吗,曾经盛极一时的四大文明古国已经全部没落,我热爱中国文化,然而将中华传统文化保留的相对完整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日本和韩国。除了日本、韩国,世界各地都充斥着除了中国制造以外的各种中国文化元素,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最原始的西方殖民思想已经破茧成蝶,文化侵略不再是侵略,而成为交融,中国不再属于中国,而属于全世界。
我热爱我的国家,讳疾忌医的世界,我热爱我的国家,但是害怕打针的小孩总也长不大,敏柱、兹有、希望到来之前,也许会有混乱、疼痛、死亡,但是就像一颗大树,请不要赶走你的啄木鸟。
    我不是卖国贼,我痛斥爱国贼。括弧,请百度爱国贼。
    再人模的老百姓也只是狗样,你我他,皆不是人,是奴.房奴/车奴/孩子奴/医院奴/甚至还有苹果奴.女的卖身,男的卖肾,一个苹果而已.
    我是一个妖孽,无论是人还是妖孽,面对高高在上的漫天神佛,你愿意不愿意让你的子子孙孙都受压迫。
    妖孽都是逼出来的,白素贞是被法海逼急了,因为法海整天目中无人地拿着一个钵到处跟着她喊:快到碗里来。白素贞不愿意:你才到碗里去。后经过殊死搏斗。白素贞终被收服,无奈的说:你就不能找个大点的碗吗?
反抗。才是硬道理。很多很多时候,若想为民造福,必须先为民造*反。有多少人小时候看过这篇课文,叫代鞭童:故事很简单,从前一个国王非常暴戾,他的儿子调皮捣蛋,他想教训他又下不了手,于是他从民间挑选一个农夫的儿子作为太子的代鞭童,农夫的儿子送到宫廷后每天经受非人虐待各种毒打,实在受不了就趁平安夜跑回家,农夫知道真相后,灰常生气,于是趁夜潜进宫里,将国王杀死,并将国王的头颅砍下来,于是农夫的儿子在圣诞节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床头的圣诞袜子里装着血淋淋的国王的人头.
    一些当时快意恩仇的故事,事后总是觉得毛骨悚然的,但是不得不说,在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里,我们真的需要重口味.否则国王的儿子会世世代代虐待平民的儿子.在政法课的时候,导师基本会实在地告诉你:我天朝i特色,法律是为下层人民制定的.统治者是不受用的.你看什么刚的儿子,嗯,是实话,是现状.但不是合理的现状.这样的导师灌输给你的只是懦弱,是奴性.很少有导师告诉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该有特权,你应当用人格去捍卫你所学到的,用一生去改变这种变态的世界.人要有血性.有狼性.袁老师曾讲过,你反抗,可能只是我们这一代为奴,若不反抗,则我们的子子孙孙都为奴.袁老师是个好老师,    于是,当热血的青年碰壁碰到头破血流时,却被贬为愤青,或者激进.布鲁诺是激进,但他推翻了地心说,伽利略是激进,他推翻了日心说,有了爱因斯坦,为什么还要固守牛顿.很想澄清:激进的本质是进步和学习.几千年来多少人为明哲保身而曲解了这个词?      
    很多热血青年的下场是凄惨的,你想一想,你要用一比一亿的比例来完成对抗,这不科学.从前总是幻想,1乘以12亿再除以一亿,等于十二比一,赢定了.事实上,电影V说过:人民害怕混乱,所以默不作声.因此一乘以十二亿除以一亿,还是等于一亿分之一,这,就是孤独的方程式.(自我安慰下,背景音乐,最近听得一首歌,叫NEVER GONNA BE ALONE,NIKLEBLACK演唱.)    崔健说,我们都是最好时代的难民,不管你是70809000后,只要毛主席的头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我们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说得好.
    世界总是需要在白天提着灯笼的人。人,要有个性,有血性,有狼性,有异性,不是,生命才会如此的回晃……我知道我将来也许会经历牢狱之灾,但是,但是,但是,就不能找个大点的牢狱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0: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5-4 20:33 编辑

女人胆小,女人连毛毛虫都怕,我更胆小,我连女人都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0: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群一阵骚乱。我急着直击事发现场,跑得太急,一脚踩在块木板上,只见几寸长的钉子阴仄仄在笑,钉尖上殷红殷红的血 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然后,听说,铲车司机安然无恙从驾驶仓里爬了出来。一场这样大的安全事故后,被送进医院的居然不是他而是我,这是肿么一回事。吃一堑长一智,经过总结教训,我得出两个道理,命再慢,人莫急。还有,不要有事没事就尼码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低头看看脚下有木有钉子,有木有陷阱。摸摸脚上的黑窟隆,看来失足的,不一定都是少女。同事都心疼地说,你在工地待个把月了,已经晒透了,透心的黑,本来一白遮百丑,现在脸黑得发亮,成一百零一丑,再加上成个瘸子,将来怎么找媳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0: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堂而皇之地说话,荒而唐之的做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0: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神真空的时代,精神病成为瘟疫的时代。精神病院的工作者好比明代的东厂锦衣卫,个个身手敏捷,闻听哪里有人敢当街示威,击鼓鸣冤,势必身先士卒,手到擒来。想起每天往工地送水的老刘头,他的眼睛亮得就像是他每天卷在嘴边的烟头。刘头是我们光棍界的楷模,我一直说向他学习,七十二了,无儿无女无妻无牵无挂无忧无虑。守着五亩棒子地,一架老牛车。乐呵得太阳升,乐呵得太阳落,乐呵得月牙弯,乐呵的月亮圆,日日年年。我羡慕他。怎地就做到孑然一身,怎地就能一身一世?我师傅喝杯酒说:老刘头家以前是这村大地主,二十五岁那年他赶上文革, 被人批斗,打成了太监,所以一直没媳妇。三年前,因为修咱这高速,征到他的地了,他不干,上访,被人送进精神病院,你看那么大岁数了,折腾不动了。国家现在给他低保,还了他五亩地,所以出院后他是每天都高兴得打紧…听完,我是心揪得打紧,老刘头衣衫褴褛的样子,为何越是表面肮脏的人越给我最干净的感动,为何越是光鲜亮丽的人越给我呕吐的冲动。也许,是我喝多了吧。回家的路面软成了棉花糖,两旁的路灯学会了分身术。恩,我喝多了吧。都说喝酒是因为喝酒伤身,它不伤心。可是我喝太多了,像被女友甩了,伤透了心。总有一天,我也会被这个世界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1: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脚底结痂的伤口又走破了,流出血来,我很担心,以后这口子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流几天血…坐下来,我只有把脚向上抬起四十五度角才能不让血流下来。让脚上这个伤口像一只独眼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空中有个大爷似的太阳,有两朵奴才似的云,一会帮太阳擦擦汗,一会帮它扇扇风。池塘里有几百只蛤蟆呱呱叫个不停,那声音震耳欲聋,摄人心脾。起初我以为它们是热得,后来师傅说:蛤蟆集体发情了。
爱情免疫力越来越差,情绪抗体里带着恨意。我恨我前女友。我总是别的妞面前提起她。就像一个年轻人脱了光膀 子眩耀自己战斗后的伤口一样。井乎乎的。想当初,我允许她把别的男人放在心上,尼码她能把别的男人放心上,就能把别的男人放床上,我真是,井乎乎的。踹我就踹我吧,临了诅咒我一辈子得不到真爱,泡不到妞。尼码你以为无极馒头啊。骑扫把的女人,果然被她说中了,我一辈子就是找不着妞。我认了,我恨她。至于她现在在谁的床上,有多幸福,我也不必发抖了,我和她已经不是一码事了,我是四十二号的鞋,她是四十一号的脸,怎么会是一码呢。我知道我心里还有她给我的甜蜜,砒孀一样的甜蜜。消灭她,消灭她,代表月亮消灭她。代表火星也要消灭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1: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5-5 10:45 编辑

命太慢,人莫急,莫急,莫急。人生如痢疾,我默念不急,不急,慢下来,慢下来,于是,痢疾慢成了便密…我仿佛看到,乌龟在哂笑一只兔子,正如钟表在哂笑我…
在时间里滴哒滴哒活着,没有其他功能。
天空中多了一团乌云。太阳像生了锈。发着黑红色的光。脚心里,钉子扎的伤口已经遏制了,可是里面的锈发威了。
云层压到烟囱上,往下一根根插着闪电。那雷声嘎啦啦地响,吓的数昧心钱的人的手一抖,吓的成功人士在小三的床上一阵早泄。我看见乌云里,有无头的刑天持着干戈,有铜头的蚩尤运筹帷幄,那云从天上来,看来,天上也有卡扎菲,也有萨达姆。否则怎么会有反对派。  
天空阴仄仄的,中气不足,阳气侧漏。
恩。大脑是人身体最重要的器官。恩。请你们用灵魂想想:这个大脑是最重要器官的结论是谁下的结论。曰:大脑。
那团团的云是一页页图纸,被看图的人翻烂了。揉成团,扔下了天空。

图纸易看,不易懂。有个笑话说,某人接到一大工程,按图施工,用了一个月,建个六十多米高的大烟囱,他还纳闷:要这么大个烟囱干嘛使…结果甲方来了一看把他臭骂一顿,原来,人家要他打口井,丫图纸拿倒了…
    即使拿正了图纸,随便个人看懂了也不会做。工程师这东西是在学校学不到考不出的东西。时间久了,经验多了,才叫工程师。就像你筑一面墙,筑的长了,就不叫墙,叫长城。就像红军撤退,一口气逃了两万五千里,才不叫逃,叫长征…所以说,我在工地,再怎样有灵性,撑死也只是个学徒。师傅们都说我年轻,年轻在这行里,不代表有为,而代表康有为,鲁靴越卖,生搬硬套,不切实际的主。

晌午,太阳里像放了砒孀。那么那么毒。不过待人的态度倒十分客气,它自我介绍说:我日。
天气越是热的紧,植物越是鲜明,绿的发亮,紫的发亮,亮的可人。好多行人戴着墨镜,眼上戴着,心上也戴着。不敢正视这真正的世界,为何不干脆戴个眼罩?看到些假的色彩还不如不看。身后的小黄狗说:现在的人都往心口上戴眼罩的好不好。那条小白狗抬起前爪一擦冷汗:尼码你说的那是女人,那叫Br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4 21: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媳妇不能只在脑海里找。有时候要天时地利人和。我今天请了块赐缘道人的平安扣。
人太背了就得靠外物支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5 15: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5-5 15:37 编辑
江涵 发表于 2016-5-4 21:35
找媳妇不能只在脑海里找。有时候要天时地利人和。我今天请了块赐缘道人的平安扣。
人太背了就得靠外物支撑 ...

这是很早以前写的小日记。
前几天刚网恋一个小女友。她很聪明,写的诗我很喜欢。她在云南丽江,比我小十岁。每天晚上和我视频。也不用见面。每天都很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5 16: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易章 发表于 2016-5-5 15:32
这是很早以前写的小日记。
前几天刚网恋一个小女友。她很聪明,写的诗我很喜欢。她在云南丽江,比我小十 ...

网恋有意思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5 16: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涵 发表于 2016-5-5 16:02
网恋有意思吗?

应该有。我觉得开心。而且又让她保持清白。至少不糟蹋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5 17: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易章 发表于 2016-5-5 16:56
应该有。我觉得开心。而且又让她保持清白。至少不糟蹋人。

好吧,能开心的确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5: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鸟杀三场,风云下几城。一朝袭骤雨,八面显玲珑。
骑上一辆自行车。后座上载着清晨出发。一轮朝阳,刚刚从昨夜的雨水中打捞出来,湿淋淋地,晾晒在天边。
夏天趴在一根冰糕棍上。我像狗一样伸出舌头,舔舐没有包装纸保护的冰凉伤口。
挣扎的回忆,就是风湿的关节。
湿润的始终是右手,干燥的始终是生活。
自己选择的人生,在任何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冲锋陷阵,一个人,就是千军万马,摇旗呐喊,身先士卒,攻陷的终究是,一座坟墓。
无论南辕还是北辙,我都会和太阳的轨迹,交叉为十字架。

我也要写离骚,写完就跳江,捞到美人鱼就上来,写不成离骚,我也要写部风骚。
身体有一块结石。每天早上都有。
某米说她想怀个孩子。可是她怀疑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她认为自己生不了孩子,她很难过。我没法安慰她。我只能说:你看我们男人,个个都不能生孩子。我们也没怎么难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5: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5-6 16:56 编辑

88次尖叫后我安静的
就像关在匣子里的乐器
每个人
自己不能弹奏自己
从未像今天这样渴望
你的206根手指

情书上的饲料
储备不多
我要背着一把弯月
割一筐星星
去喂养你的梦

曾经甜蜜的回忆
是如今风湿的关节

你爱我,离开我
无论南辕,还是北辙
都和太阳的轨迹
交叉为十字架

我会为你祈祷
就像受难的人
把不幸射向
受难的神

雪糕
夏天用独腿站立
站在我的拇指与食指中
我像狗一样伸出舌头
舔舐 撕去包装纸后
那冰凉的伤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8 09: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5-8 09:45 编辑

若逢桃花运,不爱桃花津。
云鬓云中挽,画眉画里颦。
明眸似春水,一笑若清尘。
敢问纤纤者,何如梦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8 09: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卿有江南月,我唯脚马诀。
手持飞鹤杖,脚著履冰靴。
风起鹏称病,雨来黍践约。
东方观末世,处处奏商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8 14: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心多叵测,人事太曲折。
物欲横刀马,功名注大河。
尔曹同烈火,你我似飞蛾。
桃渡既无处,不如进蚌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