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宠物

楼主: 难易章

宠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8: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画感觉老人蛮健壮,不象饿死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8 21: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不能想当然,长知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09: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生碌碌多无采,故事纷纷聊做斋。
雪月风花求痛快,奇山异水为悠哉。
贱人贵己虽如我,鲁莽轻浮亦不才。
水火容成身一个,悲欢演作戏千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0: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4-19 10:22 编辑

阗门罗雀隔春秋,忘性失心尽酒舟。



水向东来鱼向西,丛山何必问高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0: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懒梦淑华对镜语,闺中怨女为春愁。
星眸曳曳青灯泪,且把衣衫挂月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9 13: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和律可以发在古版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5: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4-19 16:00 编辑

四月,孤独嗡嗡作响。孤独就像所有人都头戴内裤上街,唯有你不戴,于是别人对你指指点点:这家伙居然上街不戴内裤,真变态!!
黎明并不温柔,就像打破一块坚冰一样咔嚓嚓地碎裂。
早上醒来,我看见我的灵魂,轻轻地爬起,看着我,猛烈地摇晃我的身体。我听到自己身体里坚硬的嘶吼,野蛮得像只雄性猛犸象,独自在远古的冰原上寻找,却始终看不到一只雌性猛犸。
杂念就像野草疯长,从冰原上扎根,忍受极度恶劣的气候,哇呀呀像黑脸一样高叫着生长。
雌性猛犸对于雄性猛犸来说是可需的,但是不是必须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围绕她去做。
如厕撒了一泡尿,然后对着那泡尿,捋一捋蓬乱的头发,抠一抠牙齿上的菜叶,揩一揩嘴角上的饭粒。自己对着自己那泡尿,四十五度角,剪刀手,嘟嘟嘴,卖卖萌。然后,一切都被上传到了下水道。
擦。长成这模样,还这么贱,还这么贱,还特么笑,还特么笑。
上帝也被尿憋醒。于是,人间乌云密集,绑架了太阳,用黑布蒙着面。毁了天空的秩序。一下子窗外的雨水追逐、冲刺、拼抢、对抗、犯规,激烈得就像一场史诗般地决赛。现场直播。悬念迭起。雨水就像大批防爆部队释放催泪弹试图阻止洪水一般的民众,雨水就像打破坚壁的进击的巨人般不可阻挡。我始终觉得天空是风与云的傀儡,是个精神分裂者。一会晴天,一会雨天。得不到治疗。我觉得就像某些人,阴奉阳违,高喊艰苦奋斗,私下贪色敛财,高喊为人民服务,却凶猛地平掉老百姓的房子。长期得不到治疗。就像十万万只猛犸象,能够瞬间踏碎广袤无垠的冰原。能够让十万万只猛犸象放弃雌性的吸引而勇往直前。
黑色的云碾压到人间。沉重得像一辆坦克。雨水如同高压水枪,驱散了高声抱怨的人群。
坦克就像一个巨大的火柴盒,纷飞的硫磺,红色的火焰,我不知道,那些火柴头究竟又对准了谁。履带的缝隙里,夹带着半张青年的脸,坚毅、勇敢、稚嫩、愤怒。
人这一辈子也许不会做什么大事,但是在黑暗的夜里,大多人摸黑前行,你打起灯笼,就是一种醒来;当大多人跪着趴着的时候,你站直了,就是一种醒来;当大多人都温顺驯服的时候,你不听话,就是一种醒来;当大多人都头套内裤上街,只有你不带,就是一种醒来;当大多人都用手倒立行走,只有你直立行走,就是一种醒来;在失去底线的世界,做一个别有用心、螳臂当车的歹徒,就是醒来。
稀释了血水的雨水中,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躁动不止,我擎起水做的幡,超度冤屈的灵魂。
终于停了,就像一阵锣鼓戛然而止。乌云抱头鼠窜,太阳呆头呆脑的如同注射了安定的病人。
看着摔倒在泥坑里的自己。我不会告诉你们刚刚是我拯救了地球。雨水越下越大,如果不是我刚才抱住地球,地球早不知被雨水冲到哪里去了。
一身的泥污,是上帝吐到我身上的。我猜他恨不得一苍蝇拍子拍死我。没拍死我,是他怜悯我。我不敢热爱红色的上帝,上帝离我越近,恐惧就离我越近。
换衣服时才发现,呲——草,手掌不知道被啥玩意扣划开一道长口子,巧也是一道爱情线从中间被切开,心里咯噔一下,大叫不好:这不正是预示我的爱情从此断线吗?
有人抓起我的手掌看了看,淡淡地说:这个伤不是预示你的爱情从此断线,而是预示你一生将会有两段爱情……
这个两段爱情,虽说听起来比较幸福……可是有点难。就像我的生活和新闻联播,永远是两个平行的空间,很难相交,所以爱情,本不属于我这种人的游戏,如果擅自钻进去就是一个BUG或者病毒(详见《无敌破坏王拉尔夫》)。
所以有人说,你还是先赚钱买房买车吧,有了房子有了车,你那爱情线就跟蚯蚓一样,想来几段切几段啊。
说到房子,说到车。额……
我觉得,还是拯救地球比较容易。这生活与新闻联播里永远是两个平行空间,无法相交,不能穿越。
世界上还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像我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5: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4-19 15:59 编辑


四月,总是停电。总是停电。难道发电厂不知道用南孚吗?用南孚,更持久。

红色的上帝问我:想要爱情吗?我说想。他让我撒一泡尿,然后对着那泡尿,捋一捋蓬乱的头发,抠一抠牙齿上的菜叶,揩一揩嘴角上的饭粒。自己对着自己那泡尿,四十五度角,剪刀手,嘟嘟嘴,卖卖萌。然后,一切都被上传到了下水道。
擦。长成这模样,还这么贱,还这么贱,还特么笑,还特么笑。我笑得和旁人笑得一样,我笑的是我,他们笑得也是。
我真的想要爱情。上帝是古代的,给了我一炷香的时间。
于是世界突然成了慢镜头,就像樱花在凋谢时漫天飞舞。就像露珠在绿叶子上缓缓滚动。
站在太阳下,我突然看到自己的影子是一条小狗。一条小公狗。
女郎施舍我一包狗粮,吃完我还要汪汪叫着说:这狗粮有种初恋的味道。
我可以在她面前滚来滚去,飞盘游戏,两腿站立,讨她欢心,逗她大笑,她说我可爱。可是一旦我发情,抱住她的小腿甚至是她特麽的受伤的膝盖前后耸动,她就会尖叫一声将我踢开,骂我恶心。
结束了。一炷香的时间很长,一只苍蝇甚至在我的鼻尖上已经睡了一觉。
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我是条野兽,不是宠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beast 和pet的区别有多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0 13:45: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侬本多情 发表于 2016-4-20 10:47
beast 和pet的区别有多大

bitch 和witch区别有多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0 17: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啾啾蹦蹦的鸟叫发着颤音。像是一张老上海的硅胶唱片。
天上地下没有风。偶尔一两声狗叫,拉扯着午后,午后离我突然那么远,那么静,静得就像是人死去的世界。朋友说,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因为一旦死去,会死很久很久。
突然,太阳就像是一盏红肿的灯。
窗外大风起,一身膂力,力大如牛。这大风,好比花和尚倒拔垂杨柳,大理石通砸秦皇舆。
门前的一排高矮参差的树木组成了一支地下摇滚乐队,爆发着狂野的节拍。
天空氤氲起来,婆家路漫漫其修远兮,天上的闺女出不了阁,出不了家,又要哭哭啼啼。
雨水浣着午后这块轻纱。雨水是一道符,将人类辟封印于宅第之间。
多想像英雄一样,做一代风流人物。可是目前我只能做到,一代下流人物这个高度了。
我的人生,像一朵云,要么苍白,苍白无力,要么黑暗,黑暗重重。
每个白天开心,每个晚上撕开心。撕心裂肺地在梦中嚎叫,像头野兽。每次醒来了,都感觉墙上似乎还留有狮子般的爪痕。
这一场暴雨,红了眼睛。
噼里啪啦在密布的黑云里燃烧。短刃相接,一道闪电,火星四溅。 傍晚一打雷,村子里就会停电,感情村子里的电流,是声控的。
好想念和她在一起的日子。那时候,院子里到处都是无处盛放的阳光与让人搁放不下的灿烂。太阳可口得像是一枚橘子。
她就喜欢吃桔子罐头。于是我会经常给她买。密封的罐头很难开。我满头大汗。她笑我笨,说,你轻轻拍一下罐头底部,然后再拧开就行了。我试了,果然行得通。我夸她真是冰雪聪明。想吻她,可是她躲开了。捂住了嘴。很久没有亲吻我了,我怀疑她的嘴唇都要生锈了。她说她的嘴唇密封了。不给我吃。既然跟罐头一样密封了,那么。。。我伸手拍打了两下她的屁股,然后吃到了她的罐头,味道比现在要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1 17: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1 19: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易章 发表于 2016-4-20 13:45
bitch 和witch区别有多大

生产和催产的区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5 16: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是一场熄灭的大火,将这早晨的烟雾托孤在九月。
       我看到一个指甲发黄的季节,夹指那烟,吞吐这雾,弹走八月的灰烬。
      人被绑在自己的脚上,摹拜着自己的影子徐徐前行。一场雾,扛着斧头,砍伐我前后左右那些行人。
      我妄想伸手拨开这雾,却看不见手,我欲狂奔逃出这雾,却看不见脚。晓得了,也许我,只是从行人的驱干上,被砍掉的一颗头颅。一颗飞来飞去的头颅。
   
    漫漫迷途,上下求索,一个驱干,我只为寻找自己的躯体。
    有一个与我相貌相似的男人,我轻轻落在他伛偻的身体上,发现这个人一直以来,不过假装坚强,企图掩饰他每况愈下的身体,生活将他的心脏挤压,小的只装得下一个儿子。儿子是他的唯一一点本钱了。人活一世这笔买卖。他已经赔不起了。起初,他希望儿子考个好大学,后来,希望儿子毕业找个好工作,再后来,只希望儿子找个好媳妇。而今,他所有的希望都成了奢望。那天,儿子让他买个无线鼠标回来,他随便买了个普通鼠标回来。儿子愣住了:你怎么买有线鼠标,我要的是无线鼠标?他呵呵一笑,把线一把拔掉,说:早说啊,这样不就行了。他真的不懂电脑,所以,连和儿子沟通沟通都成了奢望。这个可怜的男人不是我,是我爸爸。也许是所有儿子的爸爸。
    小时候,爸爸就希望我长大当个官,长大后大概所有的爸爸都是这样想。所以我离开爸爸,飞落在一个当官的肩膀上。自古官员政客都不是常人,都有强大的意志力,可以吃几个亿而不心慌,搞几十个情妇而不疲软,捅自己十一刀而不离奇。看来我俗子凡夫,终究不适合做官。
    那我做明星好不好,让我爸爸脸上也有光,光宗耀祖的。可是且不说我挡住脸就跟个明星的问题,先看看娱乐圈里整日勾心斗角八卦潜规则德,想快速上位,无需再找关系走后门,只需走一道门。就是艳照门…还有各种门。做不来的,所以,扑扇起两只耳朵,我的脑袋重新起飞。
    剥去浮华,总是浮躁。不如做个老一辈革命人士,看着天边夕阳,回忆红色的年代。最怕不小心摔倒了,却不会有人来扶。不妥。不找老一代,试试新二代,什么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奢糜轻浮,不负责任,迟早成过街老鼠。不妥不妥。
    还是找我自己的躯干最妥,平头老百姓,一介布衣,苦逼青年,妥妥的。
    终于在迷魂大雾里找到自己,把脑袋安在自己的身上尺寸最合适。螺母配螺丝。
    好比上帝让老鼠做了一圈动物,最终做回老鼠一样。
   
    泥土里有洗不去的疼痛,天空中是扫不去的阴霾。这种情绪,我hold不住。我只有祈求雨水把月亮还给我。我欲借那月亮的尸体,还我故乡的魂。偏偏夜在中秋,月亮却不现身。粉丝们苦等,却都被放了鸽子。月亮的形象代言嫦娥对此都没有作任何解释。月亮,耍大牌了。
    几千年来娇生惯养的月亮,就像一只熊掌,人想家想的饿了,就把月亮伸到嘴边舔啊舔啊舔,所以此时此刻,我不是英雄,只能是狗熊。
    雨水终于停了。倒干了雨水,我看到,天空的杯底尚留几抹嫣红色的茶垢。曾剥洋葱一样剥开自己,表面轻浮,其实浮躁,最后,是暴躁。所以,我淋了很长时间的雨。
    淋雨之前喝了很多闷酒,为什么喝酒?世界不和平,我愁,所以我一个人喝闷酒。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心中有佛,可是佛心中,却未必有我。所以我一个人喝闷酒。
    我想家。所以我一个人喝闷酒。
    我想家。于是,一阵秋风,我便从他乡谢落,飘回故乡,
    从上车到下车,我吐了一路。回忆像只扑过来的猫,一爪子抓破我四个月来的痴念,想起我那些愚蠢的事。就像英文录音带念到2,卡带了,于是Two个不停…
    有点晕车。忘记提前吃避晕药了。大家送别时跟我说:一路顺风。而今看来,我是一路伤风了。
    从石家庄到太原,从太原到廊坊,从廊坊到石家庄。我像条狗,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追了那么久,尾巴还是在自己身上。
    彷徨了那么久,我其实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回到石家庄,看到温故知新的地方,突然我就想要一个开始。
    就像是故乡魂,找到了月亮尸,就像个头颅,找到了身躯,就像个铁皮人,找到了心。
    我想要一个开始,简简单单的开始,像是F5,刷新一切,重新启动,从心开始。  
2011.9.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6 21: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三根刺
行走在会尖叫的仙人球上
被吵醒的人
都在数上面的刀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8 15: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稀里哗啦的雨水喋喋不休地下落,下成一个牢狱的形状,将我困在这个小小的网吧。很困,头痛,十分猛烈地思念自己的单人床。
雷声独自夯打湿淋淋的夜。幽怨,苦闷,无助。
人都在床上熟睡了,你却还醒着。有一种孤独,总是彻骨的,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无法拒绝孤独, 只有咀嚼孤独。像是呼吸别人吞吐过的二手烟。无辜而悲凉。
心里凉凉的,像愤怒的小鸟失败落地,玻璃碎了一地,小心翼翼,无论往哪里挪动,都是划伤,痛。
看见一个穿着颇讲究的女孩,衣服那么时尚,眼睛那么清纯那么明亮给人以不得不爱的勇气,让人陷入信仰般将她奉为雅典娜维纳斯观音菩萨,看着她美丽的可以冻住所有人的朝这边来的背影进了厕所,突然想到这样一个万人迷的女人却还要脱裤子拉屎放屁,神圣感顿时消失殆尽。实在是亵渎。隔壁的男孩还在看着光身子打架的电影。
有时候真不明白,女孩买很多很多漂亮衣服穿,就是为了吸引男孩的目光,但男孩想看的,却是不穿衣服的女孩。
除去春哥,男生和女生加起来就是世界,看来,世界还真是一个悖论。
悖论的世界里,这样的雨夜,你会想起哪个女生?
这是个事实,相信我,你想起的,始终是你最不愿意想起的那个女人。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你已经努力忘记她了,但是她就像墙上的精斑,你努力擦洗,仍然有黄色的痕迹,她像寄生虫一样,寄生在你心里。曾经带给你的伤害,绝不仅仅是恶心这么简单。
想起来,就像发条橙子里的强迫治疗法。
仿佛伤口还没愈合,落单飞行的大雁。丘比特突随便朝我虚拉一弦,伤口裂开,我便跌落在人间。
再如何自作聪明,终究上了感情的当,就像即便写上字撒泡尿做记号,也还是如来佛的手掌心。结果被五指山压得喘不过气。
五百年,起初真不知道孙悟空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注意到,五指山下,猴子只露出了一只手,五百年……diao丝们了然了。
五百年,翻一个筋斗的事。乘风驾云的就过去了。
有时候,很想云里雾里的翻腾。可惜终究不能如愿。就像一棵梦想飞行的树,即使长了翅膀,使尽力气也无法起飞。因为,树的根深深扎进了大地。
远离了能收获庄稼的土地,来到这窒息的钢筋水泥里,收获满大街的汽车尾气,不断寻找,不断碰壁,开始懂得一些事,什么叫生存,生存就是腻歪歪,什么叫生活,生活就是鸡歪歪。
一棵树,既然已经把根扎在地上,脚踏实地,既然不能一飞冲天,那么,唯一接近天空的办法,只能是让自己成长。
夜好深了。好饿。饿得咕咕叫的时候,是对任何色相和理想免疫的。
这个时候,有碗泡面自己吃,就会懂什么叫山珍海味求之遍,好吃还是方便面,天上龙肉地上泡面的人生哲理。
想起了那个曾经的我,雨夜在网吧里看着毛片吃着方便面,委琐但是很洒脱,吃面但不是吃寂寞,话说回来,毛片是个好东西,可以给年轻人带来身心健康,保持荷尔蒙分泌持续紊乱但是旺盛,实在是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消除浮躁的知心密友,而且,在毛片里,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是是非非,是快乐,也是安逸,是荡气回肠,也是清心寡欲,甚至能达到健肾强根的作用。
记得,从网吧出来当天我感冒了,不知是因为纵欲过度还是因为阴气太重,当时年轻气盛,觉得吃药打针不象纯爷们不象真汉子不象李宇春,于是小心翼翼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拿出冬天厚厚的棉被捂在身上,盼望病菌快快离我而去,然后尽管我很顽强,病菌似乎更加顽强,流感深深爱上了我,三天都不肯舍我而去,不离不弃。单人床上,孤星高招没人照顾,不敢给家里打电话。鼻涕和卫生纸满地都是,倘若遇到不明真相的闯进来,会误以为我飞机了三天三夜,我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于一地。
后来,是房东将我扶进了小诊所。房东是个实在人,他说,他帮我看病不是助人为乐,就是怕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在他屋子里那啥了,他得担责任,而且这屋子阴气一重,就不好外租了。尼玛……阴气一重……
三年一晃,阳气充足的我有天想去登门拜谢那位好心房东,结果那个村子已经夷为平地,一片又一片废墟在阳光下,像在干涸的河道上搁浅的孤舟。
三年一晃,我重新被困在阴气重重的小网吧。明早,等待我的或许仍然是一场感冒,一张单人床。
三年里,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否经历过双人床。反正这些年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单人床。中间那段也权当单人床,回忆起来才不会风花雪月,才不会月落星横,才不会斗转星移,才不会若有所失。
外面的雨水终于停了。
离开的时候,天已亮了,大街上若有所湿。擦一擦因为没有遮蔽,而淋了一夜的车座子,我扬长而去,仿佛,它从不曾被雨水那么疯狂地冲刷过。
就像这个城市的街道,也许明天放晴的时候,会有几个积水坑试图提示昨夜来过雨水,但是人们不会在意,完全当没有被雨水来过一样,照例匆匆忙忙地来来往往。
201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8 16: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难易章 于 2016-4-28 20:29 编辑

花与娇娥两不分,舍身做枕为佳人。
谁家芍药如仙药,引得蜂蝶向月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9 10: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块

一根笔直的面条下肚
四层整齐的米饭消失
只有和你
互相喂食的记忆
奇形怪状 无处安放
一直从肠胃
堆积到了嗓子眼
我终于输掉了这个游戏
输掉了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9 11: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段恋情的消失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9 14: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挺能吃,一碗面加四碗饭。即然是游戏,就谈不上输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