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秋杪集 12.5

楼主: 留取残荷

秋杪集 12.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13: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留取残荷 于 2016-1-22 22:46 编辑

我觉得,在艺术领域有一些原则是共通的。如简洁,好的广告有复杂的吗?诗也一样;极致,所谓的我要喝最辣的酒;锐利,直指人心,如禅师之语;而它们的反面就是,扭捏,做作和虚浮。为什么要有秋天,不删繁就简,我们怎么能看到 万物的棱角与筋骨?看见与不看见,是一个人是否真有血性的表现。所以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许灵儿
咏怀
万物入襟怀,四时从变化。无家未足忧,可以家天下。
咏沙
拳中抟不住,细细似人心。积久终成塔,千淘始见金。
天风卷弥漫,江海浸深沉。屈子魂归处,长歌怅古今。
酣梦楼主
检旧书有忆海峰普明二兄
风雨他乡见欲难,但无消息便平安。偶持旧卷吹尘散,曾是围灯雪夜看。
甲午岁末返乡翌日晨醒
四面楼高压古樟,祖居得护此荫长。一窗鸟语啾啾碎,啼入归人晓梦凉。
祖居后山多香樟,蔚然成林余荫十代,于今日渐逼仄。危矣。
甲午秋过道滘大坟闻蛩鸣用芷园读史原玉
岭南剑气动燕京,济水犹闻沉碧声。多少秋虫生等死,草间碑下舌纵横。
丁兄海上摄日出得渔人照一组颇见情怀
海礁无序日初巡,来暖躬行渔媪身。天下已轻鱼翅宴,犹多浪底觅螺人。
甲午交春
莫对阴阴卜雨晴,交春天气总难明。东风欲向侯门入,先下岭南试落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8: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留取残荷 发表于 2016-1-17 13:36
我觉得,在艺术领域有一些原原则是共通的。如简洁,好的广告的有复杂的吗?诗也一样;极致,所谓的我要喝最 ...

有道理。残荷兄思想很锐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20: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被译作迷阵血影,谁能想象。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确实是好书。时有令人会心之语。难怪可以编出读库来。
《鲁迅全集》为什么看不下去呢?除了麻将、恋爱、懒觉等更有吸引力的诱惑外,还有很悲哀的一点是,不是不想看,而是在看之前已经被别人看过了。别人看过不要紧,问题是别人的眼光变成了自己的。
  鲁迅是中学课本里被选入最多的作家,他的文章还都是重点。每一篇鲁迅的文章,老师都说成是重点中的重点,肯定要考的。于是我就迅速把老师传授的那些文字背得流熟,并深深地烙入了自己的心灵:描述了……,揭露了……,批判了……,揭示了……,反映了……,诸如此类大家都不会陌生的文字。
  就靠这股老实勤奋劲儿,我在学业上一帆风顺考入大学。回过头来再想捧读鲁迅,发现教科书中“描述了……,揭露了……,批判了……,揭示了……,反映了……”之类的话全隐隐约约浮现在字里行间。
  阅读的快感全没。
同样的悲剧发生在《红楼梦》身上。在读到《红楼梦》之前,为了应付各种各样的考试和论文,以及积累卖弄学问时的谈资,“红学”文章反倒读了许多。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没有完整地看过《红楼梦》,但关于《红楼梦》的主题思想段落大意版本渊源包括各种红学流派和观点什么的俺也什么都知道;虽然特别想看一遍《红楼梦》,但一捧起《红楼梦》就全是各种“红学”文章在灵魂深处乱飞,弄得自己都怀疑自己,那种发自自我本真状态的感动和感悟在哪儿?
  不好意思,《红楼梦》就这样也被我弄伤了。
  这就是我所认为的读书的最悲惨境界。
这段话很有趣。如果不用这么谐趣的笔调来写,那么大概就是:大脑被污染之后,不可能再漂白回来的。钉子深深扎进去,就算拔出来也会留下窟窿。读书也以自己的心眼去看。实在看不懂才能参考别人看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2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1.22晚上看若干搞笑视频。有一对黑皮肤小孩极其好玩,嘴张得极其夸张,却又感觉自然。明亮的眼睛和张大的嘴巴形成了有趣的对照。不由感叹中国父母很少有这样搞怪的能力。搞怪不仅反映能力,也反映思维方式的特别。大抵上搞笑视频有这样几种模式:孩子表演型(唱歌,真人秀,加舞蹈);孩子和动物互动,此类特别多;几个孩子一起搞怪。孩子和玩具互动。但不管是哪种类型,都需要父母引导和下指令。父母即导演。
夜归途中听捉泥鳅歌因忆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感赋二首
寥落何人不有初,凤栖梧叶已全枯。纵教濡雨明春发,还是消凝旧叶无?
红陨园花落地针,寒星寥落夜萧森。痴騃不望闲人辨,自向孤轮眺素心。
文:恶魔的奶爸
是的,我做了。
我确实为他趣写了软文,而且不是第一次。
我在知乎上分享了很多答案,全都是都是免费的,很多媒体找我,我都拒绝了,尽管这些答案价值不菲(标明自己付出了很多),但我都拒绝了。为什么,因为我热爱知乎,我认为知乎是个和平的地方,大家都很理性,很温和(给大家戴高帽子)。当我熬夜到3点写这些答案的时候,我没有想过拿一分钱(苦情)。为什么现在我只不过写了几篇软文,大家就都讨伐我呢,这就是那个理性温和的知乎?(占领道德高地)
我并没有强迫谁去买什么东西,我也看不上那几个钱(表示清高),这只是我的一次实验,我只是想看看自己创业的能力,我已经筹划很久了。(引领话题)我写了很多答案,被各种自媒体、平台抄袭的很多,我没有跟他们要过一分钱(转移话题)。我在知乎也累了,知乎不再是以前那个知乎,和大家欢乐的打闹,讨论英语(强调自己的专业),而变成了肆意人肉隐私的平台!(装作痛心疾首)
我对知乎失望了,我今后将渐渐的离开,所有的回答都将转移至我的公众号里。AAA,BBB,CCC他们也会来,共同打造一个高质量的公众号。
(此处应有二维码)
请喜欢我的朋友来这里吧,在这里我们依然可以快乐的讨论英语,如果觉得我对你有帮助,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打赏我。(转移成功)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人们,我爱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1: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题柱二首 其一(宋·陈师道)
永安驿廊东柱有女子题诗云:“无人解妾心,日夜长如醉。妾不是琼奴,意与琼奴类。”读而哀之,作二绝句。
桃李摧残风雨春,天孙河鼓隔天津。主恩不与妍华尽,何限人间失意人。
从昔婵娟多命薄,如今歌舞更能诗。孰知①文雅河阳令,不削琼奴柱下题。
按:① 赵本、四库本、张本作如
残荷按:文雅河阳令,不知何典,潘岳?王安国?
北宋·刘斧《青琐高议》前集卷三有《琼奴记》,副题为《宦女王琼奴事迹》。文章略云:琼奴姓王,为湖外人王郎中之女。琼奴幼时,举动敏丽。不幸父母早逝,她迫于生计嫁与一赵姓宦家为妾。此时琼奴年方十八,“修目翠眉,樱唇玉齿,维发莲脸”,很得丈夫宠爱,但遭到主妇嫉恨,累受鞭扑凌辱,每日以泪洗面。后随夫赴官荆楚,途中宿淮山骚,琼奴于壁上题辞,备述身世凄凉与所遭受的困厄辛苦。篇末还谈到王安石之弟王安国得知消息,曾撰长诗专咏此事。
琼奴记  宦女王琼奴事迹 轻浮高一
琼奴姓王,湖外人王郎中之女。不言其里,隐之也;不广其名,讳之也。父刺琼馆而生,因以名。琼奴年十三,父为淮南宪,所至不避贵势,发谪官吏,按历郡县,推洗刑垢,苟有所闻,毫发不赦。属吏震恐,莫敢自保。琼当是时方居富贵,戏掷金钱,闲调玉管。初学吟诗,后能刺绣。举动敏丽,父母怜爱。是时琼父以严酷闻于中外,罢宪归,死于辇下。琼母亦不久谢世,其囊橐尽归兄嫂分挈以去,所有金珠衣物不及百缗。兄嫂散去,琼旁无强近之亲,孤处都下。琼先许大理寺丞张实子定问,张知琼孤且贫,遣人绝之。琼泣曰:“虽有媒妁之约,我命孤苦无依,不能自振,彼绝我甚易,我绝彼则难。”遂见弃张氏。琼久益困,或为邻妇里女访之云:“向能固守,今不可得,人能择子,子不能择人。我为尔代嫁某人子可乎?”琼曰:“彼工商贱伎,安能动余志?”又不谐。岁余,琼大窘,泣曰:“蔓短不能攀长松,蝇翼安能附骥尾。家无蔽体之衣,则为僵尸;地无三日之食,则饥且死。此身不得齿人伦矣。”会佣者妪知,乃欺之曰:“子虽肌发形骨分甚端丽,奈囊无寸金,谁肯顾子?有赵奉常累世簪裾,家极丰富,俾子为别室,虽非嫁亦嫁也。舍此则子必饿死沟中矣。”琼泣许之。翌日,妪持金縠,携珠翠之饰,与琼服之,乃登车。是时琼方年十八岁,修目翠眉,樱唇玉齿,绀发莲脸,赵一见倾心慕爱。琼小心下气,尽得内外欢心。同列者见嫉,谗之于主妇。妇大恶之,遂生垢骂。久则浸加鞭扑毁辱,延及良人,赵弗敢顾。琼愈勤,主愈不乐。琼语赵曰:“堂堂男子,独不能庇一妇人乎?”赵曰:“吾自恐愧无地,子无绝我。”琼知无所告,灰心凌毁鞭挞之苦,每春日秋风,花朝月夜,怀旧念身,泪不可制。赵赴官荆楚,出淮,馆荒山古驿。琼感旧无所摅发,闷书驿壁,使有情者见之伤感称道。好事者往往传闻。王平甫为之作歌,辞意精当,盛传于世。今以平甫之歌洎琼所题之文,具载于此,使后之人得其详也。
琼奴题  记琼奴题淮山驿其题于壁曰:昨因侍父过此,时父业显宦,家富贵,凡所动作,悉皆如意。日夕宴乐,或歌或酒,或管弦,或吟咏,每日得之,安顾有贫贱饥寒之厄也!嘉祐初,不幸严霜夏坠,父丧母死,从其家世所有悉归扫地。兄弟散去,各逐妻子,使我流离狼狈,茫然无归。幼年许嫁与清河张氏,迨其困苦,遽弃前好,终身知无所偶矣。偷生苟活,将以全身,岂免编身于人,遂流落于赵奉常家。其始也,合族皆喜,一旦有行谮之祸,遽见弃于主母,日加鞭棰,欲长往自逝,不可得也。每欲殒命,或临其刀绳二物,则又惊叹不敢向。平昔之心皎皎,虽今复过此馆,见物态景色如故,当时之人宛如在左右,痛惜嗟叹,其谁我知也?因夜执烛私出,笔墨书此,使壮夫义士见之,哀其困苦若是。太原琼奴谨题。 
王平甫咏琼奴歌其歌曰:
惊风吹云不成雨,落叶辞柯宁择土。飘飘散叶如之何?茹苦食酸君听取。淮山苍苍古驿空,壁间题者琼奴语。琼奴家世业显官,过此驿时身是女。银鞍白马青丝缰,红襦织出金鸳鸯。宝队前呵路人避,绣幕后拥春风香。弟兄追随似鸿雁,严亲气概临秋霜。州官邀临县官送,下马传舍罗壶浆。仆夫成行奏弦管,侍姬行酒明新妆。朝歌暮饮不知极,已许结发清河郎。明年父丧母继死,弟兄流离逐妻子。哀哀琼奴无所归,郎已弃奴奴已矣。饥寒渐渐来逼身,富贵回头如梦里。从兹转徙奉常家,于初才见始惊喜。偷生苟活聊托身,谗言或入夫人耳。衾寒转展遮泪眼,残月射窗嗔起晚。执巾持帚先众姬,无奈夫人责慵懒。织罗日日遭鞭棰,经年四体无完肌。每期殒命脱辛苦,刀绳向手还惊疑。今朝侍行复此驿,景物完全人已非。悠悠万事信难料,耿耿一心徒自知。西廊月高众人睡,展转空床独无寐。昔日宁知今日愁,五尺罗巾拭珠泪。潜行启户防人知,把笔亲临素壁题。自陈本末既如此,欲使壮夫观者悲。哀哀琼奴何戚戚,翻作长歌啾唧唧。弟兄可戮郎可诛,奉常家法妻凌夫。傥知琼奴出宦族,忍使无故受鞭扑?我愿奉常闻此歌,琼奴之身犹可赎。千金赎去觅良人,为向污泥濯明玉。
王平甫墓志 宋/王安石
  
  君临川王氏,讳安国,字平甫。赠太师、中书令讳明之曾孙,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讳用之之孙,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康国公讳益之子。自(缺字)角未尝从人受学,操笔为戏,文皆成理。年十二,出其所为铭、诗、赋、论数十篇,观者惊焉。自是遂以文学为一时贤士大夫誉叹。盖于书无所不该,于词无所不工,然数举进士不售,举茂材异等,有司考其所献《序言》第一,又以母丧不试。君孝友,养母尽力。丧三年常在墓侧,出血和墨,书佛经甚众。州上其行义,不报。今上即位,近臣共荐君材行卓越,宜特见招选,为缮书其《序言》以献,大臣亦多称之。手诏褒异,召试赐进士及第,除武昌军节度推官,教授西京国子。未几,校书崇文院,特改著作佐郎、秘阁校理。士皆以谓君且显矣,然卒不偶,官止于大理寺丞,年止于四十七。以熙宁七年八月十七日不起,越元丰三年四月二十七日,葬江宁府钟山母楚国太夫人墓左百有十六步。有文集六十卷。妻曾氏,子瓬、斿,女婿叶涛,处者四女。涛有学行,知名,瓬、斿亦皆嶷嶷有立,君祉所施,庶在于此。
参考资料:浅议宋代题壁诗词中的女性形象及其悲惨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