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月仿

韶华白驹(日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诗

写诗,是极为自然的事情。在心灵想要诉说,灵感闪现的一瞬间。写过的,能背下来的不多。每当回首,羞惭早期作品中的青涩,欣喜一些值得咀嚼的句子。写诗,兴许这也是爱好使然,所以坚持。爱上文字,就像投入一场义无反顾的爱恋,如离离野草,只为一些感动自己和路过的眼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恙



病是一种身体不堪抵御的状态,濒临绝境的却是精神。所以喝水是一种稀释,情感抱恙谁能得见?那些不为人知不堪启齿的过往,像一枚固执的芒刺,扎疼整个人生。人生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喝水减缓痛感,沉寂稀释深创,淡漠逆境和低谷。相信走过去,就是一片天!



感冒物语


鼻涕与纸巾齐飞,头晕共身懒一色~~~
如是,四时之感,无一不是衰运之势,风邪之趁~~~

有没有月光,晒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0: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仿 发表于 2015-10-13 19:48
都是头像惹的祸啊

这是我在汉诗网的时候用的头像,我很喜欢,是那时候我幻想未来儿子的模样,可惜这幻想永远成幻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和肥聊完,接着河满子上线来打招呼,提起昨晚过生日的情景,我好像激动幸福小于那什么什么的情绪,和他聊了小半天,我说我该写个感谢,他说是滴,你该好好写一写感谢。河马老腰受不住,坐不得了要去走走,给我发个拜拜。

      他发来的好好写一写,感谢两字是引号。我想他是体会到了我内心的东西。

      生日承蒙蕙质心兰发起公告在各群,操心办理联系就餐和酒吧,前来参加的共计6名。孤独儒商、肥婆姐、折翼雄鹰、蕙质心兰、大乔、刚子。

      儒商姓文,叫他阿文,是我多年的网友,也算是一根儿粉丝吧,我们见面没几次,壮壮的、富态的,还白,他的确是个儒雅的商人,常常深圳香港的跑,好像一直都很忙。阿文给我带来的生日礼物是一盒巧克力、一瓶雅芳香水,事实上后来巧克力我偷偷送给心兰家的小姑娘了。一见面阿文就要拥抱,很热情,可以感受到老友的情意。肥肥也是老友,从网上认识走向现实,我们相隔的不远不近,所以想见也是容易的,这回奔着生日来了,这情意很真切。肥肥托花店送来了一把花,一整把的百合,香水百合!一大朵大朵开放的花儿热热烈烈,挤挤闹闹,香气四溢!  心兰带着女儿来了,她担心没蛋糕不好看,买了一个带来。雄鹰是铁哥们儿,只要一招呼立刻人就到,拎着三瓶伊力特毫不含糊的全力支持。刚子是我生活圈子的朋友,年纪不大很老成,在银行工作,他表示要来我很意外,当他拎着一个大蛋糕出现的时候更是意外。

      吃饭间,上桌就是长寿面,阿文给我盛了第一碗带鸡蛋的。气氛融洽热烈,大家边吃边喝边聊。也记不清喝了多少杯,两个手机一直在响,都是打来祝福问候的,记得土豆,专门打来道歉因为晚上出不去,不能来参加很遗憾。其实姐妹的情意,来不来都在那里,不会减退的。当花店的人打电话给肥肥说到了,她把钱交给刚子,刚子下楼去收货,刚子抱着一大把的花儿进来,我尖叫了,和肥肥进行了一个交接仪式,我说没人照相吗?心兰用手机拍了下来,说明天传网上。感谢完肥肥,将花放在茶水的台面,我们继续吃喝。

      心兰说女儿喜欢那花花,想抽一朵,点头让她抽,抽出来一枝,这一枝上有两朵花,一朵开着,一朵还是花蕾,孩子拿着玩了一阵,让妈妈折断花茎将花朵别在头上玩。勇哥从广东河源打电话过来,亲自道一声祝福,这感动暖暖的。说暖暖,你们知道吗?她给我发短信了:生日快乐,保重身子。我惊喜万分给她回电话过去,好像很多话堵在心里,一时间都要拼命往外挤,笨嘴笨舌的问吃饭了没?其实那时候都快10点了,想想也该早吃了。问她头还晕不晕,说老晕,一天差不多20小时都躺着。让她多活动走走,不行就去看医生。就餐的地方很吵,把暖暖的话切割的有些碎,大意是听明白了,关照她要多注意身体,心情要开朗些,恋恋不舍挂了电话,没吃几口又响起来,是男生的声音。

      你们猜是哪位帅哥?

      他也在电话里让我猜,我想了想,下午温柔打过了,这把没听过的声音应该就是他了:波波?对不?他有些气馁了:怎么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一点也不好玩!哄着他说那下次我多猜几下吧,这次真不知道你还等我看我笨笨猜不出的样子。讲完电话回包厢去吃饭,一整晚就这样穿插,一会儿一个电话的没停。下午有小点、小妖、温柔、小堇都打来的,小堇是每天都会有一个问候,虽然每次打来我都在呼呼睡大觉,还很香的那个状态里,应答电话都是含糊不清的,但是只要听到小堇的声音,就想到她明媚的笑容。

         心兰说该结账了,阿文拦住拿过电脑票就去买单。  3瓶酒全部干掉,我也醉晕了,走路打晃。第二场是心兰联系好的零点相约酒吧,老板娘妖说她请客,让我们吃完饭直接过去。两辆车载着6人,上车就倒下了,到了酒吧门口根本就站不直,双腿发软,被他们拉的胳肢窝下面的胳膊细细的皮肤,像刀子划一样的疼,胃里难受也疼,是种快死了的感觉。

      歇了好半天,阿文扶着我,一手抓着栏杆,一步一步下到地下室的酒吧里。一到他们占着的沙发圈那儿,就躺下了。闭着眼不知道是谁,反正很多手,一会儿来拖一下,一会儿来摇一下,每动一下,胃里就翻江倒海,要吐。使劲睁开眼,发现沙发边放了一个垃圾框,干呕不出来,口渴,嗓子裂了一样,突然就觉得呛鼻,在沙发上翻个身,还是呛。使劲睁开眼一看,不知道谁扔了一个燃着的烟头在空空的垃圾筐里,燃着了黑色塑料袋,心里一股火冒,爬起来穿上鞋子就朝酒吧外面走去,晃着摇着抓住了门把手,终于跨出酒吧的门,听见后面心兰跟上来,在关切的问去哪儿。

      一路朝楼上走去,心兰在后面问没事吧,没答话,是难受的说不出,我知道她关心我。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外面好像是变天了,风很大,从左边吹过来,还夹有细碎的雨丝,很凉爽,一下子觉得舒服很多。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在拍,那胃里难受的感觉又来了。看都没看就伸出胳膊去挡,嘴里含糊叫别动,别动我。但是整晚,都拿我当疯子一样,自己说什么都没人听的,不停有人来摇啊晃动啊拍啊,要我坐好,要我回酒吧招呼人,要保持一个好形象。

      吹着凉风,再也不想下去了。但是被拍着拉扯着,胳肢窝下面的皮肤依然在痛,胃里依然在抽抽,头上戴的发箍也不知道去了哪儿,记得躺沙发上自己取下来,交给了人的,有人接过去,还有耳环也摘下来伸出去,有人接过去的,我想不管是谁应该替我收捡好的吧?但是第二天发现不见了。耳环在,其他的,我的花花礼物也不知道在哪里,我的蛋糕做的什么款式也没见过,我想会有人替我收好的吧,给我送回家。事实上,我的生日蛋糕,进了不认识的人的肚子里,连一句感谢也没听见。事实上肥肥送我的,这一辈子头一回收到的纯纯的全是百合花的花束,被东一朵西一朵抽掉后,最后整把都不见了,肥肥,对不起,我没看管好你送我的礼物,我想在你生日的时候,我一定要回谢你这深深的情意。


      阿文,对不起,我浪费了你的心意,擅自将礼物转赠给了人。对不起刚子,你买的蛋糕我还没尝一口,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图案。你花了什么心思在上面。

      生日27号是正份的日子,  其实在26晚,在阜康还有沙沙一族,他们车友会包括河蟹在内的一帮铁杆,临时加了一个我的生日这个主题。河蟹下午来到我家,联系了辆车,我是想去的,看看沙,听河蟹一说车友会,想着自己是圈外人就作罢了,没想到晚上沙打电话来,要我立刻打的去阜康,老沙一发话,下刀子也要去啊,还说十几号人等着我一个,他们酒足饭饱了,准备去第二场的歌谷嗨歌,让我直接到那儿。拦了辆车,被司机宰了两张大钞,风驰电掣的去了。四姐他们那一帮人很热情,素不相识送给了一句又一句一遍又一遍的祝福话语。


      这一天有身边近的,电话网上遥远的,大家像是约好了,一起发射祝福的电波,我被电到了。对大家只有感谢。

      感谢所有打电话来,发短信来,做帖子来,参加聚会来,以及邀约我去集会的朋友,你们值得我深深鞠躬,道一声:感谢!

      醒来洗完澡打开电脑,两个手机没电,换上电池发现飞跃打了6个未接,雾发来短信。阿文睡到中午起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我怎么样,对他说浑身酸疼,腿上到处青的紫的,肘弯还有破口,洗澡都疼。他说他也喝糊涂了怎么回家的都不知,我说我也不知,只是看着你走了,我想是生气了吧?看我醉成那样,破坏了多年以来在你心中完美的形象。当听说我把巧克力送人了,问我你就不怕我伤心吗?我有些无措,觉得是不是曲解了阿文的初衷,对他道歉说对不起。肥肥说看着这场面好乱,好奇怪的别扭,觉得那把花花是白买了,我想也是白买了,好好的一个生日送花和收花,到头来我俩的感觉都求个码的不在状态里。刚子倒是没说什么,但是在心里老觉得对不住这小兄弟,老对不住的还有所有的人,我怎么一不小心就铸成了这么多的过错呢?而且想想自己还很无辜。这种铸成大错的感觉,在5月18日那晚听雨轩聚会之后,次日一整天我关在屋里,无心参与任何谈话,一个人静静的思考,心里很难过,想哭哭不出的那种,董哥和我聊了半天,开始对他倾倒,他分析了问题症结所在,才慢慢的缓解那种揪心难受的疼痛,我想我是毫无防备的被人戏耍了,在那个本来很隆重的集会上,将多年的人脉关系割的七零八落,这几月来一直愁闷,想着怎么去修补我无心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我的哥们儿姐们儿,对不起!

      在今天这一晚,我又有了那种被戏耍的感觉。

      想发誓的,发誓再也不过生日!重复前年被那个女网友“百合”在生日那天骂我滚出去的之后发过的誓,但是好像没长记性,也许是不落忍吧,所以觉得发誓很可笑,因为就做不到,哪怕发誓的诅咒很难听,但总会心软。也许这个诞生日就是错误的,所以这一辈子都在吃苦遭罪,而每一年的生日这天,就更加显得罪上加罪——自己难受,难看,别人也不舒服,这是为什么呢?生日这个词,是不是从此该忌讳了。

      两个儿子分别在QQ里表示了他们心愿和祝福,侄女儿雨聪看到转发在空间的给豆子和自己的帖子,关注了,我理解为全家人的代表吧?家里其他人没什么动静,也习惯了这样的冷漠,所以只能这样理解。在这远方,在这生活了10年的城市,还是有一些人缘交际的吧?起码感觉自己不算得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也还有三五知己,还有自己喜欢或者爱慕的某类人,或者被某类人崇仰和尊敬。

      狠狠反省,是要调整一下人际关系的轻重亲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阜康游记



人说,世上有两件事难,什么事呢?割别人身上的肉,掏别人兜里的钱!当然,强盗们那些不算哈。
      
      我说,还有一件事最难!
      
      组织活动,让人按时集合,难!
      
      记得约的人可不少,答应去的却不多,真正能听我忽悠的,就少之又少。当然,绝招还是有那么几手滴,忽悠不动?我吓唬!连讽带求,哼哼,不信拽不来几个春游滴?
      
      终于,成行了!
      
      接上雾,接上白衣敬尧,已时近正午。终于可以松口气,对破沙有个交代了。司机有些为难,三个大人两个小孩,怕撞上检查被罚滴呢。雾要闪人不去,被我喝住。白衣自告奋勇单独走,我等就一溜烟,出发!
      
      想前几日应承破沙,带上一队人马,出乌市,逛阜康,转吉木萨......等等等等,看这小分队的行动,像一个手机牌子:拖拖拉拉(摩托罗拉)! 这时辰赶过去,够呛!
      
      出乌市,过卡子湾,心情像热情倾泻的阳光,热!还亮堂!
      
      路旁的树,还枯着枝桠。等红灯的当儿,仔细的瞧,能看见带着毛绒的细叶,这就是春了。

        车进了阜康市,左拐右拐,来到谢氏菜馆。破沙立于路边,俩小子一口一个干爸,破沙咧嘴傻笑。和雾和儿子们随破沙进了饭馆,边爬楼边电联白衣,问到哪儿了。惨兮兮的白衣,坐上往阜康的车,几乎被人卖了猪仔。半途碰上查车,停下不走了,满车人嘟嘟囔囔,白衣火大的问还走不走?车主嘴硬:嫌慢你打的去?白衣眼一瞪:你给钱,我打去!那人立马赔笑:好啦就走,没见正交涉的嘛。晃晃悠悠才又上路。
        
       破沙介绍菜馆的川味特色,雾拿了菜谱让我点。我一乐,到了川菜馆还看菜谱啊?叫来小妹,我说你写!噼里啪啦一顿狂点,破沙老雾有些傻眼:敢情菜谱在你脑子里啊?!嘿嘿我乐的更得意了:想当年,咱进医院,都如此这般的点打吊瓶的药呢。记得有次酒喝翻了,急性胃炎,疼的快写遗书了,半夜打的看急诊。几天的吊瓶,好了。
        
       不成想过一月,又犯老毛病,亏得记性好,上一次的处方记得清楚:杜冷丁XXXX单位,来一支;先锋X单位来N瓶......把个值班医生逗得乐滴不行:哟!你进饭馆啊?!
        
       白衣到时,咱们酒满上还没喝。酒是好酒,情是真情。
        
       给娃们上了啤酒,娃们兑可乐雪碧,解决的很快。破沙要罚酒,迟到就不说了,主要是定好的上午十点出发,破白衣竟然关机到一点半,联系不上人,干着急啊。还有李涛,我没涛儿电话,也等白衣拽她来的。老七咋也请不了假,非你莫属昨夜Q里泡美眉,被母老虎发现,限制今天的自由,子时发来短信(估计是借口嘘嘘卫生间里发的),说不去了,短信就别回了。
        
       白衣很爽性,填填肚子先吧。一顿风卷残云,吃饱。来咱喝足,连干三杯。
        
       沙叫了一声,好!今天咱都随意,不劝的啊,能喝多少是多少,该喝的不喝也不好。酒杯端了起来,娃们也一起,来,走一个。
      
       孩儿们吃得差不多,出去溜达了。剩下咱四个人,就不知哪那么多的话,热闹滴不行。网上、群里、论坛。那些帖,那些人,那些事。
        
       白衣有群叫月寒宫,和我那听雨轩有些渊源。正聊得不亦乐乎,白衣手机响起,他宫里的海遥打来电话,白衣指着手机:巴塞罗那。几人一愣,那么遥远啊?海遥都熟悉,宫里常忽悠的人,这可热闹,咱每人对着手机再一顿轮番问候加狂宰!
        
       想那某一夜,上线来到月寒宫,忽见一怪名,以为男同胞搞怪的呢,点资料一看,乐了,原来是美眉。一顿腌臜,妞忍不住了,见我等酸词来来去去的,估计赌气吧,换了海遥。呵!不错,有点文化的意思。其实,这才慢慢回味过来,心有所思,情有所感吧。隔海相望,归路迢遥。
        
       不觉间,一瓶子老窖干掉了。沙坚持要打开第二瓶,拦不住就由他去。人话也狠:你们不喝我自己整!
        
       话不断,杯莫停。沙沙白衣红了脸蛋,雾脸不改黄黑参杂的本色。也许由于心情爽快,兴许是慢慢悠悠的喝,我一直是微醉的。第二瓶打开里面有副扑克,呵,有意思,正好来玩喝酒游戏。我发牌,定下规矩:这一轮点大的喝酒!K十三点,A一点。各人抽取一张,自己不许看,贴在脑门上,别人可以看见的。挨个询问,你喝不喝?连问三巡,白衣经不住问,自觉认喝。好似有灵感,他就K的呢。第二轮白衣发牌:大的喝。白衣雾都二点,沙十点。问第三遍的时候,沙敲边鼓了,对我说,你就喝了吧。想要是都不认喝,比大小,不自觉的要罚,喝双杯的。结果认喝,翻牌一看,晕死俺鸟:3点!

        说说笑笑喝喝闹闹,第二瓶也底朝天了。
        
        出得门来,天色还早。一路顺马路溜达过去,不远处就是沙说的畅岁园。园子不错,草正泛青,树犹待绿,花才初放,游人三三两两,悠然自得。
        
        为找WC闲逛,见一老人,拿长长的毛笔,里面灌了水,在地上写字。拉了白衣来看,啧啧!那书法,盖了!似觉行草,洋洋洒洒,蔚为壮观,一首《七律.长征》,一挥而就。可惜当时惊呆了,没记得拍下来。
        
        园子里流连到天色渐晚,去到破沙家中小坐,老妈妈熬了小米粥,招待几个酒兴尚浓的家伙。沙要大伙住下别走了,想想还是回吧。无不散的宴席,叨扰半日,也差不多了。


        出了门,沙沙跟沙沙娘子菲儿送出门来,一队人马散步一样来到车站,已十点过,班车早停运了。
        
        跟出租砍好价,上车。向沙和菲儿挥挥手,告别,打道回府!


2009 .4 .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5.24 买花

2012.5.24  周四  晴

买花

李兄弟是我在天涯认识的文友,因为咱是版主的缘故,时常感觉有责任如辛勤的园丁修改童鞋们作业一样,把本版浏览个遍,他的文章就这样落入我眼帘。

李兄弟写的是连载小说,可是每一章节都很短,给留言提出介个问题,他解释是手机发送的,工作不便上机。

想想这位对文学的痴情大过于咱,开始钦佩。

而后来邀请他来白鹭,准确说是加入了会员群,并没有在网站发帖。而在咱们的会员群里,才又认识到了他对易经玄学的研究(说真的咱也对这感兴趣),也就陪他胡扯几句。

说起财运,他建议我去买仙人掌,照做。半月后碰见,他问:近来财运如何?答:衰到家了。

问及何故,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对他讲了,他“嗨”了一声:怎么就买成了仙人球?!

咱想都是带刺的那种,还上网查了仙人球有防辐射的作用,没想到不招财还泄了财气。

而且勤快的咱隔一天浇一次水,把个茁壮的直径约14厘米的金虎名球球,给沤烂了一个大洞。问兄弟如何处置,答:弃,从速。

好吧,照做。并谨遵兄弟嘱咐选了今儿个本周算是灿烂的天气,重新买回来掌掌。



晒图图,今儿新买的阿掌。(卖花的老板娘叮嘱,半年浇一次水都麻搭木有)

老早就买的蟹爪兰,开过一期花,红色的,貌似无香。

买花途中花絮报道:

去的路上途径地下“天亿达商城”,闲逛发现一家复古风潮的服饰小店。
老板是位谨言的女女,直觉很厚道。店内饰品有发簪、耳环项链,风格仿萨顶顶藏饰风格。
也有竹简、团扇、男女各式折扇、香包、绣包(袋)。
真是喜欢,观赏了一圈,和她聊了几句,买了个小小的手机挂件,10元。
想等以后做了汉服,再去光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点废话

近来发现不少的朋友,也许介绍人没有详细交代,需要进行《会员注册后三件事》的完成,也许是知道有三件事,一看标题,就不以为然了,心里想着不过是一些条条框框的规定罢了。

可是在犯错了被提醒,才回头一看,居然还规定了。什么字号、颜色、排版、字数、话题分类等等等等。


在意的,就改了。不在意的,继续犯,继续犯。哎呦喂,这就苦了管事的。
管事的,雅称叫编辑、秘书、店小二、服务员。不好听的,就叫擦屁股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幻真道人 发表于 2015-10-13 20:33
这是我在汉诗网的时候用的头像,我很喜欢,是那时候我幻想未来儿子的模样,可惜这幻想永远成幻想了{:1_4: ...

生了个公主?娘娘啊,大喜啊。小棉袄,以后都不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丢狗前后

黑妞丢了,在遍寻不见,呼唤声声都没动静,出了网吧大门,巷子里没几个人,很明显没指望的,因为诚心偷了,就不会站在冰雪的巷子里等我去找,还找到。

家里电脑歇菜,多番努力未果,打了白衣的电脑专线,复,下午7点才可以来做系统。
那时才中午12点,想出门去,黑妞在笼子里乱叫,想着约它前娘燕子吃午饭,就给妞穿上衣服,套上绳子,装在购物袋内抱着出门了。

在燕子家稍坐,我俩去到她楼下的天府小吃。吃完我俩道别,去各自呆的网吧,抱着小妞来到老根据地:金万泉山网吧。

中途上厕所,那时正在群里跟小姐姐静听风过聊着,记录显示是17:00,在不到10分钟,等我一出来,黑妞不见了,明明绳子系在桌腿上,那么紧,那么牢的,想着挣开的可能性不大。问了做网管的那个女孩子,说没注意。心里好失落,好失落,蹲下,在约100台机子的网吧内每一条过道唤妞妞,依然没任何回应。

没顾得穿外套,就一层棉质T恤出了网吧门,站在门口看巷子里,没几个人,心里好绝望。忽然有点儿想起豆子离我而去的那天,那个傍晚送他上火车,我跳下软卧车厢门,火车还没开却再也不敢站下去,挥挥手扭头就走。心里那种掏空的感觉。

回到网吧座位上,依然是无奈。忽的想起给燕子打个电话,告知一声。大致说了经过,她劝我别太气,能不气吗?在电话里不知不觉拔高了嗓门,咒骂开来那个偷狗的,很难听。


给河马也发了:狗狗被偷了,也许不在线他立即没回,这会刚刚回复我怎么丢的,忽然我的余光看到旁边过道有个小影子,一看:黑妞。没顾得怀里抱着包包,也没顾上还带着耳机,跳起来扑过去就抓住它,它一惊,蹲下了,抓在手里,那种感慨呀~~~~

童鞋们,在这之前,就在说说这里,我都打好帖子了,比刚才电话里咒骂的更为难听的字,我想那代表我的愤怒都已打好,就快要发送,妞回来了。

删除了内容,换上现在的。既然放了,好吧,我收回。

失而复得,是一种幸运,我想我以后会更小心,更精心去照顾黑妞。某种程度上,我的性格早已培植嫁接了照顾别人的习惯,免不了了。

相守很难,相惜不易,人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0: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偶遇小堇

昨天没来,帖量像个没娘的孩子,可怜巴兮的一点点,还不到100。
爬上来没多久,偶遇小堇。
两个孤单的人,分别陪各自的闺蜜死党,分别半夜上线。
小堇陪好友烫发,吃烤肉。
我陪好友吃串串。

分别失眠在初秋的夜里,相互倾诉最真的心声。
这是我们的选择吗?不是,但结果是。

那该死的、甜蜜幸福的新生活在哪里?
那个死心塌地来爱的人人,有本事别出现,出现了先打五百大板——这些年死哪儿去了?丢咱自个儿伶仃飘摇。

话是心里的,憧憬也是。
也许两个孤单就是温暖吧?

所以我们在文字中依偎,触摸到家的味道。
谢谢小妞,这一晚该有个美梦,找到安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1: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雪心

在我的习惯里,冬季的雪景,和夏天遍野的翠绿一致,它们属于同一种附生的东西,随着光阴。遥远的那边,遥远其实也不过是抵达的时间概念,需要更多耐性去等待而已,在那边,有温柔企盼的眼神,和雪一般平常淡然。而那些我不曾听过和闻见的声音光影,是他熟络的。

所以我们彼此在各自的轨道里,触摸朝夕可闻,淡然漠然在日复一日。各自应对各种突如其来和谙熟于心的事件,人物.....

而我们又牵动在某一根脉络里,连接着温暖的天地,这是白鹭。
白鹭衍生的情感,就是真爱。
不耿耿些许的失手,不拒绝一切善良的初衷,就那么如雪景里的夕阳,照过我的欢欣,然后传递给你。

正如你希望我安宁着,我也正期望你平安。
在各自的生活里,互为温柔的暖心,然后相守探望的心愿——冬季到乌鲁木齐来看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1: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丝带飘起来

这会儿,中央10台(科教)播放着电视节目——零艾滋:向理想迈进!

今天是12月1日,也许很多朋友不记得,这一天是世界艾滋病日。

世界卫生组织将12月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是因为第一个艾滋病病例是在1981年此日诊断出来的。全球卫生部大臣关于艾滋病预防计划的高峰会议上(World Summit of Ministers of Health on Programmes for AIDS Prevention)提出的。从此,这个概念被全球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慈善机构采纳。


艾滋病,即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英文名称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AIDS。是人类因为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后导致免疫缺陷,并发一系列机会性感染及肿瘤,严重者可导致死亡的综合征。目前,艾滋病已成为严重威胁世界人民健康的公共卫生问题。1983年,人类首次发现HIV。目前,艾滋病已经从一种致死性疾病变为一种可控的慢性病。


电视里专家和艾滋病防治宣传形象大使的出席,讲解与宣传,相信人类会战胜疾病。


想想,很沉重的。
万物主宰的灵长类动物,终还是输给了疾病和意外。
人类与疾病,其斗争就是一部历史长剧。
再想想我们的健康,不由得的珍惜拥有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1: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肚子饱了。。。。。。

前天么吃,昨儿傍晚,刀削面,小份的,鸡蛋打卤。

在送餐来到之前,对鸡蛋打卤很憧憬,在外卖变成面前的食物,吃下去的第一口,打心眼儿里就给它颁发了天下第一难吃。


今天忙完一些杂事,决定正式进餐。
腊肉茶树菇干锅,水煮肉片, 酸辣土豆丝,没吃完打包回来了,半夜饿了继续吃。


小满说:胖死你,圆的在地上打滚儿。

我想很圆的时候是有过的,那是还没有记忆的童年。
今儿的签到留言: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等待长大的童年。机缘巧合,被提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1: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露从今夜白

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

白露从这刻起始,那么夜长漏尽时分,有谁被惦念惊醒?
一转眼就没了夏,火红如荼的嬉闹终归宁静,静到犹似从不相遇。
纵不曾遇也罢了,只生生疼痛熟络过后的陌生。
想想,何尝不被未曾熟络的陌生那时,惊喜在每一次小欢喜?
得来不喜,失去不悲。多想做到一生安宁,却总在努力中白费。

生在卑微从不卑微,料想该是苍穹下弯,草木上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1: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仿 发表于 2015-10-13 20:50
生了个公主?娘娘啊,大喜啊。小棉袄,以后都不冷了

木,后来一场暧昧终止了所有幻想,我至今单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21: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幻真道人 发表于 2015-10-13 21:16
木,后来一场暧昧终止了所有幻想,我至今单身

真巧,我也单身,之前生了两个贝勒,可是依然还是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仿 发表于 2015-10-13 21:31
真巧,我也单身,之前生了两个贝勒,可是依然还是单了。

恩,其实我觉得单着挺好,所谓寂寞孤独都只是偶尔的,大部分时候我需要的是天马行空的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1: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的读了部分,剩下的明天再读。
读了你这些日记,我对你的印象逐渐在改观……
以后多交流,也希望在茱萸湾能看到你更多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4 1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孤单,也许就是温暖,这话中几许沧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4 19: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了你的日记,感觉你的生活特别丰富,和你比起来,我的生活就单调多了,上班下班,周末宅家,偶尔去爬爬山,也是独来独往。
感觉你身体不太好,以后还是少喝点酒,至于烟,我一直不赞成女人抽烟,当然也不赞成男人抽烟,不过男人本来就是世间浊物,可是女人就没必要染上这些浊气,你说是不?当然这只是我一点劝慰之心,你要不认同就忽略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