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3|回复: 9

明代扬州女诗人冯小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5 2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杭州西湖孤山玛瑙坡旁原有一个小小的石坟,墓碑上刻着“明诗人小青女史之墓”。这个年轻的女诗人冯小青就是读了《牡丹亭》后自叹身世以至于压郁得病而夭折的。那时,凡女人尤其是少女都没有独立的人格。她是16岁时被武林(杭州)名士冯千秋从扬州买回杭州作小妾的,后被大妇所不容被幽禁在三面临水仅有一线陆路可通的孤山放鹤亭边。入晚,她面对孤灯一盏,形影相吊,唯以《牡丹亭》一书自遣,因而在她极少传世的诗篇中有一首《读牡丹亭绝句》,可以从中仿佛看到她那时的思想轨迹。她是这样写的,“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闲看《牡丹亭》,人间亦有痴于我,岂独伤心是小青。”一天,她到孤山上的尼姑庵去面对观音大士默占一诗,“嵇首慈航大士前,不生西土不望天,愿祈一滴杨枝水,遍洒人间并蒂莲”。这就是说,她个人无所要求,但愿大士慈悲为怀,普施甘露,让那些原应配成一对对的天下男女们终成眷属。


    冯小青的作品大部分都遗失了,留下来的不多,常见的如下:
  《绝句》九首
绝句一
春衫血泪点轻纱,吹入林逋处士家。

岭上梅花三百树,一时应变杜鹃花。

绝句二
新妆竟与画图争,知是昭阳第几名?

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绝句三
何处双禽集画栏,朱朱翠翠似青鸾。

如今几个怜文彩,也向西风斗羽翰。

绝句四
脉脉溶溶滟滟波,芙蓉睡醒欲如何?

妾映镜中花映水,不知秋思落谁多?

绝句五
盈盈金谷女班头,一曲骊歌众伎收。

直得楼前身一死,季伦原是解风流。

绝句六
乡心不畏两峰高,昨夜慈亲入梦遥。

见说浙江潮有信,浙潮争似广陵潮。

绝句七
稽首慈云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天。

愿将一滴杨枝水,洒作人间并蒂莲。

绝句八
西泠芳草绮粼粼,内信传来唤踏青。

杯酒自浇苏小墓,可知妾是意中人。

绝句九
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闲看牡丹亭

世间亦有痴于我,岂独伤心是小青。

《古诗》

雪意阁云云不流,旧云正压新云头。

来颠颠笔落窗外,松岚秀处当我楼。

垂帘只愁好景少,卷帘又怕风缭绕。

帘卷帘垂底事难,不情不绪谁能晓。

《寄杨夫人诗》

百结回肠写泪痕,重来惟有旧朱门。

夕阳一片桃花影,知是亭亭倩女魂。

  词:

《天仙子》     

文姬远嫁昭君塞,小青又续风流债。也亏一阵黑罡风,火轮下,抽身快,单单零零清凉界。

原不是鸳鸯一派,休猜做相思一概。自思自解自商量,心可在,魂可在,着衫又捻裙双带。

《南乡子》残存三句

……数尽恹恹深夜雨,无多,也只得一半工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4: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颜薄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9 08: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什么呢?诗词戏文不可多看多读?杭州没有扬州宜居?抑郁症者真无药可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23: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胡锦芳昆曲《疗妒羹·题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23: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23: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疗妒羹》,明吴炳作。写乔小青遭大妇苗氏所妒,处境艰难,后经人救出,妒妇也得到惩罚的故事。共三十二出。有《奢摩他室曲丛》商务印书馆排印本、《古本戏曲丛刊》三集影印明崇桢间两衡堂刊本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23: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扬州女子乔小青颇具才情,不幸父母早亡,以致流落在风月场中,后来被褚大郎买作侧室。那褚大郎一向惧内,其妻苗氏妒悍无比。夫妇俩五十上下年纪尚无儿女,经苗氏母舅颜仲通苦劝,从扬州买得小青作妾。小青一到褚家,苗氏妒火中烧,卸了她的衣饰,焚了她的书文笔砚,并将她拘禁在后面空园内,命陈妪看管,严禁与褚大郎接触。小青独处空房,不胜哀怨,昏睡中梦见自己手执梨花,却被狂风吹落,因“梨”寓“离”,自感不祥,更加悲戚。颜仲通尚有一侄女,是吏部员外郎杨不器的夫人。杨不器风流俊逸,杨夫人聪慧贤达,夫妻俩感情甚笃,只是年近四十,膝下尚虚,杨夫人力劝丈夫纳妾。杨不器却说非才貌两全的佳丽不娶。杨夫人亲自遴选,没有中意的,转托不器的好友韩向宸代为物色,韩向宸亲到扬州,却无功而返。杨夫人特去褚大郎家拜访,得见小青,顿生怜爱之意。临别时,小青向杨夫人借阅书籍,杨夫人—口答应。风雨之夜,小青孤灯独坐,阅读所借书籍,读到《牡丹亭》,不胜感叹嗟吁,自怜自伤至极,不禁题诗一首,随手将诗笺夹在书中。杨夫人回家,告知不器小青之事。不器甚是偏惜,便去书房消遣,见到锦笺,对小青更加思慕,于是央求夫人合计救出小青。杨夫人特邀褚大娘和小青同游西湖,杨不器暗中跟随,出示小青所题诗,并高唱和诗一首,二人情愫遂生。嗣后,杨不器奉旨起用人京,杨夫人假装为妒妇苗氏设计,劝其将小青送至孤山。苗氏依言而行,小青到孤山后,贫病交加,孤凄伤感。苗氏借送药为名,暗下砒霜之毒,幸陈妪早有防备,毒计未逞。忽一日小青昏死,苗氏卷走小青衣饰后匆匆而归。幸韩向宸赶到,救活小青,领回家中暂住。后来,杨不器回归故里,陈妪将小青秘密送至杨夫人处,杨夫人安排小青假扮鬼魂,与杨不器幽会;后又假意吃醋,弄得杨不器非常尴尬。杨不器带人去孤山掘小青墓,空手而返。杨夫人告知小青未死,并将小青领出与其成婚,杨不器感恩不尽。后杨夫人和小青先后各生一子,弥月之际,褚大郎等皆来庆贺。一向以为小青已死而被鬼魂骚扰的苗氏见到小青,惊吓不已,待明白真相,又要撒泼。颜仲通大怒,杖责苗氏,韩向宸亦拔剑要杀她;小青求情,免其一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8: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昆剧 疗妒羹-题曲 张洵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8: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昆剧 疗妒羹-题曲 张洵澎—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 ... 5!2~5~5!9~5!2~1~3~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8: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人如花,张洵澎应该是哪一种花,颇费踌躇。那种花,一定要花形大,且艳丽,才够

得上比喻张洵澎。想来想去,芍药差可比拟。 对她的表演,她的身段、唱工、她的风格,专业人士似乎颇多批评,说她有许多问题。虽然如此,她的技艺之不精,不妨碍她艺术的表现力。审美观保守的人,很难欣赏她的美吧。

初看她的杜丽娘,觉得这哪里是妙龄少女杜丽娘,却是个风情万种、怀春的少妇。虽然如此,她的寻梦一出,舞得千姿百态,夺人眼目。她的表演极富感染力。她的无限陶醉、无限痴迷,让观众和她一起沉醉、缅怀。她是为美而生,为爱而生。她眼神里的热情、眉梢眼角的风情,热辣张扬。然而,她的美,有种张力。她虽然艳丽,却有种高贵;她虽然柔媚却有种奔放,正是这种张力,丰富了她的表演。

中国传统的审美观,所塑造的女人多半平面淡薄。生命力旺盛的女人,似乎都是坏女人,如阎婆惜之类。正是这种审美观,使张洵澎的表演受到限制:似乎难以找到适合她那一路的角色。要不是柔弱娇怯的,如杜丽娘那一类,代表了大多数。要不是潘金莲、阎婆惜那一路的。张洵澎是夏奈尔·可可那一路的美人,有种热力、对生命和美的痴迷、激情,使她们不属于这任何一类。

李香君呢?从孔尚任的剧本中,很难对她的性格有清晰的认识。不过从她的言行看,她应该很刚烈吧。作为一个名妓,应该有典雅的风致,也该有些风情吧。只是目前塑造的李香君大多性格模糊。演员是按照传统对美女的标准来演,只是那是否能让人感觉是李香君,则另当别论了。张洵澎年轻时绝对是个美人,如果让她演李香君,技艺再锤炼琢磨一下,应该光彩夺目吧。

你可以不欣赏张洵澎那一路的美,但你不能否定她的美。我看她演的《寻梦》的时候,我不认为那是杜丽娘,但这不妨碍我看了一遍又一遍,被她性格中的热情如火、表演中的万种风情所吸引。


折叠花落水留红

昆曲是一轮600年前的旧时月色, 用他独有的烟视媚行, 流传至今。 600年后的今天, 有一位女子, 形销骨立的站在舞台上, 脸上姹紫嫣红, 风情万种, 风吹长诀飘飘舞, 惊破霓裳羽衣曲。 他就是昆曲一代名旦-张洵澎。我一直喜欢牡丹亭, 笔清情浓又凄婉莫名。 而张洵澎则是把杜丽娘演绎的最为妩媚妖娆的人。 她的扮相可谓"一笑万古春, 一涕万古愁"。 更有她的舞。 记得《寻梦》那一出, 着一身云蒸霞蔚的罗衣, 细步香尘。 一回首, 红馥朱唇, 粉浓腮艳, 舞姿翩然, 眼波尽诉风情月意, 袅袅青烟里不着痕迹的笑魇如花。 每次看这一出, 都在这双雾锁烟迷的眼里, 忘却了朝代, 晃如惊艳于这颠倒众生的红尘一梦。我一直觉得张洵澎是属于过去的。 她盖世无双的容颜, 几经风雨凋零, 仍然遗世独舞于昆曲-这纸醉金迷的繁华旧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