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明月楼高

查看: 23328|回复: 377

明月楼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19 21: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得佳徒一名,但还没有时间悉心传授,翻到以前的一篇短文,颇惭愧,先贴来填充一下:
         有人批评新版《红楼梦》应该叫《青楼梦》,其实倒也确实是有一本小说叫《青楼梦》,没有真正读过,今天在书店里翻了一下,原来也是一堆才子佳人,中间还有一段教写诗的,连“平起平收”、“平起仄收”、“仄起平收”、“仄起仄收”的各种格式,都一一罗列,让人比较惊讶,看来作者是真心教人写诗的,我那篇谈格律的文章正在想要不要写下去,比较而言,还是古人实在。
       其实,青楼本来是指青漆涂饰的豪华精致的楼房,曹植诗云:“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甚至帝王所居也称“青楼”,《南史·齐纪下·废帝东昏侯》:“ 武帝兴光楼,上施青漆,世人谓之‘青楼’。” 唐李白《宫中行乐词》之五:“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皆可证。后来嘛,不幸得很,就像乌龟一样,受了某行业的连累,名声就相当不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21: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散文的修养和写作》小议
        今天拜读了秋鹿草风老师的《散文的修养和写作》一文,内容比较丰富,但我对祝勇评范仲淹《岳阳楼记》的那一段比较留意。摘录如下:
        他(祝勇)说:“范仲淹在展示他的词语功力之后,上升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高度,则多少有些矫情。我们似乎很难发现这一政治口号与景物描写之间的粘着关系”。“粘着”一词用得特好;反过来说,范仲淹这里的文字是“两张皮”。祝勇继续说:“至若春和景明…….郁郁青青”,从今天的眼光看,没有那个高音的结尾,确乎是一篇好文章;有了它,这篇文章就成了“烂尾工程”,堕入俗套。
    虽然没有读过原文,但我相信秋鹿老师不至于误解或曲解他的意思。所以就这片言只语,发一点并不政治的议论。
      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谈到,方苞改八家之文,屈复改杜诗,八家、少陵复生,必有低首俯心而遵其改者,必有反复辩论而不遵其改者。我就谈谈范仲淹必不遵祝勇所论的地方。
      我不知道祝勇是怎么读《岳阳楼记》的,至少我认为,他并没有真正读懂,或者只是为了发惊人之论而故意为之(我也不隐瞒我的真实意见)。首先,“上升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高度,则多少有些矫情”,范仲淹矫情吗?这个话要是他祝勇说出来,不仅矫情,甚至恶心,但范仲淹何许人也?他就是政治人物!出将入相,文章事功,轰轰烈烈,以功业自许,以气节自负,发而为文,岂是庸夫鄙儒所能为?虽不屑屑于文章之道,但有所作,气格自高。
        再说“粘着”。范仲淹这篇文章根本不是为了写景而写景,写景只是为了抒情,为了议论,作为被贬逐外放的迁客,遇到同是迁客的滕宗谅请其为文,当然会借题发挥,写岳阳楼不能不写景,范仲淹写得很好,但他的身份、他的抱负使他不可能像我们这些普通人,满足于山巅水涯、日色风云、花草虫鱼、儿女私情,他必然要发议论,本是政治人物的范仲淹,发的议论怎么可能离开政治?若他不发议论,恐怕这篇文章也就没有写的必要了。那写景与议论是不是“两张皮”呢?不是。篇末的议论不是突兀而起,而是通篇一以贯之的。从“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开始,就定下了基调,后面直接说迁客骚人“览物之情,得无异乎”,如何不同?对衰景,“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对美景,“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但这只是一般人所为,非“古仁人”所为,“古仁人”如何?“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直是一气鼓荡,条畅贯达。要是没有这样的主心骨,这篇文章充其量是文人在失意中强作闲适状,怎么可能千古流传?这通议论不仅仅没有使文章成为烂尾工程,相反在皇冠上缀上了价值连城的明珠。文中的写景,只是为了衬托心境,“悲喜两大段,只是借来翻出后文忧乐耳”(金圣叹语),祝勇之流,舍本逐末至此,实在可叹。
        祝勇说:“散文是一种依靠个人感觉和经验来展现时间和空间,并对夹杂其间的人的状态、命运进行认识、判断、思考和言述的文体”。《岳阳楼记》正是一篇“依靠个人感觉和经验来展现时间和空间,并对夹杂其间的人的状态、命运进行认识、判断、思考和言述”的文章,不知祝勇为何评不得法?莫非攻击千古名文,更容易沽名钓誉?
        金圣叹评此文“一肚皮圣贤心地,圣贤学问,发而为才子文章”,祝勇略识其才子文章,不知其圣贤心地,如宋玉《对楚王问》所云:“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凤皇上击九千里,绝云霓,负苍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蕃篱之鷃,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鬐于碣石,暮宿于孟诸。夫尺泽之鲵,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苟非其人,则无其文,苟非知音,宜乎乱弹。看来,读散文正如秋鹿老师所说,是要有修养的,范仲淹的胸襟气度,怕是祝勇所不能理解的。读尚且不得其法,何况写作?何况指导人写作?
        中国古代的理论,造就了古代散文的辉煌,不知道如今这么些理论家的出现,提出这么些伟大的理论,能不能使今后中国的散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2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芍药诗《无奈》遭精,深夜雀跃,嘱零落与我,各题七绝三首顶帖,神疲力倦之际,皆曰“口水之”。

头颅荒尽空嗟老,旷野流风草自春。
瘦马不知沧海事,夕阳影里伴诗人。

绿绮声声白日迟,柔情深处竟何之?
莫怜人世知音少,一阵乌啼万首诗。

春衫落寞叹曾经,人世谁垂一点青?
泽畔孤身无寄处,树头天外眼如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21: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因为长期受我管教,心怀不满,常以诋毁我为乐。今天吃饭时对他妈妈说:“老爸是个大笨蛋,老爸没有脑子,他连一加一等于几都不知道……”
     如果是哥德巴赫猜想,我承认我没有本事证明,当今世界还没有人能证明,但就他的知识水平,明显属于“恶毒攻击”。我本不想理他,谁知小家伙不依不饶,还考问我:“老爸知道一加一等于几吗?”我不屑一顾地答道:“等于零。”儿子大得意,向他妈妈道:“老爸真不知道,竟然说一加一等于零。”
     我对他笑笑,说:“一加一本来就是等于零,我证明给你看。”用筷子夹起一块豆腐,送进嘴里,告诉他:“这是一。”再夹一块放进嘴里,告诉他:“加一块。”然后张开嘴巴:“你看,没有了。”
     儿子惊讶地看着我,目瞪口呆。
     呵呵,对付不了你,我这个老爸以后怎么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21: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柳》
一枝枝
柔若无骨
据说
是人世间最妖娆
最风流成性的
妖精

《梦》
身体
受到时空的拘束
只有梦
可以自由飞翔
尤其是
春梦

《窗》
两种人的通道
一种是
偷东西的
一种是
偷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19 21: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都是旧作,谁让我又想砌楼又想偷懒?只能如此了,诸君包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9 22: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师父的沙发一定要坐。先抢位置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9 22: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得佳徒一名,但还没有时间悉心传授,翻到以前的一篇短文,颇惭愧,先贴来填充一下:
        ...
万里西风 发表于 2010-11-19 21:38
汗,一开篇就言佳徒。怕是劣徒笨徒就对不住师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08: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窗》一首,黑色幽默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08: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窗》一首,黑色幽默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1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风得佳徒喜悦之情泛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1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风雅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13: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楼高,名字确实风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14: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西风家,来读西风的思想,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0 17: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枕高楼到夕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2 11: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高。。。。。{:1_8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4 11: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师父不更新,也得给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4 19: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断黛 的帖子

我想更新,今天没空了,别人催书稿,我得还债,上来偷瞄一眼就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26 16: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师叔的清风明月楼坐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5 16: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酒醉的药师(口水诗)

如果
要评选最可爱的人
我想
一定是药师

如果
要问药师什么时候最可爱
我想
一定是酒后

当别人用红酒与你干杯时
你用的是白酒
当别人喝掉一斤红酒
你也义无反顾地喝掉了一斤白酒

酒醉的药师
可爱得让人惊叹

女服务员扶你出来时
你就预约了下次的见面
虽然下次不知道是何时
我看到了孟浩然般的风度——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你在车上
时而昏睡时而醒来
醒来时说的话总是高深莫测
你的语言变得飘忽
变得难以捉摸
但是你帮柳生计算的快乐时光
却是异常精确

当你一骨碌来到了农田
我看到了世界上
最优美、最曼妙的转身

在你付出680块汽油费、过路费后
你依然在积极地准备
准备把更多的钞票
递给辛苦的老五


可爱的药师
但愿昨天晚上
英子也像我一样
欣赏着你的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