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西行漫记

楼主: 春水如蓝

西行漫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5 17: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壮年莫可任蹉跎,千里关山独啸歌。
快意弛车青藏线,牦牛喇嘛自声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8 08: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树



       沿S308从治多往玉树,途中在立新乡的草地上休息了片刻。过了扎日南九之后,继续顺着阿穆尼喀擦穆山脉向东南方行走,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玉树县城----结古。从墙面涂料颜色看,玉树市区的楼房多是新建的。在双拥街和结古大道的T形路口,看到了414地震遗址。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出,砖混结构的建筑和钢结构建筑相较,抗震效果要差很多。

        除了414地震遗址,玉树市区已经看不到地震之后的痕迹了,而新建造的街区规划中,除了楼宇的屋檐装饰外,其它也看不到藏族特色了,和中国大部分开发中地级市差不多,只是车辆、行人没有中东部那么稠密。
      
       从玉树县城出来又重新上了G214往巴得,正在修路当中的国道G214,还不如S308好走。到了马场附近,天就完全黑了下来,要想住宿,只能到囊谦县城,于是又赶了一百多公里夜路,晚九点十分到达囊谦县城----香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8 08: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囊谦
     
      到达囊谦县城香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整个县城一片黑暗,没有路灯。从早晨上路开始算起,已经整整17个小时了,除了在治多午餐的半个小时外,一直在路上颠簸,身体已经很疲倦了,就想找家宾馆住下,洗个澡之后,赶快躺到睡觉。看到街边一家宾馆亮着灯,进去之后,见前台就一个服务员,问了一下,被告知没有热水。退出来再问隔壁小店的老板县政府招待所在哪里,老板告诉我在香达北街,车子开过去一看,大院的大门都没有了,似乎在拆迁之中。

       回到路边找了小餐馆,要了一个石锅鱼,一个牛肉酸辣粉,一碗米饭。在等上菜的时候,倚在椅子上就犯困打起盹来。

        随便吃完之后,只好又回头到刚才那家宾馆登记住下。进房间洗漱的时候才想起,当天早晨在清水河起床之后竟然没有洗脸,也没有刷牙,跟花脸猫似的过了一天。

       床铺不堪细看,依然和衣而眠,一宿无话。

        21日清晨6点起床,退房之后来到街上,总算看清了街道风貌。沿香达北路南行的路边,看到了正在修建中的寺庙,抓拍了两张照片。

        刚出囊谦县城,有一段养护路段,等候通行的时候,相向而遇、停着的吉普车的主人是一位魁伟健硕的藏族朋友,名叫阿旺,也算是倾盖相逢的朋友了,搭讪了几句,竟然和我是同行,也是做工程的。

        上了G214,映入眼帘的是一支亮闪闪的河流——扎曲,和巴彦喀拉山口流下的那支河流一样的名字,不同的是,那扎曲,是长江最大支流雅砻江的上游,而这扎曲,则是澜沧江的上游。实际上头天晚上赶夜路的时候,黑暗之中我已经错过了美景,G214从郭龙尕、扎木耕开始直到香达的这一段路程中,是沿着扎曲河岸过来的。

        囊谦是青海最南边的县,属于三江源地区,澜沧江上游的昂曲和扎曲都发源于唐古拉山北麓的杂多,流经囊谦境内的,除了扎曲、昂曲之外,还有巴曲,子曲,其中巴曲汇入昂曲,子曲汇入扎曲,而最终在西藏昌都境内,昂曲和扎曲汇合成为澜沧江。

从帐卡给到谢尕拉垭口是一段峡谷地带,连续上坡10公里,然后又是连续下坡11公里,弯道极多,险象环生,路边山体附土很松散,随时有塌方的可能,路面多有山上滚落的碎石。途中曾被一块突然飞落的石头硌住底盘,车轮立即拐向路牙,一瞬间拖地5米,幸好及时刹住才没有翻下山崖。

        过了谢尕拉垭口,还有一段隧道——曲泽尕峡隧道,过了隧道,就到了西藏。

        刚进西藏就见到了一对放羊的藏族母子,母亲很善良,孩子更纯洁得像天使,拍了一张合影作为纪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8 08: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10-19 07:44 编辑

路遇贵人--旺中和思达

在囊谦南端的穷什弄有一个检查站,这里就是国道G214上的青南门户,从西藏进入青海的车辆需要检查登记,而出青海进西藏的车辆直接放行。

       检查站的横杆是人工启闭的,一个五十来岁的藏族中年男子,皮肤黝黑,不知是不会说普通话,还是懒得说话,在放行一辆大货车入境之后,挥手示意等在一边的我直接通过,省得他再拉来拉去。

        离开穷什弄检查站,就出了青海,进入西藏了。时间是11点来钟,道路转进一个山谷 ,阳光和煦,山明水秀,路边坡地上绿草茵茵,有牦牛在山腰慢悠悠的走动,完全是世外桃源的感觉,我也停了车,去草地上晒了会太阳。

        离开那片草地,走了不几分钟,也就大约3、4公里的样子吧,就到了西藏的多普玛检查站。

        把身份证、驾驶证、车辆行驶证一一做了登记,准备回到车上的时候,负责登记的女警官又叫住了我,让我顺路把两位一直等在路边的美女藏胞带到类乌齐,表示同意后,两位美女随我来到车前,把她们的行李放入后备箱,然后一同上车,向类乌齐出发。


        车子在山谷间蜿蜒而行。大约是怕说话吵分散我的注意力使得我不能专心开车的缘故,两位美女默默坐在后面,不吭一声。其实我倒是想她们两人说话,一是因为上路这么久了,难得有这么长时间和藏民坐在一起聊聊天,二是这多天来长时间开车太疲倦了,说说话、打打岔,不容易犯困。

        话头还是我说起的。递给她们一人一罐红牛饮料之后,我先是请问了她们的名字。那位年长一点的大姐告诉我,她叫旺中;再问另一位年轻一点的,自陈名叫思达。随口继续问下去,旺中在藏语里面是什么意思,思达又是什么意思。旺中告诉我,“旺中”在康巴藏语里面有权力越来越集中,官越做越大的意思,而思达之所以叫思达是因为小时候得过一场病,险些殁了,家人长辈希望她以后健康起来,日子越过越好,有越来越富有的意思。我听完哈哈一乐,笑出声来,说:“那我给你们二位总结一下,你们都是贵人,我旅途中遇到的贵人,一个是权贵的贵,一个是富贵的贵”,旺中、思达也都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不再寂寞。尽管我知道康巴藏区有许多习俗禁忌,但是我还是问了她们二位的工作、生活状况。旺中和思达都结了婚,旺中的爱人和她本人都在类乌齐的养路队里面,孩子已经读高中了,明年高考;思达有两个孩子,都还小,爱人在类乌齐工作。她们每周休息两天,到了冬季大雪封山的时候也就呆在城里单位驻地里面不上路了,每个月的工资奖金加起来有个四五千块,但是这里的物价也高,羊肉、牦牛肉也都在二、三十块钱一斤。

       虽然在发音上还是有浓厚的藏族声调、节奏,但总的来说旺中汉语表达很流畅,说话不疾不徐,说的也多一些,而思达则说的很少。我又询问一下她们接受教育的情况,旺中还真的不简单咧,完整的高中教育,当过三年代课老师。我跟她笑言,如果早先不是去做老师耽误了时间,而是做了公务员,没准现在也到了自治区做个大官了,真的越做越大了。思达读完初中就工作了,换来换去,辗转来的养路队。

       我还问了她们所在地的居民教育、医疗保险覆盖事情。九年级义务教育都普及了,入学率百分之百,没有孩子到年龄还不去上课的。城市居民基本都有养老和医疗保险,牧民的医疗保险情况不太清楚,大约有个百分之七八十吧。听了还是为藏民感到高兴,能有这样的比例那就不少了。

       在旺中讲述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在今天内地难得听到的词:“党的人”,比如她说她们是有单位的人,就说“我们是党的人”这样的话来表达,同样的句子出现了好几次。这样的借代应该不只是个人修辞手法,而应是他们所在生活圈的语言习惯了,不由感叹了一下,“文化大革命”中的文化确实起到了渗透融合的作用了。

       除了以上的话题之外,我还向旺中和思达学了几个藏语单词:朋友-格列,再见-央木,早晨-晓巴,中午-理工,晚上-工木,我爱你-那曲那尕,吃了吗-撒玛撒喀力。

       也不能白学人家那么多东西,在木达山谷间的溪流边停车洗了一把脸之后,回到车上,我指着清澈溪流,问她们:“二位,你们知道这条河流的名字吗?”俩人均表示不知道,我不禁得意起来,高兴地卖弄道:“我告诉你们,叫紫曲,紫色的紫,河曲的曲。”

       230公里的山道,开了两个小时就到了,相当快的,从多普玛到类乌齐的路面确实好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愉快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在类乌齐往丁青、昌都的三岔路口,我帮旺中、思达取下行李,合影留念,交换电话号码,握手道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16: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10-20 20:23 编辑

类乌齐

       和旺中、思达分手后,车子继续往前行驶,进入类乌齐县城。看见道路左侧有一家四川泸州餐馆,便掉了个头,停下吃饭。

       老板娘炒菜的当口,走到街上逛了逛,市容、卫生还不错,白色路灯灯杆上装有太阳转换器,挺先进的。市面看上去也要比曲麻莱、治多要富裕一些,因为是G214的沿线,路上车辆、行人也要多一些。路边有几个巡警在盘问着两个藏族的年轻人,仔细看,警察也是藏族的,远处的T字路口还停有一辆红蓝颜色桑塔纳警车。

       沿街一溜新盖的二层楼房,底层铺面还没有全部开业。仅有的有几家店,也是以杂货居多,门前放着崭新的液化气瓶、门口堆满了毡毯和藏袍,店堂里面挂着的则是汉民们穿的服装。

        回到店里饭菜汤都已经做好,边吃边和老板娘聊天。

        老板娘告诉我,他们是四川泸州人,来类乌齐已经四年了。他们夫妇育有两个孩子,都放家乡由老人带着。他们每年在外半年多点,等冬季下雪的时候,过往的车辆少了,生意淡了之后,他们就回四川家乡去了。

        跟她说起在街头看到的景况,问这里的治安如何。她说不怎么好,这里的藏民民风比较剽悍,时有打斗的事情发生。政府对藏民很好,生孩子给钱,生多少都给,读书给钱,开店给钱,甚至挖虫草也给钱,藏民们生活得无忧无虑的,比他们这些从外地来西藏的人好多优惠和福利。但是这里藏族小孩子不怎么爱读书,许多孩子年纪小小的,就知道到街上开房。普遍不怎么讲卫生,还有就是在两性关系上很开放,这里还有一妻多夫的婚姻形式。

       听过一些藏区民俗,知道一妻多夫制,顾执中、陆詒二位先生合著的《到青海去》一书中有章节提到过,一路上和旺中、思达在一起的时候就很想问的,但又生怕触犯人家的顾忌,就没敢问,没想到还真的有。

       最后说一下,这家泸州餐馆做的菜味道很不错,正宗川味,老板娘也很热情,价格也合适。以后朋友们如果走这条线路,不妨进去吃个饭,唠个嗑,休息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7 20: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滋有味啊,好想尝一尝老板娘的手艺,该拍个菜面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9 16: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春水兄!

真冷,读你的字,取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0: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后续吗?邵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4: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6-7 09:55
在路上迎来的一个黎明中,车子出了故障,显示屏上电池故障灯亮了。  
       扭动点火开关,脚踩离 ...

仗剑天涯,后会有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4: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6-9 19:20
从平均海拔50米左右的津京地带,一跃而至海拔1000米左右的内蒙古高原的南缘。除了稍微有点疲倦之外, ...

你错过鸣沙山,真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5: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7-2 20:09

这海一时半会不会消失的,多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6: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8-21 13:06
站在青海湖边上,向茫茫不可见的对面望去,不由在心中赞叹:好大的一片湖啊!中学地理书上就 ...

青海的草原 一眼不完 喜马拉雅山 峰峰相连到天边 古胜和先贤 在这里建家园 风吹雨打中 耸立五千年 中华民族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6: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9-10 22:16
黄河源头--玛多     
      
      行车记录仪摄录的视频显示,我是5月19日中午13时45分离开花石峡的,到 ...

终于心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6: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9-10 22:17
巴颜喀拉山

        “巴颜喀拉”是蒙语的译音,巴颜喀拉山的“巴颜”和巴彦淖尔的“巴彦”是一个词,词 ...

呼吸没有问题吧,心脏有没有反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6: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下文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