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西行漫记

楼主: 春水如蓝

西行漫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8 22: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7-19 07:49 编辑

       这里是银川横城西夏城景区。

       因为导航仪的缘故,16号晚在G6京藏高速银川东立交出口拐错了方向,走上了G20青银高速,顺路看了银川黄河大桥,然后从大桥拐下。出收费站后,搜索附近酒店,又被导到了这里。车从S203省道进入景区停车场时已经是晚上八点30分,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门前问过保安,里面可不可以住宿,保安和后面宾馆客房部联系之后说可以,并说你占便宜了,白天来是要收门票的,晚上来的话免受门票,明天白天可以在里面玩一天,又说,今天有活动,房费只收两折。听完之后,呵呵一笑,把车向黄河边上的酒店开去。

       连续两个右拐弯,车子开到里面,下车出来一看,只有建筑的立面照明灯带和路灯灯光是亮的。王城里面空荡荡的,宾馆的一楼大厅黑黢黢的,一楼右边的餐厅有几个厨师模样的人坐在那里聊天。上前询问宾馆前台在哪里。人家告知,在二楼,于是上楼去登记。大约听了门口保安的说明,服务员已经迎在楼梯位置。取出身份证、交了押金,安排在一楼。看到这里过于冷清,不由多问了一下,今天还有人住这里吗?答曰,今晚就你一人住这里。一听不觉有点心里发怵,会不会闹鬼,有没有盗贼,这也太空寂了吧。于是,又多问了一句,这里治安好不好。小姑娘答道,挺好的,治安没问题。

       钱已经交了,也不好意思在小女孩面前胆怯,硬着头皮提了行李,走向一楼过道尽头的房间。过道长长的,立面照面折射的仅有一点微光,你看不见脚下地毯的图案,服务员在前面引路,过几个房间之后,才在墙上摁亮一个廊灯开关。

       进去房间,放下行李。转身出门又去找吃的,餐厅告知,已经下班了,只能到外面去吃了。过来的时候看见景区门口有几家饭馆,虽然只有几百米,但是累了一天,已经不想跑了,还是又发动车子回去景区门口。

       景区门口有几家饭店,看了第一家汉人开的饭店后,觉得价格有点高,一个黄河鲤鱼要120元一条,于是跑到第二家回民餐馆,问了一下,结果还是这个,算了,不用跑第三家了。坐下之后,点了黄河鲤鱼、炒韭菜,麻辣豆腐。黄河鲤鱼是完全的农家做法,配料葱段加蒜头,鱼的味道倒也细嫩鲜美。吃鱼时候,我还想,如果这黄河鲤鱼用扬州厨师来烹制的话,色香味形会更加诱人。因为这是西北回民做的菜,我又想到了张承志的那篇散文《旱海里的鱼》,不过,回民和回民不一样,西海固山区和银川平原不一样,这里的回民靠在黄河边上,鱼应该是他们餐桌上的常用的佳肴。


        品尝完黄河鲤鱼,回到酒店,洗个澡,太疲劳了,躺下捧着酒店床头上的介绍本地风光名胜的书本看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偌大的宾馆就空寂地住了我一人,而且仅仅只有88元的房价,回想起来也实在够奢侈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9 11: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烟稀少,容易感到空寂。一人在外确实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0 06: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7-20 06:18 编辑

        横城,在历史上首先是渡口,然后才是关隘。

        渡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年间,有一千五百多年了。那时候起,因为军事运输的需要,黄河开始了水运历史,渡口也顺时而生。历唐、西夏而不衰。西夏时这里称“顺化渡口”,是西夏国通往辽、宋的门户。元朝称“中兴水站”。至明,这里即被称为"黄沙古渡",因为这里已经是明朝的边域,明政府高度重视横城渡口在军事防御和战争中的重要性,《中路宁河台记》中说:“横城之津危,则灵州之道梗。灵州之道梗,则内郡之输挽不得方轨而北上,而宁夏急矣!”,为保护渡口畅通,在河边筑有宁河台 。

        关隘的历史,从明嘉靖正德二年右都御史杨一清奏筑长城算起,也有近五百年历史了。这里是明长城河东段的起点,东接红山堡、清水营,隔黄河,西望宁夏镇。史载,明长城此段高三丈,顶宽二仗,可供五匹马并行,军事运输的任务都是在城墙顶上完成的,类比起来,这功能几乎等同于现在的高速公路了。


        历史上,316年前,也是这个季节,农历三月二十四,为第三次讨伐蒙古准格尔部首领葛尔丹,御驾亲征的清康熙也曾在这个横城古渡住过一夜。      

        “二十四日到横城,黄河边上驻跸。二十五日,过河,驻跸河边上。二十六日到宁夏”,从康熙写给心腹太监李德全的谕旨记载看,康熙是在河的东岸西岸,各住了一夜,也就是说整整玩赏了一天,并赋诗一首:“历尽边山再渡河,沙平岸阔水无波。汤汤南北劳疏筑,唯此分渠利赖多”, 可见康熙对此段黄河也是多有流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0 16: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在自为 发表于 2013-7-19 11:35
人烟稀少,容易感到空寂。一人在外确实辛苦。

我感觉很好,什么都要经历一回才有趣,黄河鲤鱼味道如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0 16: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7-20 06:17
横城,在历史上首先是渡口,然后才是关隘。

        渡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年间 ...

下次我去也要住一晚,想必感受别有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0 16: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7-8 19:53
银川黄河

    进入宁夏之后,没有在石嘴山逗留,直奔银川。

这组照片拍得真漂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3 09: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哥此行颇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7 16: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求以后暑期有活动知会我,求搭顺风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 1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2 11:29 编辑

滨河大道

按照计划,5月17日应该在银川看一看西夏王陵,审视了计划之后,还是把这一项内容给压缩掉了,把时间留给黄河,去青铜峡。

       从横城酒店出来,导航仪模式设定在高速优先上,在河东国际机场附近,可能是要经过一段通往高速的辅路吧,车子开到了滨河大道上。   

       在这个清凉的早晨,在这条滨河大道上,我不仅看到了黄河河谷的阶地、看到了弯曲的黄河河床和那望不到边际的黄河漫滩,看到了清水河,黑水河汇入黄河处的心滩,沿途还看到了灵武境内的仅余一垛土墩的古长城遗址、苍苍蒹葭丛中的黄河水车园、静谧、肃穆的黄河书院,正在建设中的气势庞大的黄河湿地公园,还看到了吴忠境内的青花盖碗茶、银色弯月的城市雕塑,看到了路边戴着头巾的植树的农妇。

      感谢导航仪,让我走上了这条地图上没有的滨河大道,开到了这条建在开阔黄河漫滩上的、紧挨着黄河河床的滨河大道上。尽管再往前的路口处,导航仪一再提醒我拐出,都被我忽略了。就这样走吧,不要去看什么西夏王陵,无论拓跋焘,还是李元昊,就让他们安静地躺在那里吧,在内蒙,在鄂尔多斯,我能够放弃孛儿只斤.铁木真,在宁夏,在银川,我也就能够放弃你们,我真希望就这样在清凉的晨风里一直惬意地开下去,边走边看黄河看黄河。那时我甚至觉得,是不是黄河在暗暗地指引着我,是它让导航仪一再误导,阴差阳错地让我来到了这条大路上,一偿我这么多年来对它的向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3 09: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8-2 10:47
滨河大道

按照计划,5月17日应该在银川看一看西夏王陵,审视了计划之后,还是把这一项内容给压缩掉了,把 ...

看到这篇文字也能感受那个早晨春水师伯的放松和惬意,顺着心意走也算是给自己的心灵放了一个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9 09: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9 12:03 编辑

青铜峡

       从滨河大道的尽头转入县乡道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青铜峡镇。

       车子停在黄河大堤上面。早晨九点来钟的高原阳光已经很炫目了,但空气却是清新凉爽。

       峡口处就是青铜峡拦河大坝,大堤下面是青铜峡镇的造型古朴的现代建筑,河的西岸是光秃、低矮的山梁,河道的上方横亘着青铜峡黄河铁桥。

       从水文观测站的坡道拾阶而下,到黄河边拍了几张照片。河边有卵石,想起朋友庄夫子喜欢石头,就拾了几枚,其中一枚花纹还挺漂亮,颇似彩陶的纹式,回去送给他做个纪念。又用手探了探河水,很清凉,掬了捧河水,喝下,确有清咽润喉的感觉。河边长有青草,在风中摇曳,随手折下一茎,放入口中嚼了嚼,略微苦涩。看见自己被阳光投射在沙滩上、河水中的影子,顿生天地光阴的感怀,就又拍了两张照片。

       走过河滩,就上了黄河铁桥,在黄河铁桥的碑址处又拍了几张照片。

       在铁桥上,看着黄河稳稳地往北方流去。大坝正在泄洪发电,水流很快,但不是以激浪形式,而是大块大块的往前移动。

       碑记说这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的。近处看,桥身已经扭曲变形,是基础下沉、桥墩移位,还是桥梁构件锈蚀减薄后形成过载,还是其它什么原因造成的,说不清楚。只见桥的两端都设有警示,禁止车辆通行。但在桥的中间,我还是看到了一位戴白色圆帽的回族老汉开着三轮摩托、驮着他的孙子从桥上通过了。

    在黄河西岸,当我把目光投向更远的西边时,被山梁挡住了。心中知道,在山的那边是长城,在长城的西边是沙漠。那边的傍晚,那边的夜色一定很好看吧,就象古人边塞诗里面描述的一样,,车子从这里过不去,只能想象一下了。我还想就在这里弃车登船,上溯黄河,浏览峡谷风光,去中卫,去兰州,但这也是不可能的。

    在青铜峡大坝,我还想到了黄万里先生,想到了水利开发和环境保护的矛盾。治水,是中华民族是无法回避的课题,是千百代人也没有解开的心结。水患,是我们的宿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9 10: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自然的设定,人为改变恐有变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0 22: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如蓝 发表于 2013-8-9 09:44
青铜峡

       从滨河大道的尽头转入县乡道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青铜峡镇。

天灾都是人类的宿命,何止一个水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15: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1 17:04 编辑

       在大坝上看完黄河、拍完照片以后,已是中午时分,于是开车去镇上吃饭。  

       镇子就在大坝下面,规模不大,但是很干净,路面开阔,街上的行人车辆很少。街道两边建筑一式的仿古风貌,绿化也好,树荫浓密,树上的蝉声时鸣时歇,在这孟夏时分,还真有一副“宁夏”的韵味。

       街边紧挨着有好几家饭店,随便走进一家马兰面馆。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上前招呼客人,问吃点什么,答:不吃面。取菜谱,点了一份炒羊肝,一份羊粉,一碗米饭。本以为羊粉和在蒙古一样是汤,做好端上来一开,才知道也是炒菜。菜的味道偏咸带辣,火大,炒得干了点,将就着吃了。

       店里没有其他客人。饭后,喝着凉白开,和老板娘随便聊了两句。知道她是来自甘肃武威,姐妹俩合开的店子,生意不浓不淡地做了两年了,凑合着。这说法挺合我的心意,就当个职业做呗,人怎么活还不都是一辈子,守在在这黄河边上,这么好的山水风光,人清气爽的,给个娘娘也不去做,要什么大富大贵,过一两年找个好人家嫁了 ,生一堆孩子,孩子将来再生孩子,多好的人间岁月。

       休息了一会,起身告辞。开车不多远,在前方的街口水果摊买了点瓜果,继续赶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15: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1 15:06 编辑

       从青铜峡镇下一站去哪里,是有过纠结的。一是转G70,去甘肃的西吉、海原、固原,经隆德、会宁、定西,然后去兰州、西宁;一是继续走G6,经平川、白银、皋兰,直奔兰州、西宁。之所以这么纠结,也是因为张承志,在张承志关于黄土高原、关于回教、关于哲合忍耶的文章里面,较多的文字集中在了西海固地区。在那块穷乡僻壤里面有着几十万不怕死的人民,养活他们的是洋芋,培育、纯洁着他们精神信仰的是伊斯兰教义。这对于我这样的没有信仰的无神论者是很有神秘感的,只有实地去探究一下,看了那片风土,才会了结心中的念头。时间,还是时间,只能继续封存,留待以后了,就象这次专门看黄河上游一样,以后我会专门去看黄河中游的,专程去看西海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15: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1 17:06 编辑

      无论怎么走,眼前绕不过的是中卫、是桃山枢纽。从青铜峡镇出来,经牛首山脚下,到G6关马湖收费站,我踏上了一条凹凸不平的泥土路面的乡间小路。全程大约20公里左右,路面布满拖拉机走过的辙印,还有横截的浅沟,堆起的泥土。临到末了,快上关马湖收费站的高速入口处,堆起了更高的土堆,大约是村民用来阻碍车辆通过的。除了停下拍摄照片的那片刻,这一段路上,我不得不全神贯注地盯着路面、把握方向,左支右扭地走完全程。在这一段路面上,车子算是走了一段猫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15: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1 15:11 编辑

       作为回馈的是风景。在这条路上,我看到了宁夏的插秧。青杨树林、农田村舍、戴着头巾在田中弯腰插秧的农妇、卷着裤管在田边行走的汉子都被我摄入了镜头。这才是绝圣弃智、安宁和谐的农耕生活,不管什么王朝兴替、政权更迭,什么普世价值、普遍真理,先得吃饭、先得播种、先得有好收成。你治你的大国,我烹我的小鲜。在这个正午时分,我看到了真正的宁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20: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3 14:26 编辑

黄土高原

      从关马湖收费站重新回到G6京藏高速。

      宁夏境内,经滚泉、红寺堡、马家河、桃山、下流水,兴仁,从兴仁收费站出宁夏。

       甘肃境内,过了兴仁收费站,进甘肃,经刘寨柯、王家山、响泉、新墩、吴家川、白银、皋兰、忠和、尹家庄、黄羊头、河口、平安、花庄、到达海石湾收费站出甘肃。

       青海境内,由马场垣收费站,经民和、乐都,到韵家口收费站出G6高速,进西宁城区。

       这一段路程约为570公里,行经区域正是黄土高原的西半部,是欧亚大陆的腹心地带,也是中国地理版图的心脏地带,平均海拔在1500以上。总体地貌特征是侵蚀的黄土丘陵(梁、峁)和侵蚀的黄土塬。因为行走在高速上,沿途两边可以看见因工程土石方开挖而裸露出的许多地层剖面,只是没有时间到近前仔细观察岩层土样。

       黄土高原和蒙古高原的区别除了分布地域、成因、地质运动时期之外,还有就是它的地形不同于蒙古高原的平坦,黄土高原除了黄土塬之外,更多的是沟壑梁峁。车子从红寺堡开始就一直翻山越岭,跨河过桥,一路上也有许多隧道,和高堆土的危险路段。在这条路上也看见了黄河许多重要支流中的清水河和湟水。

03、04年,因兰州石化的项目,我曾六上兰州,北京-兰州、南京-兰州的航班和列车都乘坐过。这条路的行径区域我曾在空中俯瞰过,铁路走的是天水、宝鸡、西安一线。只是没有这么长距离驾驶汽车、紧贴大地在高原上风一般穿越旅行过。当年留下的印象中,记忆深刻的是空中看到的大片大片黄色和星星点点的绿色,还有就是从中川机场出来看见的高速路两边的暮色中的苍茫群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1 20: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3 07:12 编辑

      京藏高速上,车辆不是很多,正常走沪宁高速、京沪高速的人到了这样的路上开车,真是一个爽心畅快,车速正常在120公里上。路上几次停车,在清水河、在湟水,我都停靠在路边拍摄了照片,也拍了沿途偶尔看到的村落民居和伊斯兰教的清真寺。

      这一线的宁夏、甘肃、青海,已经是中国的西部,历史上汉蕃杂处,进入了多民族聚居的地域。这里既曾经是秦以来汉族的属土边域,也曾经是党项夏国的势力范围。就象黄河的源远流长是由众多河流汇聚而成的一样,中国的地广物博也是有多民族融合而成的。靖边还是怀柔,和番还是会盟,在长久的时期里,历史恰如由帝王将相们主演的一幕幕肥皂剧,剧中的悲欢离合,除了他们自身的兴亡之外,更多的是用他们所在民族的子民们的痛苦和血泪来作为代价承担了。民族间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吗?一路上,看着风景,我想到了许多,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孝文本纪》,想到了张承志的《心灵史》,也想到了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甚至想到了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国兴亡史》、马基雅弗利的《君主论》、笛卡尔的《英雄和英雄崇拜》,想到了西奥多。怀特的《总统的诞生》,想到了中外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众多统治者,各种思绪,纷至沓来。和平的珍贵,正如空气,平常是感觉不到的,只有到了生灵涂炭、国破家亡的时候才被想起。政治家们应该有足够的智慧来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仁泽当代,利及千秋,人类的文明进步必须是由和平来实现的,也是必须由和平来衡量的。

     “不扶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那个下午,在一遍遍循环回放的《春节序曲》、《我爱你中国》、《黄河源头》、《花儿与少年》、《远飞的大雁》、《英雄》等音乐声中,在种种遐思中,在雄浑大美的风景中,我飞车横跨了黄土高原的西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4 07: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如蓝 于 2013-8-14 08:13 编辑

       黄土高原北面以长城与内蒙古高原、腾格里沙漠分界,东面以太行山与华北平原分界,南面以秦岭与四川盆地分界,西边日月山与青藏高原分界。它的最东端是山西大同的阳高、灵丘一带,最西端是青海的大通和湟源。“da-tong”,“大通”,“大同”;记忆黄土高原东西端的地界是非常容易的,----前面的冠词“大”字不用说了,后面的“tong”,都是平声,西端阴平,“通”字;东端阳平,“同”字,而且“通”、“同”在古汉语里面意思也都有近似、类似、相通、相同的意思。


       黄土高原最东端的阳高、灵丘、浑源一带,11年下半年从天津去大同,从大同去五台的时候,曾经经过。当时施工的项目在大同市郊外的开发区,现在回忆起来,大同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除了云冈石窟、城墙、御河之外,就是每次站在建筑物楼顶远眺的时候那触目可见的漫漫黄土。


       只是东边的黄土土层没有这么深厚。那年冬天项目完工的时候,我曾和兄弟们一起登上恒山主峰,脚下的浑源、西北的怀仁、应县一带皆是平坦的黄土,寥廓到远方圆弧形的天际线。在大同的期间也曾想和杜总一起去他老家阳高,看看黄土高原东端的边缘和白登之围的古战场,遗憾的是没有成行。


       在大同期间我没有去住酒店宾馆,而是特意租了当地老乡家里一间带暖炕的厢房,体验了一下高原人家农民的生活,当时我还向房东大哥提出过代伙的请求,但是大嫂想来想去婉拒了,他们夫妻二人非常节俭,平时吃得很简单,怕我的加入提高了他们的伙食标准。民风淳朴,多给点钱吧,他们又会觉得自己贪了。但是跟我说了,如果不嫌弃,可以随时到他们那里去吃。那期间,我还真的吃过一次他们做的菜糊糊,里面有胡萝卜、青菜、土豆、花生,还有一些杂拌的地产,有点象我们江苏那边人吃的腊八粥,但是有点咸,而且加了小麦面做的,说起来有点象童年时在外婆家吃的菜豆昔(qq拼音打不了这个字,切差音,上声)粥。


       陕西部分的黄土高原,走过几次,仅是落脚西安。读《白鹿原》的时候,大致了解了一点塬上的民风民俗。注意书里面的麦客收麦章节,推测陕西的黄土塬上应该多是种麦子的吧,山坡上应该也都有放羊的,《赶牲灵》、《蓝花花》,民歌里面不都这么唱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