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子在川上曰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系列散文诗,不断连载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2 14: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3)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序:
        把窗户关上,把门关上,把记忆关上,盘腿坐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心,你听到了什么?

        1
        大家都下班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我听到了一种久违了的、熟悉的声音。
        心一阵阵颤栗,有点痛。我使劲地摇了摇头,声音消失了。凝神的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
        它开始纠缠着我,或者,我开始纠缠着这种声音了。

        2
        无法向你解释,这是一种什么声音。
        有孤独的夜色,寂寞的月光,山林里蛐蛐的叫声,稻田里的蛙鸣,夜蝉的鼓噪,间或有豺狗的嚎叫,或者我自己胆怯嘶哑的歌声 ......  我还听到了蛇窸窸窣窣滑动的声音。有时,我甚至还听到了墓碑上苔藓缓慢爬行的声音。
        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走进我的生活的,悄无声息就占据了一隅。然后,一不留神,猛地窜了出来,大叫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钱!

        3
        我无法完全驱除或者彻底压制它们,因此,不得不不停地与别人说话,或者忙碌地工作。
        夜深人静,喝酒应酬回来,往沙发上一躺,我又听到了那种声音,在耳边。
        心中立刻充满了忧伤和沧桑,我开始在那些声音里奔跑,从一片夜色跑进另一片夜色,从一座山林跑进另一座山林,从一个村庄跑进另一个村庄,甚至,从一座墓园跑到另一座墓园 ......  
       直到手机铃声把我惊醒,该上班了。我用冷水浇了浇脸,夹着包,匆匆地走了出去。

        4
        也许,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拒绝吧,拒绝着过去,拒绝着回忆,拒绝着一切黑白相间的东西,甚至拒绝所有与眼泪有关的哭或者笑。
        下意识地抗拒着,拼命地抵抗着。可每当我放松下来,精神松懈的时候,它们就潮水般地涌入了。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逃亡。
        像那些逃避着风儿的树一样,逃掉的总是无关紧要的枝叶,我们这些树干上却不断地增加着风的划痕。

        5
        午夜,在声音的纠缠下,我又一次回到了乌黑的吊脚楼下。
        毛竹林,青石板,遥远而又清晰的犬吠,我打着火把,一一地走过。翻过对面那座高高的山岚,除了黑糊糊的山林,和脚下朦胧的小路,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用胆怯嘶哑的声音一路高歌着前行,当声音低下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豺狗的嚎叫,歌声又高亢了起来。就这样,我一路颤抖着高歌着向你的城市进发......
        还要多少个夜晚,你才能化解我的焦虑和虚幻?
        还要多少个夜晚,你,我,彻底化为虚幻,一些梦和记忆,如死亡般沉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11: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4)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还记得以前我们唱过的那些歌儿吗?
       那时,我们年轻,少不懂事,歌声不断。
       因为贫穷,我们经常用歌声来抵抗饥饿和寒冷。

       唱着“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看着雨水一遍遍洗刷着屋旁的桃红李白,我们和那些桃李一起长大。
       唱着“山里的花儿开,远远的你回来”,在山中砍柴放羊,在山顶上看着山外发呆。
       唱着“你这茅草地,我却热恋着你”,在贫瘠的地里劳动,然后,被一缕缕炊烟牵引着回家。
       ......
       唱着唱着,我们就忘记了寒暑的交替,忘记了贫困和我们自己。


       2
       现在,你还经常记起那些歌儿吗?
       那天,走近竹林的时候,你唱的那些的歌儿。
       那天,在溪中抓鱼,你浣洗衣裳的时候唱的那些歌儿。
       那天,离开村子时,你站在高处唱的那些歌儿。

       每次唱歌,总是有那么多的人驻足聆听。
       你像一只蝴蝶在田间、地头、菜园里飞舞着。
       像一只快乐的百灵,不停地歌唱着你的贫穷,寂寞,和简单的幸福。


       3
       你最喜欢的却是我唱的那些歌了。
       你说,我就像夏季里,池塘边梧桐树上声嘶力竭的蝉。

       面对着每一座大山,每一条河流,每一场暴雨或者漫天飞舞的雪花,我总是声嘶力竭地吼着。
       我用高亢嘶哑的声音来表达我的激情、孤独或者忧伤。
       你说,我就是那只蝉,用生命来歌唱的蝉。


       4
       还记得我吼过的那些歌吗?
       想不想知道家乡的那座山是否长高了?门前小河里的水是否更清了?
       每次想起这些的时候,我总是用电脑敲打出一首首诗歌来。

       我还是经常吼着那些歌。
       在梦里,暮色里,晚风中,在你越来越模糊的面容里 ......
       吼着,吼着,那些歌儿向你俯冲了过去,风一般,突然就消失了 ......


       5
       也许,多年前的那些歌儿,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
       它们只是生长在那个古老的村庄里的一些青草,被一些牛羊兴高采烈地啃食着。
       是地里的棉花,被童年的我们采摘着,抚摸着,幻想着。
       有一天,我们离村子越来越远的时候,它们离我们也越来越远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回到家乡,回到从前。
       在两首歌里,我们隔河相望,在风中舞蹈,树叶般飘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0: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5)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昨天,看到了你,回头望了一下,迅速地钻进了那本发黄的书里。
       抚摸着那本书,手心是你温润如玉的美丽。

       雨一直在下。街上到处都是行走着的伞,如一朵朵盛开的白莲。
       你眼中的幽怨、不舍,一闪而逝。
       一滴滴硕大的雨珠从檐下笨拙地落下,怎么也落不到我伸出来的手上。

       2
       又一次,我打开书,在文字中随意地行走。

       小径。野花。竹林。小溪。茅庐。
       月芽儿斜斜地挂在竹梢,你素颜白裙,纤手在古筝上轻快地跳动。
       我听到了月光泉水般的流淌,你的美丽梦般飞舞。

       3
       一曲已毕。
       “公子,品茶吧!”你浅笑着。
       “你是狐仙吗?”我坐下,接过了你手中翡翠般的绿茶。
       “不是。”你咯咯地笑着,蹦着跳着走开几步,回头,歪着头盯着我,俏皮地说:“我是狐妖。现在,你害怕了吗?”

       4
       “我怎么会害怕呢?你只是一个梦而已,一个一不小心就让我迷失的梦而已。”
       凝视着你清澈、不含半点杂质的眼睛,我认真地回答道。
       “可是我有尾巴。”你扭了扭腰,纱裙里露出了一截美丽的红尾巴。
       “梦也有尾巴吗?”
       “梦也有尾巴。抓住了尾巴,就打开了梦的门。一旦松手,梦就消失了。”
       怜惜地抚摸着你的尾巴,我轻轻拥你入怀。你羞红了的脸庞,渐渐深沉的呼吸如兰。

       5
       再一次醒来,沁香还在,你已消失。
       发黄的《聊斋》,乌黑的繁体字,一如你流转的明眸。
       书页的缝隙处,是你多情的发丝。
       “你怎么还在?”

       我听到了你的笑声,快乐,幸福,然后,呜咽,越来越低,渐渐远去......

       6
       站在窗前,很久很久了。
       我把书缓缓合上,伸向了跳跃的烛火 ......

       一片片纸灰飞舞,悄无声息地飘落。
       多么像我的一些诗歌,
       那么模糊,那么清晰,那么遥远,那么不可分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13 19: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里佩服,身上有点冷,跑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0 11: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6)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台风过后,大家又从钢筋混凝土的建筑里走了出来,行走在大街小巷。
       我们总是行走在路上,行走在某本书里。只有走到了最后一页,我们才叹息着,满脸伤感,满脸疲惫地回到了现实中来。我们就这样行走在过去、未来和现实里。
       就连吃饭时,我们都在行走。我们一边努力地往嘴里填充着食物,一边眺望着,焦虑着如何走完眼前这段路程,以至于忘记了咀嚼和品味。
       想家了,我们也回家。远远地,家还在老地方,父母亲还站在门前的小路上。我们飞快地迎了上去,再回头,我们竟然毫无知觉地穿过了父母和老屋,走在了另一条路上。
       你知道吗?行走的过程中,没有一条路可以让我们回到原点。

       2
       小时候,经常看见一些人像一些高大的山峰横亘在我们面前。
       我们沿着他曾经走过了的路,唱着歌儿进发。一次又一次沿着他身上纵横交错的道路发起冲锋。我们把这些称之为理想。
       当我们骄傲地站在山顶上的时候,这才发现:我们又回到了山脚下。

       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山脚下,而出发的时候,天色很晚,我们已没有充足的时间。穷尽一生,我们也无法复制他们的高度。
       你也曾经为了一些理想向一些人努力攀登过吗?现在,很多人都不再奢谈理想。

       3
       面对着镜子,你长时间地审视过自己吗?
       那天,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上,有两条路沿着双脚努力地往上延伸,在腰部汇合,再向上,在胸部分开,到达我的双肩,在脖子处汇合,继续向上,绕过我的嘴、鼻、眼、眉毛、耳朵,直达我的头顶。盘旋一阵后,再从后背下山,回到双脚处与上山的路交汇。

       这就是我们一生所必须要走的路吧。
       我们要征服的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永远也无法超越自己。

       4
       每一条路都在我们的腰部缠绕着,在身体上盘旋着。我们因此疲惫不堪。
       累了,就甩甩头,扭扭腰,跺跺脚,蹦着跳着想把它们甩开。那些路已经同身体融合在一起了,我们无法抛弃,也无法放弃。

       我们只有坚持着行走。因为踩踏,那些路慢慢勒进了我们的骨子里,很疼很痛,需要我们用血肉来喂养,用眼泪来清洗。
       我们的身体开始佝偻,头发大把地脱落,迅速地衰老。

       5
       当“砰然”的一声,我们摔倒在地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我们穷尽一生所奔走的路程,其实,只要那么轻轻的一步,就迈过去了。

       可我们已没有了多余的力气,我们躺在地上,喘息着,流着眼泪大笑着。
       我们一生都是那么高傲地屹立着,从来不肯低下尊严的头颅。我们一生都在急急忙忙地奔跑着,行走着,从来不敢懈怠半分。我们只是在与自己斗争,与自己抗争。我们耗尽了一生的精力来拼搏,只是因为那从来不曾存在过的尊严,从来不敢与自己妥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30 09: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7)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你说,一条鱼和一个人,谁更自由,幸福,快乐?

       昨晚,梦里,我看到了老家池塘里,一条鱼绕着池塘不停地奔跑。我看到了眼泪,绝望般地痛苦。也看到了雷电、狂风、暴雨,以及他全力地一跃。
       我听到了他欣喜地长啸,然后,溪水里他欢快地畅游。
       和他一起感受着喜怒哀乐,慢慢地,我们就融为一体了。他的快乐就是我多年前的快乐,他的痛苦就是伴随着我一直徘徊不去的痛苦。我们在清澈如镜的水中自由的来去着,头顶是蓝天、白云。身边鲜花满地,绿草如茵。多么想就这样幸福地生活呀,可是清澈的溪水藏不着鱼群,贫瘠的小河养不大渴望长大的鱼。我们渴望双鳍能变成一对强有力的翅膀,能够飞上树梢,飞上蓝天白云。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我开始了苦行僧般地行走。

       2
       我的行走需要一场暴雨来支持,每个暴雨之夜,我都站在潮头上,兴高采烈地大叫,声嘶力竭地欢呼。潮头落下去的时候,我闭上眼睛,睡觉,或者思考。因为干旱,河水枯竭的时候,我会困于某一个较深的水潭,看着水一点点地减少,心急如焚。
       晚上,爬上岸去,找一家酒楼,在二楼挑一个靠窗的桌子,喝酒,弹琴,叹息。酒意正酣,我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吟着,吟着,我就醉了。朦胧中,一个狐狸样的女子婀娜地走了过来,坐在了我旁边,娇滴滴地说:“公子,你又醉了。”
       当我绝望,天天上岸买醉的时候,又一场暴雨到来了。

       3
       游入大江,游进大运河。再沿着大运河北上,风尘仆仆,不知道走了多少年。我的目光变得深邃而沉着,光洁阳光的脸上布满了风霜。我知道,前面不远处就是京城了,就是龙门,我将在那里,开始决定我人生高度的一跃。
       我将是状元郎的不二人选,我不断地积蓄着信心和力量。我将站在文武百官和皇帝面前,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三皇五帝以来所有的朝代的政绩和积弊,以及我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站在长安大街上,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浑身轻松了,我被皇帝招为了驸马。所有的艰辛,努力和付出现在都值了。

       4
       吏部的官员来了。他说,你怀揣着状元郎的文凭,又是皇亲国戚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地搜刮民脂民膏,金屋藏娇了。如果你能够这样,可以当个钦差,或者地方大员。如若不然,你只能进入翰林院和国子监,守着一些子曰经典,一辈子的工资甚至送不起公主一套法国的化妆品。现在,你准备做一个什么样的官员?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回了一条鱼?很多人也不明白那条鱼为什么会有眼泪?我知道,很多鱼都妥协了。可我累了,已不想飞翔,那就让我的翅膀变回双鳍吧。我要回家,游回小溪,游回池塘,做一条胸无大志的鱼。

       5
       我又一次开始了行走。
       这一次,我是以一片落叶的形式归根,以一条鱼的方式回归池塘。
       你懂了吗?我是一条鱼还是一个人?
       我的自由,幸福和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5: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8)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现在是九月了,你爱上了多少人?
       我们总是不停地变换着恋人。
       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们一窝蜂地爱上了桃花。桃花凋谢时,我们又喜欢上了梨花或者漫山遍野的映山红。从梦中醒来,因为阳台上和月光一起绽放的昙花一现,我们欣喜若狂。稍后,会爱上枝头那些青涩的果实,并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们多年前的青春。秋天了,我们喜欢上了落叶,喜欢深远的天空,和你脸上淡淡的皱纹,嘴角微微的忧伤。到了冬天,我们无可避免地喜欢雪花和雪花般的冰冷和孤独。
       其实,我们爱上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些符号,与人生,美好若即若离的一些比喻罢了。

       2
       午夜,端着一杯红酒,你在迷离的灯光下媚笑着。
       现在,我爱上了你的寂寞和湿润的红唇。

       3
       你知道吗?爱情是一种很残忍的假设。
       你爱上她时,她还只是一只可爱害羞的小兔。
       你把她强行搂抱在怀里,一遍遍亲热地抚摸着她。乘她一不留意,悄悄地剥去了她美丽、骄傲的外衣。你一边“啧啧”地赞美着她的美貌,让她丧失警惕,一边迅速地用刀子划破了她的身体,取出了所有令你不快的内脏。现在,她是一个空心人了,没有了思维,没有了自我。除了你,她一无所有。你不慌不忙地调制着调料,烧好油锅,开始烹制一份大餐,直至她最后的一块骨头都在你的胃里消化殆尽。
       多年之后,坐在桌边,你一边品茶,一边回味着:那个美丽的小女子,味道真的不错!

       4
       捧在手里,你仔细端详着她光洁圆润的肌肤,如画般精致的五官,多么美丽的一件陶瓷呀!
       这样叹息着,你突然松开手,“砰”的一声,摔得粉粹。
       蹲下来,你一块块地拾捡着那些碎片,爱怜地抚摸着,叹息着:
       多么华丽的坠落呀,多么美丽的破碎呀!我爱的就是这种美丽的破碎,这种失落、痛惜的心跳!

       5
       你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我的颤栗,不是因为激情,或者激动,只是我忘记了躲藏。

       6
       有时候你是狼,我是羊。
       有时候我是狼,你是羊。
       我们不断地在对方的攻击下,奔跑,逃亡。

       逃亡,永远是爱情最主要的内容。

       7
       拥你入怀的时候,你只是一朵娇羞的花朵。
       退后十步,你变成了繁花锦簇的风景。

       8
       一段时间的空白之后,是疯狂的涌入。
       涌入不是爱情,而是激情。
       爱情花朵一样地绽放,激情花朵一样地凋谢。
       所有的绽放最后因为激情无一例外地凋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9 19: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们爱上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些符号,与人生,美好若即若离的一些比喻罢了。——深刻
关于爱情或情爱的哲理的思考。兄弟,你可以做个哲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20: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陵芍药 发表于 2013-11-9 19:54
其实,我们爱上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些符号,与人生,美好若即若离的一些比喻罢了。——深刻
关于爱情或情爱的 ...

谢谢兄弟的一直支持,其实,关于这章,前几天,作家酒月写了一篇评论,我复制给兄弟:
      子在川上曰一定是个疯子!所有的名画家,所有的名作家,也就是说所有的艺术家都是疯子。他们可以穿越或放大时空,淘出肉体以外的灵魂。
      读子川先生的诗很费力。就像我们啃一颗核桃,啃破了,才美味无穷。
        “现在是九月了,你爱上了多少人?”
      这是问题本身就是禅机。现在是九月了,你爱上了多少人?

      我的回答永远一个答案:“我爱上了一个人。”
        “我们总是不停地变换着恋人。”但我们永远只能是爱上了一个人。我们总是嘲笑《猴子与玉米的故事》中的猴子,可猴子也在嘲笑我们。人类并不比猴子聪明,人类所有的悲惨故事,都是脚踩两条船,一手抓两条鱼造成的。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他应该是你的所有,这样的爱纯粹而美丽。
      我们总是不停地变换着恋人。爱是生命的延续,爱是人生的动力。子在川上曰:爱者如斯夫!
        “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们一窝蜂地爱上了桃花。桃花凋谢时,我们又喜欢上了梨花或者漫山遍野的映山红。从梦中醒来,因为阳台上和月光一起绽放的昙花一现,我们欣喜若狂。稍后,会爱上枝头那些青涩的果实,并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们多年前的青春。秋天了,我们喜欢上了落叶,喜欢深远的天空,和你脸上淡淡的皱纹,嘴角微微的忧伤。到了冬天,我们无可避免地喜欢雪花和雪花般的冰冷和孤独。”诠释了猴子的快乐。人生中实在没必要背上那么沉重的大袋子,桃花谢了,有映山红;百花都谢了,还有雪花。爱到不爱了,便是你爱的终结。
        “其实,我们爱上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些符号,与人生,美好若即若离的一些比喻罢了。”其实,人生中永远都不缺值得我们爱的东西,爱你情人的年轻,爱你父母的苍老,爱你朋友友情,爱你老婆体贴。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去爱。爱不只是我们生命中的符号,爱是我们生命中的组成部分,爱也就是我们的生命。
        “午夜,端着一杯红酒,你在迷离的灯光下媚笑着。现在,我爱上了你的寂寞和湿润的红唇。”我爱上了你的寂寞和湿润的红唇,怎么办?来,端起你们的酒杯,让时间去死,让爱在光川酒河里飘摇。不要午夜后后悔,人生没有那么多红唇让你浪费。
        “你知道吗?爱情是一种很残忍的假设。你爱上她时,她还只是一只可爱害羞的小兔。你把她强行搂抱在怀里,一遍遍亲热地抚摸着她。乘她一不留意,悄悄地剥去了她美丽、骄傲的外衣。你一边“啧啧”地赞美着她的美貌,让她丧失警惕,一边迅速地用刀子划破了她的身体,取出了所有令你不快的内脏。现在,她是一个空心人了,没有了思维,没有了自我。除了你,她一无所有。你不慌不忙地调制着调料,烧好油锅,开始烹制一份大餐,直至她最后的一块骨头都在你的胃里消化殆尽。多年之后,坐在桌边,你一边品茶,一边回味着:那个美丽的小女子,味道真的不错!”所有的爱都是伤害。黛玉临终时“宝玉,你好……”

      很多年后,我们都不会忘记猴脑奇特的美味儿,也不会忘记,猴子恐惧的眼神并为之后悔。我们品尝的所有美味,都是血淋林的杀戮。爱和被爱都是一种伤害。
       “捧在手里,你仔细端详着她光洁圆润的肌肤,如画般精致的五官,多么美丽的一件陶瓷呀!
      这样叹息着,你突然松开手,“砰”的一声,摔得粉粹。
      蹲下来,你一块块地拾捡着那些碎片,爱怜地抚摸着,叹息着:
      多么华丽的坠落呀,多么美丽的破碎呀!我爱的就是这种美丽的破碎,这种失落、痛惜的心跳!”
      爱的美,在于它的稀缺,甚至是可遇不可求;在于它容易失去,稍不留神就像瓷器“砰”了。一旦有了爱就应该捧在手里,捂在胸口。失去的爱,就像散在一地的瓷片,谁碰扎谁,眼泪和鲜血不可能粘合。
       “你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我的颤栗,不是因为激情,或者激动,只是我忘记了躲藏。”当爱向我们袭来,每个人都会颤栗。不是因为激情,不是因为激动,而是一种恐惧,都是拿出比荆轲更大的勇气来接受爱的。杀人易,要保住自己的爱很难很难。
        “有时候你是狼,我是羊。
       有时候我是狼,你是羊。
       我们不断地在对方的攻击下,奔跑,逃亡。
       逃亡,永远是爱情最主要的内容。”
       爱实际上天平的两端。一旦你失了分量,羊就会逃亡,你必须跟得上狼的步伐,爱就在你追我赶中永恒。
         “拥你入怀的时候,你只是一朵娇羞的花朵。
       退后十步,你变成了繁花锦簇的风景。”

      弱水三千,一抔足饮。自己手里的那朵,永远是最美的,远远地背景与你无关。珍惜,呵护里的花儿才不会凋谢。
         “一段时间的空白之后,是疯狂的涌入。
       涌入不是爱情,而是激情。
       爱情花朵一样地绽放,激情花朵一样地凋谢。
       所有的绽放最后因为激情无一例外地凋谢。”
      爱最终都会失去,但我们不能为此而不爱。爱可以天长地久,也可以一瞬间。爱就要爱的天崩地裂,爱到不爱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9 20: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就如我若干年前一个状态:爱就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8 12: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69)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这个秋天,你也回到大山深处了吗?
       山泉般的歌声,在山的那边清脆地响起,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
       驻足在一棵松树下,我等待着你突然的出现,娇羞的小脸,
       如一头惊惶的小鹿,在一片白雾中,夺路而去。


       现在,这些情节在我的梦境里愈来愈丰满。
       每次回头,总是那头俏皮的小鹿,用一大片迷茫的白雾挡住了我的眼睛。


       2
       我升起的炊烟,可曾抵达了你的山岚?

       我的鱼儿逆水而上,可曾抵达你的唇边?


       3
       舍弃了很多日子,忘记了很多的事情,才从树枝上脱落,一路飘飘荡荡,潇潇洒洒 ......  
       有人尖叫道:“瞧,又一片孤独的落叶!”
       我,是吗?

       起风了,随着音乐,我摇摆着肢体,载歌载舞,向你进发。
       风停的时候,音乐戛然而止。
       冰冷的地面上,我看不到你,这片孤独的落叶。


       4
       坐在石头上,看着溪水中摇晃着的倒影,一点一点渐渐褪去的绿意。
       那是我的青春,我的美丽,所有关于梦的记忆。
       当所有的疼痛都已褪去,也许,你发出哪怕是一声轻轻的叹息,我都会立刻破碎,消失 ... ...


       5
       夜深人静了,打开枕边的书,轻轻滑落的那片干枯的树叶。
       不要叹息,请重新放回梦柔软潮湿的深处。
       当最后一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我又会复原如初,摇曳在多年前的枝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0 10: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10: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0)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昨天,一不小心翻出了那架古筝的照片。
       我的耳边,响起了“叮叮咚咚”的音乐。
       我又一次开始了在你的琴弦上奔跑。

       这么多年来,我总是跋涉在你的琴弦上。
       身后,那条清澈的小河,一直对我穷追不舍。

       2
       当你停下来时,我也回到了古船倒扣的岸边,
       聆听着身后那条低语千年,呢喃的河流。
       这是一条日益苍老,却永远清澈的小河。

       在你舞动的手指间奔跑的时候,它也奔跑。
       停下来的时候,它也停了下来。它知道我要奔跑到
       日落的地方,那是荒芜多年的故乡,是它永远的疼痛和迷茫。

       3
       你有没有弹错的时候?或者,琴弦突然断裂?
       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我爬了起来,
       却惊愕地看到,身后的河流毫不停留,呼啸而去 ......

       4
       现在,我可以脱离河流做回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了。
       不用再执着地追赶梦,也不用再被一些记忆追赶了。

       在你的手指间、琴弦上,摇头摆尾,欢快地游动。
       每一个无意识的叹息,都能盛开和凋零成一朵朵圣洁的白莲。

       5
       游着,游着,那些跳跃的琴弦就被我游成了碧波万顷的大海。
       而你,沉沦在海底,那些疯长的海藻就是你抚动琴弦跳动着的纤手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0 17: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1)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这个傍晚,突然想起了什么。
譬如苦难。譬如你。譬如一条干涸的河流。譬如一个剖开了的河蚌。

这个傍晚,我表情复杂。

2
我们曾经多次谈论过英雄。其实,英雄

他需要短暂的沉寂。短暂的辉煌。短暂的死亡。
每天,被时间唤醒一次,被石头唤醒一次,被自己唤醒一次。
然后,被时间遗忘一次,被石头遗忘一次,被自己遗忘一次。
他不停地与自己告别,与早已融为了一体的美人告别。
石头一般端坐在黄昏里。

3
美人。

她是一团舞蹈着的火焰,红蓝交织,有时候端庄,有时候妖艳。
蓝色是她的童话,她的苦难。红色是她的美丽,她的悲哀和忧伤。
苦难结束的时候,童话和美丽就消失了,只有一堆燃烧过的灰烬。
那些灰尘往往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4
我是你的英雄,也是你的苦难。
你是我的美人,我寸步不离,寂寞的影子。
我们的江山,在河的那边。
我们永远游不过时间,游不到对岸。

你是我虚幻,虚无的江山。
我是描述过你的美,一些在历史中越走越远的文字。

5
每天,面对着一本书,一面镜子,我总是惊艳于你的美。
我们早已重叠成一片虚无的江山,从一幅画卷走进了另一幅画卷。
那些文字和影像,是我们早已遗失了的节奏和心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3 15: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2)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今天是四月五日,媒体上说,老家的桃花开得正艳,桃花源,游人如织。
       你回去了吗?回到枝头做一朵绽放的桃花,或者,干脆回到二十年前。

       其实,桃花源,她不只是我的故乡。这些年来,她一直奔走在我的梦里。
       而那些桃花,就是流浪的我们多年之后,记忆中的一些碎片或者情节。


       2
       这些桃花,在梦里,缠绵的春雨里,一群群,载歌载舞地向着城里进发。
       走着走着,就凋谢了,变成了一些青涩、难看的果实。高举着这些果实,
       我们大街小巷,到处乱窜。被清洁工一遍遍清扫,再次送往乡下。

       这使我们终其一生,只能反复地行走在通往城里的路上,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骄傲地炫耀枝头沉甸甸,醉人的果实。


       3
       你知道吗?为什么我们要一次次地逃离故乡?
       生我养我,游人如织的桃花源,竟然只是我们虚无飘渺的梦想?
       那些泥土呢?那些茅屋?清澈的河水?不断在枝头绽放的青春?

       什么时候,我们竟然习惯了流浪,习惯了背井离乡?


       4
       你说,桃花,多年前的我们,多年之后纠缠不清的影子。
       还说,如织的游人,只是寻找多年前遗失的一些梦的影子。
       那些永远也带不走,只能在梦中苦苦寻觅的影子。


       5
       多年前,那些怒放的花朵,在路上走失了的,青涩的桃子。
       多年后,我们这些永远回不到泥土中去了的,干黑的桃核。
         只能不断地回到故乡,通过寻找多年前的那些桃花来使自己圆满,圆润。


       6
       推窗,我和你并肩而立。
       身上,缀满了缤纷的桃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15: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3)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在山上放羊的情景?
我们站在羊群中,站在草丛里,多么像两棵茁壮的树苗。
我们不知道明天长大后,会做什么?能做什么?
但我们仍然如此急切地想要长大。


2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长成一棵大树了吧?
枝头的果实还剩下多少?是不是每一阵路过的风都让你心悸?
我们早已遗失了童年的那些羊,我们把枝头的果实都当作羊。
亡羊补牢,我们的羊依然在不断地丢失之中。


3
作为一棵树,每时每刻,我们都行走在四季的轮回里。
每年春天,我们总是繁花锦簇地迎接着载歌载舞的蜂蝶。
这是我们盛大的节日,也是我们爱情的盛典。
每一次爱情都代表着一段阅历和过程,都代表着一次生命的轮回。


4
随着春一次次的离去,总有诗歌和想象填充着余下的空间。
在这些墨绿的树叶的掩护下,我们不断地膨胀,迅速地成熟。
我们不再喜欢风,那些曾经如此渴望,与梦一起舞蹈,欢呼的风。
我们开始沉默,害怕晃动,和晃动之后的寂静。


5
现在,这株经历过多次爱的轮回的树已老。
你还能认出我来吗?这株一阵风就能受伤的老树。
他想回到童年的山坡上,去放牧着一群羊。
想重新长大,再一次体验生长,生活和衰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1: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4)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你坐在树下,神色安宁,没有忧伤。
其实,忧伤的只是你身后的树,和他累累的伤痕。
在他沉默的眼神里,你渐渐长大,成熟,日益苍老。
现在,是一片马上就要被风卷走的落叶。




2
树下,有人和我遥遥相对,
盘腿,不言不语,绵长的呼吸就像一些多余的时间。
他想悟出点什么。悟出来了,就是即将虚空的佛。


我已悟出了一点什么,却不能说出,
说出来就是对你的残忍和亵渎。




3
树上是空门,树下红尘三千里。
你用眼泪浇灌着身下的泥土,枝繁叶茂,明媚动人。
我用眼泪洗刷着身上的泥土,那些根,茎,叶的重。


我说,这个世道开满恶之花,孽障从生。
你说,存在即是真理,绝不能敷衍生命。




4
村东古树的树洞里,我曾经掏出来一只幼小的八哥。
现在,不知道还能掏出来一些什么。


而你,不时地窥视着我的伤口。
一不留神,就被你探手进去。多年后,
关于那些疼痛,还是麻木。




5
有多长的时间没有磨过那把刀了?
如今,我早已忘记了疼痛。
高高举起你的刀吧!
没有刀,我们很快会忘记自己是一棵树,只是一棵树。




6
这么多年来,你把自己削成一个钉子,钉在我的身上。
再把我削成一个钉子,钉在你的身上。
我们都疼痛,不舒服,难受。
你说:这就对了,
这就是真实的我们,真实的生活和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1: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5)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又站在鱼缸外,和一条鱼对峙上了。
她微噏着诱人的红唇,吐气如兰,发出一波波夺人心魄的媚笑。
双鳍不断地撞击着厚厚的玻璃,努力地向我展示着所有的美丽。

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条鱼了。
每一条靠拢过来的鱼,最后都只剩下一个缠绵伤感的故事。
我们总是因为相互的不断熟悉,而相互不断地伤害着。
多年后,她的嘴角有我的余韵,而我,正咀嚼着她的味道。


2
现在,每到午夜,你还会化成寂寞的美人鱼吗?
还会在透明的玻璃缸里展览着你的忧伤和美丽吗?

所有的美丽、忧伤,无一例外都会溢出缸外。
那些水呀,蓝色的忧郁,你赖以生存的眼泪。


3
当那些水干涸成了一些书页,你的忧伤就凝固成了一些乌黑发亮的文字。
腰悬长剑,倒骑着青驴,喝酒,吟诗,我穿行其中。
两边,桃花落英纷纷。

我努力地睁大着醉眼。
一不留神,就坠入了下一个圈套。
桃花劫,古今多少英雄好汉的宿命。


4
夜深人静了,微风习习。
你从书中轻盈地站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细细的小蛮腰,
坐在窗前,梳妆,描眉,静静地想你的书生和心事,
或幽幽地叹息:一切都是尘埃,一切如梦。

然后,缓缓飘起,隐于墙上的镜框中,
渐渐褪去你的青春颜色,渐渐地落满灰尘。


5
多少前尘往事。

今世,那本厚厚的书,已空无一字。
谁的故事?谁的过程?谁的爱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4: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子在川上曰 于 2014-5-7 14:38 编辑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6)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五月,你从门前蹦蹦跳跳地走过。
之后,那些向日葵次第地绽放了。

六月,阳光热烈,多雷阵雨。
向日葵日益饱满的时候,你去了远方。

七月,母亲收完最后一个向日葵后就老了。
你在远方飘呀飘的,像极了一个断了线的风筝。

2
脑海中出现这几行诗的时候,我正躺在残破的城墙上。
又一次被破城了。马儿被惊走,美人已失踪。
童年的伙伴们丢盔弃甲,惊惶地四散流浪。

一些雨水悬挂在空中,它是你的眼泪,也是我的故乡。

3
城是空的,山是空的,月光是空的,雪花是空的,
时间是空的,我是空的,被我思念的你是空的。
那座寺庙不是空的,装满虚无的神像和虚无的我。

4
虚无的城堡里,我是王,你是我千娇百媚的女人。
手牵手,面对面,我们凝视着对方。窗外的花睡了,
留声机里,不停旋转的旧唱片反复地唱着一些什么。
我们看着时光在对方的身体里快速地流走,
如暴雨,闪电。而我们,平静如湖。

5
突然被包围了,十面埋伏,被你。
然后,我和你被包围了,被这些雪花。
再后来,我和你,这些雪花,十面埋伏了。

没有阴谋,没有真相。乌江江畔,
杀出重围的我和你,看到了对岸
也杀出了重围的你和我。

6
美人,城外是不是想起了楚歌?
那些楚歌是一些可以断水的好刀。
我们在刀花中舞蹈吧,舞成墙上那幅渐渐褪色的年画。

7
风一遍遍,耐心地吹拂着墙上斑驳的岁月。
你从上面浮现出来,再次轻轻地走过五月。
然后,六月。七月之后,母亲又一次老了。

你说,我们奔跑吧。
你奔跑成一张哗哗作响的白纸,
我奔跑成了一些乌黑发亮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