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9|回复: 0

三和苜蓿正好,你和骅骝来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20: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铅椠有功 于 2019-11-8 21:39 编辑




苜蓿、金花菜,如果唤它“秧草”,除了江苏扬州、镇江一带的人,可能别处地方的人记忆里搜寻不出来;叫它“草头”,这时可能就会有“哦,原来是草头啊”的恍然会意。



小燕子(王燕),朱燕那儿卖的秧草真好吃,王坚。印:旭东斋。
《一饭一世界》里的《秧草》一篇,不仅让我想到了故乡春日里常吃的一道鲜蔬,还知道了秧草原来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苜蓿”。秧草无需种植,到了春天,就会一茬茬地长于田间、地头、垄上,细细的茎,三片小叶,边缘通常具锯齿,侧脉直伸至齿尖,它的营养价值很高,还有“利五脏,轻身健人。洗去脾胃间邪热气,通小肠热毒”的功效。
春日里,秧草细细的茎和叶随风拂动,带上一把镰刀,行于垄上,发现了它们的身影,蹲下身,手轻轻抓起上端,齐齐地割下一把,再仔细挑去其中偶含的一两株杂草,放进竹篮;再割一把,很快,篮子就装满了。回去洗净,晾干水,趁灶膛里的火正旺,倒入深青色的菜籽油,“嗤”地一声,秧草下锅,迅速翻炒,那蓬松的大半锅瞬间变为了锅底的小小一团,搁盐,再翻炒,就可以起锅了。夹起一筷子放入口中,那清鲜的滋味,仿佛此时嘴里已经满含着春天了。
除了常见于寻常百姓人家的饭桌,秧草 也登大雅之堂的酒店。“秧草烧河豚”就是故乡一带一道非常有名的菜,翠绿的一撮秧草点缀在河豚旁,虽只是配菜,但每每吃时,筷子往往会先伸向那撮秧草。
除了清炒,家乡还流行一种独特的吃法,那就是用以做汤圆的馅料。家乡的汤圆不似别处,以豆沙、芝麻等甜味入馅,而是以菜、肉为主,咸味,所以又叫“菜圆子”,和包子一般大小。割回来的秧草放开水里焯一下,捞出,榨干,切得碎碎的,加入肉末、香干,油盐酱醋糖,拌匀,这边糯米粉揉好就开始包了。包好的汤圆,一只只盛放在竹筛里,“水开喽”一声起,汤圆便一个个地下了锅,等它们一个个地浮上来,就可以吃了。用搭笊捞出,咬一口,洁白的圆子露出翠绿的秧草馅,那是只有春天才有的“绿”啊。
天一天天地暖了,秧草仍旧那么茂盛,而你仔细一看,它开出了鹅黄色的小花,这时候的秧草已经快“老”了,这个“老”主要指口感,吃在嘴里不再滑嫩,而是有些糙糙的。这时候的秧草已经不适合再清炒或做馅,而是可以制成另一种美味——咸秧草。割回来一大篮子的秧草,洗净,晒干,切得碎碎的,撒盐,拌匀,放入深褐色的尖头坛子里,最后用塑料的袋子覆在坛口,再用草绳箍几圈密封。
坛里的秧草,经由时间的手,翠绿的颜色一天天地变深,最后变成了和坛子一样的深褐色。等再次打开坛盖,一股特有的咸香味扑面而来。而这香味,还需经过一道程序,才能完完全全地被激发出来,那就是搁米饭锅上蒸,在揭开锅的那一刹那,秧草的咸香混着米香,那是来自大地的馈赠和供养,让人口舌生津。这时候,再往里面滴上几滴芝麻油,啥别的菜都不要,就可以吃下三碗饭。
秧草在哪里都可以生长,生命力相当顽强。就如同每个离开故乡的人,他们顽强地在异乡生根、成长、蓬勃。 “对故土的思念浓到化不开时,便由舌尖上集中爆发。”故乡,你回或不回,它都在那里;思念是浓是淡,它只属于感知到的人。
在异乡的日子里,对着一窗江南绿景,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常常会生起一种想念,想念那一口咸秧草的滋味。异乡难觅咸秧草的踪影,这份想念于我而言,就变得遥不可及。但秧草(苜蓿)还有一个花语,那就是希望与幸福,略略带着遗憾的一颗心便稍稍放下了,不管身在何方,都要充满希望,活得幸福啊!那也是故乡和故乡的亲人们,对我们的一种祝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