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秋迄冬幾首

查看: 68|回复: 0

秋迄冬幾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18: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河西旧侣 于 2019-2-12 18:26 编辑

往事
輕言因棄置,冉冉豈能降。色褪塵紛積,年深憶獨扛。私懷都落夢,皓月每過窗。忽閃如風影,襟期轉響跫。

【行香子】兩個
落葉
節入寒凉,日遠遐荒。嘆時促、萬木凋傷。蹁翩蛺蝶,惻惻衰黃。正緩風墮,旋風亂,疾風颺。
不堪回首,枉斷凄腸。襯藍天、綠曳驕陽。於今委積,路側街旁。見兩場雨,一場霧,幾場霜。
聞笛
乘籍清凉,喚醒回廊。正天曉,掠過瀟湘。音吹竹管,霞染衣裳。但幽情隱,時情轉,野情揚。
吟龍躍水,唳雁叫霜。幾維度,雲海蒼茫。低徊繞指,激越回腸。訴前生意,來生愿,此生愴。

秋詠
輻凑街衢過颯風,寒凉直迫卸葱蘢。懷遲筆墨無憑準,壙埌遐徵衹道窮。日遠天心零淺臼,思惟菊露老吟蟲。曾移蹇步趨津渡,野水凌凌照碧空。

秋葉
又是千山萬葉紅,流彤自不與春同。孤標濯翠驚塵世,冷艷涵眸舉上穹。露鎖將晨三峽夢,誰嘆嚮午一襟風,他時或恐成追憶,説著晴光失過鴻。

讀史
秦豈失其鹿,劉項自逐之。嬴暴一則也,趨勢誠在茲。屠戮散九野,分羹若鶩馳。六國枉復舊,兩載壞秦彝。一炬悲焦土,開漢帝王基。乃自百代下,弄兵籍虛辭。
吾知攫國者,多乘天下危。舌辯蠱人心,執刀收城池。猜忍可弑父,陰毒立彤墀。著史塗前代,聖朝獨雍熙。崇飾國之本,俾民荷其慈。自許萬世業,浮游未可悲。

【念奴嬌】中元
秋凉又遍,襯西風裊裊,中元時節。卻是清光新蓄滿,瑩澈中天雲月。人世何如,千門供養,滋味覘施設。燭香因地,引尊周惠存歿。
亟嘆百代生生,綿延相續,川側移行屧。誰痛亡形無影迹,幻化翛然難説。禱祝歸來,盂蘭超度,怨鬼仍成列。且隨休戚,几前應忘蝴蝶。

見論壇有題立秋者
昨日立秋罷,今日氣微凉。草木仍綠色,照眼耀白光。可笑無稽者,平仄運凄凉。悲發窮牢落,句夾木葉黃。失群傷孤雁,肅殺滿地霜。自詡為詩人,顯能秀悖章。一事一題詠,所演著荒唐。即指彼一事,已曉其乖張。彼曹欣自喜,抑豈不思量。薄淺不識惡,構害殊未央。彼存詩無命,我哭詩之殤。

市冷囂塵捋麥麩
“市冷囂塵捋麥麩”,余《與師妹共話頗有感》句。廖老讀也惑:“麥麩狀塵?”余曰:“麥麩可食,塵不可食,焉狀?”因注云。
我無肥恣口,隘窮愈淡然。蹈市累捨取,經歲又經年。固知天不吝,垂靑不尤愆。酬我形神勞,遺我幾靑錢。蔽我屋檐下,寄我一榻眠。貺我美婦子,娛我書與箋。我兼風和雨,我過喧囂廛。我取一瓢飲,我捋裹腹籼。我醉如頽玉,我醒風落肩。蕙蘭廣宇下,停雲南窗前。坐祇愛靑山,會意不曾詮。延粲吃吃笑,得不泣漣漣。亦諦天地籟,偶夢日月邊。亦看隙過影,逡巡卻忘川。流光夾望眼,久在憶裏鐫。行行多感激,此念何綿綿。

與師妹共話
三年茗飲亦江湖,市冷囂塵捋麥麩。淡渺虛涯難首肯,玲瓏細語斷模糊。因成眾妙形馀迹,果不其然噦避污。喚出光陰纔一笑,南窗綠滿可持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