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家的牵伴》

查看: 209|回复: 0

《家的牵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 16: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吾人吾事 于 2019-1-14 15:02 编辑

家的牵伴
九月下旬,连连阴雨后的一个晴好天气,我打开手机上的视频APP,看见母亲在田地里落花生。母亲知道儿子在看她劳动时,举起手中的花生藤,对着镜头说:“66粒,一颗足有66粒花生。君儿,今年花生实好。刚收了一分地,足有40斤干花生。”说话间,嘴角呈露着微微的笑容。
年迈的母亲一个人在乡下生活,丢不下她那承包的农田。无论儿女怎么劝说,她都以城里无人嬉玩、楼层高难登、与子女生活不习惯种种理由托词,一个人守着祖屋,守着她那承种的一亩三分地。她总是说:家不能没有人气,不能空闲丢荒;田地不能丛杂无粮。我在家闲种,也能让你们吃上放心的米豆,健康的嘉菜。
机械化的耕种,网络化的管理,除了清除杂草外,母亲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母亲她仅有的每月五六百元生活补贴,用在了一亩三分地上。每年夏麦秋稻,卖出的粮食刨开成本虽盈余不多,却供应了我们兄弟俩几乎全年的米粮。这些年,每回回家,母亲都让我们带上满满的农粮、新鲜的蔬菜。
母亲已至古稀之年了,我们兄弟多次让她离园与儿孙同住,她都深闭固拒。她的执着,蓼虫忘辛、乐此不疲的生活做派,我们只有却行。为此,为母亲配置了智能手机,不只打个电话如此单单,教会她平日如何多方面地使用手机APP与我们取得联系。通过手机,早起晚寝,母亲都能和我们视频通话。
一次的家庭微信视频会议,大家欢言笑语正聊得开心时,一声沉实的咳嗽,打断了大家的兴致。母亲自己说出了咳嗽的征状,且咳嗽起来有时不能说话。我们两兄弟执意回乡接她到城里看医生,而她却去了镇上医院,找到父亲当年的学生,让他开了几服药。虽后来不再那样咳嗽了,我们不时地通过电话、视频通话倾听着母亲的声音,弟弟带着母亲到市附院彻身检查,只要母亲身体没有毛病,我们才能放心,才得安心在外生活和工作。
手机的多模式联系,让我们能通晓母亲的活动细情,随时了解她的身体生活状况。现今,家的牵伴不再只存与内心,家的凑聚没有了距离的阻隔,家的温馨亘连夹间。同时,节假日的休整,我们不约而同地回到母亲的身边,陪伴她一起度过幸福愉快的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25号   技术支持: 港湾有巢

Copyright © 2017 | 平山清韵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0215439号 )

返回顶部